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曹操出行“猥亵乘客”背后涉诉近7000起   三年亏70亿账面仅5.8亿靠借款运营

曹操出行“猥亵乘客”背后涉诉近7000起   三年亏70亿账面仅5.8亿靠借款运营

2024-06-06 08:10:5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共享出行平台曹操出行陷入舆论风波。

凌晨打车回家在车后排睡着,到达目的地后醒来,却发现司机坐在身旁亲自己的脸颊……日前,上海市民西西(化名)在网络平台投诉了自己一次独自打车时的意外遭遇,称自己遭到了司机的“猥亵”。

事后,涉事平台曹操出行回应称,目前,警方正在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平台已对该司机做出封号处理。

据悉,曹操出行成立于2015年,孵化自全球最大的汽车集团之一吉利集团,旗下拥有网约车、专车、出租车、顺风车等业务,近些年曹操出行通过接入各种聚合平台,实现了订单规模的迅速提升,但与此同时,公司在合法合规层面存在诸多问题,截至目前,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涉诉近7000起。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曹操出行正在冲刺IPO,可庞大的司机队伍带来高额的成本压力,以致其资金状况捉襟见肘。招股书显示,2021至2023年(以下简称“报告期”),曹操出行三年共亏损近70亿元。

烧钱巨亏不止,唯有大举借债周转。截至2023年底,曹操出行的短期借贷及长期借贷两项债务总额分别达到51.77亿元、23.53亿元,占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比例分别为72.6%、54.5%。

随着网约车市场趋近饱和,自动驾驶成为新的方向,曹操出行又该何去何从?

曹操出行被曝乘客安全事件

凌晨的上海,一起网约车安全事件再次引发公众对于乘车安全的深切关注。

近日,一上海网友西西(化名)发帖投诉称,5月30日凌晨2点,她与朋友聚餐之后便在聚合出行平台打了一辆网约车从餐厅回家,接单的是平台上作为第三方出行服务商的曹操出行。

据该乘客描述,因没休息好,她上车打算先睡一会。这时,司机提议可以躺在后排睡,并递给该乘客一个枕头,“出于警惕和奇怪我拒绝了,此后没抵住困意睡着了”。

后来,“网约车车主开进偏僻巷子,坐到后排我的身边,对熟睡的我进行猥亵,我突然惊醒,感觉旁边有人在亲我左侧脸颊然后立马下车。”该名乘客投诉发帖表示,吓得她立马踹开司机并小跑下车,随即报案,并向平台进行投诉。

该乘客表示,自己只填写小区大门口为目的地,但司机自作主张把车开进距离大门口较偏远的停车位。她调取小区监控后发现,“凌晨3:56,司机从前排下车钻进后排后座并把左侧车门关上,跟我有约长达10分钟的单独相处。”

然而,司机却否认了这一切,他表示,“未到达乘客指定的小区门口是担心妨碍小区的其他车辆,坐到后座则是为了拍醒乘客。”

据了解,在该名乘客投诉并报警后,曹操出行于6月2日表示,“对于上述网友反映的情况,公司非常重视,已第一时间成立专项小组,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包括提供相关订单行程中录音等材料。目前,警方正在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在调查结果明确之前,已在5月31日对该司机做出封号处理。”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这并非曹操出行第一次遭遇投诉,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6月5日,其相关投诉多达6938条,其中近一个月投诉量有186条,仅有15条显示“已完成”状态。其中既有乘客对平台乱收费、不合规等的投诉,亦有司机对平台加盟司机区别对待的吐槽。

事实上,从用户流量的角度来看,聚合平台已成为人们日常出行的重要选择之一,其中地图导航和本地生活服务应用是重要的聚合平台,包括高德、美团、腾讯出行、百度地图等。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显示,2023年通过聚合平台履行的订单比例从2018年的3.5%增长至2023年的30.3%,并且预期2028年会进一步增长至49.0%。

为迅速提升订单规模,曹操出行选择与各种聚合平台合作,这也使其对聚合平台的依赖加深。招股书显示,曹操出行来自聚合平台的订单交易总额占比从2021年的43.8%增长至2022年的49.9%,并进一步激增至2023年的73.2%。

对此,曹操出行坦言,与第三方聚合平台的合作中断将导致其可服务的订单数量大幅减少。

3年销售成本269亿靠借款运营

官网显示,曹操出行于2015年由吉利控股集团孵化成立,总部位于苏州。IPO前,吉利控股集团创始人李书福旗下Ugo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比为83.9%。背靠吉利集团,截至2023年底,曹操出行已经在全国51个城市上线,拥有活跃司机70万人,累计提供新能源汽车出行服务14亿次。

过去三年,曹操出行的营收规模有所提升,但尚未盈利。招股书显示,2021至2023年,曹操出行营收分别为71.5亿元、76.3亿元、106.7亿元,其中2022年和2023年同比增速分别为6.69%、39.8%。

然而,从2021年至2023年,曹操出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分别为30.07亿元、20.07亿元和19.81亿元,三年亏损约69.95亿元,虽然2023年毛利率实现5.8%的转正,但盈利之路依旧漫长。

事实上,网约车行业在经过初期的野蛮生长后,如今正面临着增长的双重困境。一方面,市场增速放缓,用户规模趋于饱和。另一方面,行业内以滴滴为主的一超多强格局已经形成,新进入者难以撼动现有壁垒。

据交易额(GTV)估算,2023年滴滴出行占据75.5%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而曹操专车以4.8%位居第三,且按滴滴2023年总营收1924亿元算,曹操出行的收入仅为滴滴的5.54%。其他企业如神州专车、首汽汽车、美团和高德等也积极布局市场,试图分一杯羹。

在这种背景下,打车补贴大战频发,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网约车平台陷入同质化竞争,企业运营成本居高不下。曹操出行为了吸引用户,只能不断加大补贴力度,导致其营销支出不断攀升,因此对盈利能力产生一定影响。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2021年至2023年,曹操出行销售成本分别为88.99亿元、79.70亿元、100.52亿元,占同期收入的比例高达124.4%、104.4%和94.2%,3年累计达269.31亿元。其中,高额的销售成本主要源自庞大的司机队伍。

招股书显示,曹操出行的销售成本包括出行服务的司机收入及补贴、折旧费用、车服成本及付给运力合作伙伴的佣金等。成立以来,累计超过三百万名司机使用曹操出行,公司向司机总支付超过300亿元的服务报酬。

2021年起,曹操出行将司机补贴降低,但出行服务的司机收入及补贴支出仍居高不下,2023年为81.46亿元,占比达81%。

无奈之下,曹操出行也只能通过借款来支撑运营。招股书显示,2021年至2023年,曹操出行短期债务及长期债务的短期部分,分别为23.90亿元、34.72亿元、51.77亿元;长期债务的非流动部分分别为14.00亿元、21.07亿元、23.5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曹操出行的现金也略显紧张。根据招股书,截至2023年年末,曹操出行账上现金仅有5.83亿元,远不及一年的亏损额。

在行业人士看来,曹操出行肩负的是吉利在新能源领域大杀四方的野心,只是,在目前一超多强的格局下,公司如何提高平台的经营水平,走出盈利困局,仍是个未知数。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