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探访武汉少年儿童阅读场所:播阅读之种,开知识之花

探访武汉少年儿童阅读场所:播阅读之种,开知识之花

2024-06-10 08:40:04 来源:长江商报

“小朋友你最近在看什么书?”“《三体》。”这个回答一出,在场四位记者皆惊讶不已。

阅读,始于一页,抵达世界。202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印发《关于推进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将“拓展儿童阅读空间、推动未成年人阅读”作为保障儿童权利、推动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的重要内容。然而,截至2023年底,我国3309个公共图书馆中,儿童图书馆不足200个,可见少年儿童阅读场所的相对匮乏。

“书香也怕巷子深”:少年儿童图书馆的发展瓶颈

武汉市江岸区南京路64号,一座雄伟庄严的建筑坐落于此,这就是武汉市少年儿童图书馆。

图书馆一楼是自习大厅。围绕这片圆形区域的,还有报刊阅览室、亲子借阅室,以及“千字屋”儿童想象力体验空间——这里定期举办读书、绘画等美育活动。

二楼主要是图书及电子阅览室。在图书阅览室里,小小的书架和借阅机器整齐陈列着,小朋友们坐在桌子旁,或靠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阅读着。在电子阅览室里,小读者可以通过电脑自由浏览数字资源。还有为盲童设计的阅览区,能帮助他们使用电子阅读器实现无障碍阅读。

工作人员在书架间来回穿梭整理图书,帮助小读者解决借阅问题。“现在的小朋友都挺喜欢看书。”一位在这里工作了十五年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据她介绍,该馆人流量可观,“最高一天达到了1800人的客流量,这里的座位都满满的。”

少年儿童图书馆与武汉市十三个区域的图书馆实行通借通还,在其中的青少年阅览室即可借还儿童类书籍,为小读者们提供了便利。据了解,本馆拥有20家分馆、53处流通点。工作人员却告诉我们,图书馆部分分馆其实设置在学校里。而学校环境相对封闭,校园内的“分馆”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孩子接触书籍,少年儿童图书馆的辐射范围并没有想象中广泛。

由于少年儿童图书馆分布不均,到图书馆阅读并不容易。“来这边路上花了半个小时,大概一个月来一次,待半天。”一位母亲说。坐在报刊阅览室窗边的初三女生说需要坐半个多小时的车。由此看来,接触阅读资源也需要花费“时间成本”,而居住较远的家庭花费较大时间成本来到图书馆,也是推进少年儿童广泛阅读道路上的一大阻碍。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武汉市少年儿童图书馆配备丰富的图书资源,开展各式活动,打造儿童特色阅读空间。然而因为场馆的数量不足,分布不均等问题,广大儿童仍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阅读自由”。

从绘本馆到酒吧:少年儿童的阅读空间在哪?

光谷实验小学旁的三家文具店中,玩具小卡区光彩夺目,而摆放着书籍的货架位于书店深处,鲜少有人光顾。

记者几经搜寻,也未在学校附近发现适宜少年儿童的课外阅读场所,仅有一家名为“悦读书房”的书法班引起了注意。穿过拥挤的人流,从散发着浓重腥味的生鲜市场旁上楼,这间“书房”便坐落在这老旧的大楼里。这里装修朴素,四面的墙上都安有书架并摆满书籍,由老板自费购置以供参加书法班的学生在课间翻看或借阅。“他们愿意看就看,提供一个条件嘛”,老板如是说。

老板的儿子读三年级,阅读量却远超同龄人,“除了看书还是看书”是他生活的真实写照。“这些书我基本都看过了”,他告诉记者,尽管他的朋友们鲜少读书,但他更喜欢沉浸在书海中。

而后我们步入教授书画的“永艺书院”询问情况,书院中的老师表示,武汉基础教育有待提高,与江浙沪地区相比供少年儿童阅读的地方诚然太少。她推荐了不远处的“安妮花阅读馆”,而这里正在重新装修,已面目全非,徒留贴有“商铺出售”字样的招牌。几个装修工人笑着说:“读书有什么用,这里要换成酒吧了。”据邻里介绍,该绘本馆因经营成本过高而转移了阵地。

光谷片区阅读设施最为完备的西西弗书店,由于商业化气息过于浓重常常令人望而却步。而值得借鉴的是,这里开设的西西弗「七十二阅听课」儿童体验馆会给少年儿童提供免费座位和较为丰富的绘本图书,且会定期开设各种活动以促进阅读。

整体来看,该区域适合少年儿童的优质、纯粹的阅读场所较为缺乏,难以真正满足热爱读书的青少年的阅读需求。

地区阅读场所转型,助力儿童“悦读”世界

江城书房坐落于武汉市江岸区中山大道,离江汉路步行街仅有300多米。和繁华的商业街不同,它像一个远离喧嚣的世外桃源。

该书房于2022年6月9日正式开放,前身是物外书店,后由武汉图书馆接管并打造成一个迷你图书馆,供人们阅读。“这里不让卖饮料。之前搞过卖饮料,后来都没有实行起来。也不卖书,只是提供场所。”工作人员说,书房是公益性项目,不收取任何费用。“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饮水机都是免费的,为的就是给大家提供舒适的阅读环境。”

江城书房并不是唯一一座城市书房,截至2023年7月,武汉已建成开放34家城市书房,更多城市书房也在建设中。 

城市书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武汉,被大众熟知的儿童城市书房仅一座,即武汉市少年儿童图书馆与武汉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合作共建的欢乐书房。其他的儿童书房普遍存在分布不均,宣传不到位等问题。

儿童阅读是全民阅读的起点与根基。由政府推动建设的公共图书馆,则是推广儿童阅读的主力军。然而目前武汉市内儿童公共图书馆的数量远低于成人公共图书馆数量,服务水平也有较大差距。

随着时代的发展,儿童的阅读方式也在改变。他们不再局限于传统纸质阅读,也会“听书”,或使用APP等数字产品阅读。可只有纸质书能让阅读变得有“温度”。为儿童建设合适的场所阅读纸质书,仍是推进儿童阅读教育发展道路上的重要一环。

城市书房的建立不能仅考虑到成人的需求,我们也需要更多儿童城市书房,以保障不同居住区的儿童阅读服务。儿童城市书房也应积极举办阅读活动,提供更优质的阅读服务,真正为儿童创造便利、流连忘返的“悦读”世界!

在这个快速与效率成为关键词的时代,在拥挤和喧嚣中找到合适的阅读姿势,在碎片化的时间里开辟出精神角落,对成年人而言尚不容易,儿童们过早地接触各种媒介,若无法拥有足够的阅读场所来保持心灵的静谧,是否会更容易迷失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在视觉与听觉中钝化思维能力?

书店、绘本馆等小型私营阅读场所遭遇生存危机,线下阅读场所没有政府扶持难以为继,但“全民阅读”不仅需要阅读场所,更有赖于阅读氛围。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期待阅读之花盛开于华夏大地之上。

文|吴楚越、查雨苗、梁乐欣、彭王妍羽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