长江商报 > 科林电气15亿要约收购落定终结“三国杀”   海信系石家庄国资控制权之争仍是未了局

科林电气15亿要约收购落定终结“三国杀”   海信系石家庄国资控制权之争仍是未了局

2024-07-01 08:17:3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虽然完成要约收购,海信系拿下了科林电气(603050.SH)第一大股东之位,上演的控制权“三国杀”看似终结,但科林电气的控制权最终将花落谁家仍未有定数。

耗时近一个月,海信网能向科林电气股东抛出的要约收购“完美”收官。6月27日晚间,科林电气发布公告称,本次要约收购完成,海信网能共计持有公司 9520.8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4.94%,合计持有公司44.51%的表决权。

6月28日,科林电气股票复牌,股价跌停。

海信系、河北石家庄国资、以董事长张成锁为首的高管上演的控制权“三国杀”,随着张成锁与石家庄国资结盟,形成了两大阵营对抗。海信系要约顺利完成,但能否拿下公司控制权,仍然是未知数。

分析人士称,石家庄国资方面与海信系方面的持股差距并不大,接下来,谁主沉浮,关键是看谁来掌控公司董事会。

也有人士称,海信系寻求产业协同,石家庄国资需要企业和税收留在当地,控制权的争夺,最终可能要靠“坐下来谈”。

海信系拿下第一大股东

如愿以偿完成要约收购,海信系拿下了科林电气第一大股东之位。

今年5月13日,青岛海信网络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信网能”)向科林电气全体股东发出要约收购,拟以33元/股价格收购公司20%股权,总价约15亿元。

此前的3月11日至15日期间,海信网能举牌,取得科林电气4.97%的股份。同时,海信网能与李砚如、屈国旺、田晔、张国玉、刘福海、刘煜、刘宇聪分别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合计受让科林电气5.10%股权。不仅如此,李砚如、屈国旺还将合计所持公司9.57%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海信网能行使。海信网能一口气获得科林电气19.64%的表决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表决权股东。再加上后来的增持,在发出要约收购前,海信网能已经获得科林电气24.51%的股份表决权。

5月24日,科林电气披露了要约收购报告书,6月8日,披露了要约收购报告书(修订稿)》,海信网能向除海信网能以外的公司全体股东所持有的非限售流通股发出部分要约收购,要约收购股份数量为5450.259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要约收购价格为27.17元/股(因权益分派导致价格调整),要约收购期限为5月28日至6月26日。

6月27日晚间,科林电气披露,本次要约收购期限内,预受要约的股东账户总数为2753户,预受要约股份总数共计约62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8247%。

根据要约收购报告书中关于余股处理的规定,若预受要约股份的数量超过5450.26万股(占科林电气股份总数的 20%),收购人按照同等比例收购预受要约的股份。

科林电气公告称,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海信网能共计持有公司 9520.8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4.94%。并持有李砚如、屈国旺委托的公司9.57%的股份表决权,合计持有公司 44.51%的表决权。

从科林电气披露的信息看,要约收购期间,前期大部分散户处于观望状态,截至6月20日,预受要约账户总数为742户,净预受要约的股份数量合计655.40万股,约占科林电气总股本的2.41%。

在6月24日至26日三天,形势却发生惊天逆转,预约的股份数量达到公司总股本的20.4147%。

根据上述信息,海信网能已经成为科林电气第一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在海信网能要约收购期间,石家庄国资国投集团表明了立场。6月3日晚,石家庄国投集团宣布与张成锁、邱士勇、董彩宏、王永在石家庄共同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书,五方自此形成一致行动关系,在公司的决策过程中保持一致行动。基于此,以石家庄国投集团为实控人的五方对科林电气的合计持股数量为6702.27万股,持股比例为29.51%。

至此,围绕科林电气控制权的“三国杀”终结,演变成两大阵营“巅峰对决”。

控制权花落谁家仍不清晰

虽然海信系方面通过要约收购拿下了科林电气第一大股东之位,但能否拿下公司控制权,仍然不确定。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上市规则,社会公众股东持有的股份连续20个交易日不低于总股本的25%(总股本超过4亿股的,不低于10%),反之,非公众股东持股比不高于75%。在海信网能要约收购完成后,海信网能与石家庄国投集团方面合计持有公司74.025%的表决权。

据此看来,无论是海信系还是国投集团方面,继续获得科林电气股权的空间非常有限。

海信网能曾在披露要约收购的公告中表示,海信网能基于海信集团发展战略以及对上市公司价值及其未来发展前景的认同,通过要约收购提升对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增强上市公司股权结构稳定性,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6月3日,科林电气披露称,公司管理层张成锁等与国投集团结盟,国投集团为主导方,其表示,以谋求控制权及维护上市公司经营稳定为目的,通过本次权益变动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表决权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双方均为谋求科林电气控制权,那么,科林电气的控制权将花落谁家?

此前,科林电气董事长张成锁曾公开表示,海信网能的行为是“偷袭”。海信网能与科林电气并无太多业务协同。他个人在未看到及认可海信网能提出的有利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规划之前,不会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

海信系方面曾表示,海信系成功控股科林电气后,上市公司注册地、生产地、纳税地、生产场所等仍留在当地,科林电气可借助海信在全国各地市场资源、全球渠道,迅速扩大科林电气的渠道布局,实现规模和效益腾飞,促进全体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实现。

针对谁将获得科林电气控制权,有分析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争斗双方在经过结盟、二级市场吸筹等动作后,股权争夺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进入董事会控制权的争夺。

6月28日晚,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称,从海信系角度而言,拿下科林电气控制权是为了家电产业之外的布局,寻求产业协同。对于石家庄国资而言,保住控制权的目的是留住企业,留住税收和就业。二者之间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二者寻求的共同点,是科林电气做大做强,如果因为控制权争夺导致公司受到波及,都不是双方愿意看到的。基于此,未来,双方很可能会“坐下来谈”,寻求一个双方利益平衡点。

今年一季度,科林电气实现营业收入7.5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6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2.86%、65.05%,均为高速增长。

由此可见,谁主科林电气沉浮,仍是未了局。

6月28日,科林电气复牌,股价跌停。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