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晶奇网络净利止步应收账款50%逾期   冷浩两次对赌失败面临巨资回购

晶奇网络净利止步应收账款50%逾期   冷浩两次对赌失败面临巨资回购

2024-05-20 08:07:5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申请注册两年半后,安徽晶奇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奇网络”)因主动撤单而终止IPO。

“最迷你”、注册“钉子户”,晶奇网络有多个标签,IPO进程一度备受市场关注,其以撤单形式终结IPO,难免令市场唏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晶奇网络撤单,可能是因不符合最新的创业板上市标准。晶奇网络可能是新“国九条”后首家因上市门槛提高而注册折戟的公司。

晶奇网络有一些异常现象。A股公司卫宁健康是晶奇网络的竞争对手,而晶奇网络的6名核心人员,包括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等,均来自卫宁健康。

晶奇网络的经营业绩不出色,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连续三年止步不前。而其利润,超过30%来自税收优惠。

应收账款逾期,且逾期占比超过50%,是晶奇网络的标签。对此,晶奇网络称,公司客户信誉度高,坏账的可能性较小。但这会影响到公司现金流。

曾经,因为业绩对赌,晶奇网络的实际控制人冷浩等赔偿了机构投资者接近1500万元。如今,上市对赌再次失败,冷浩等人面临巨额资金回购。这将是一次考验。

注册“钉子户”罕见撤单

晶奇网络以主动撤单的形式宣告三年多的IPO之路走到了尽头。

5月13日,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因晶奇网络及其保荐机构主动撤回注册申请文件,证监会决定于3月28日终止了该公司发行注册程序。

以这种方式终结IPO,晶奇网络的首次IPO结果实属是意料之中、情理之外。

晶奇网络的IPO之路一度走得还算顺利。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7年12月,保荐机构国元证券向安徽证监局上报辅导备案登记材料。2019年10月29日,国元证券已完成了对晶奇网络第七期上市辅导工作。

2020年12月17日,晶奇网络向深交所递交A股上市申请,2021年1月15日,公司开始接受审核问询,当年8月11日,公司上会接受审核,并获得通过。两个月后,也就是当年10月29日,公司递交了注册申请。

从2021年10月29日首次递交注册申请,到今年1月2日,公司更新了4次申请材料。到今年3月28日,被证监会终止IPO程序,公司申请注册时间长达两年半。注册申请长达两年多,晶奇网络因此被称为注册“钉子户”。

市场好奇的是,晶奇网络本次IPO,仅用8个月就完成了受理、问询到上会审核等三个环节,为何在注册阶段卡壳了?最终,公司为何主动撤回注册申请?

有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晶奇网络主动撤回注册申请,可能是劝退,也可能是公司发现自身不符合相关条件。至于注册申请卡壳,可能是监管部门认为,公司还有些问题没有解决,比如公司盈利能力持续性等。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晶奇网络主动撤回注册申请,可能与新“国九条”政策有关。

从严把好“入口关”,深交所提高了主板、创业板上市门槛。新修订的《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显示,适度提高创业板第一套上市标准的净利润指标,将最近两年净利润指标由5000万元提高至1亿元,并新增最近一年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元的要求;适度提高创业板第二套上市标准的预计市值、收入等指标,将预计市值由10亿元提高至15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由1亿元提高至4亿元,支持规模、行业及发展阶段适应创业板定位要求的企业上市。

2023年,晶奇网络净利润不足6000万元,营业收入不到4亿元,公司预计市值10亿元,均不满足修订后的创业板上市标准。

过半利润靠税收及补助

晶奇网络的盈利能力确实不够出众。

2020年至2023年1—6月(以下简称“报告期”),晶奇网络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5亿元、2.32亿元、2.38亿元、1.13亿元,同比增长28.91%、13.19%、2.76%、10.86%;净利润为6231.62万元、6331.78万元、4968.22万元、1617.54万元,同比变动幅度为61.42%、1.61%、-21.54%、1.81%。

2020年至2022年,公司净利润在止步中下降,2023年上半年,也仅为略有增长。同期,营业收入虽然持续增长,但增长幅度不大。

上述三年,是晶奇网络历史上经营业绩较为理想时期。

2014年至2019年,晶奇网络的营业收入、净利润持续增长,但低于预期。其中,2017年、2018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2271.85万元、2520.61万元。

这两年,因为业绩对赌失败,晶奇网络的实际控制人冷浩等还向机构投资者支付了赔偿。

2017年10月,晶奇网络增资扩股,机构投资者安元基金、磐磬投资、紫煦投资和兴泰光电合计认购510万股,认购价格为13元/股。当时,机构投资者与公司股东冷浩、卢栋梁和刘全华订立了经营指标对赌协议,即晶奇网络2017年度和2018年度经审计扣非后净利润不得低于6500万元,若未能达到5850万元,则未完成经营目标,需要现金补偿。

实际上,2017年、2018年,晶奇网络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不到承诺数的一半。

为此,冷浩、卢栋梁和刘全华三人合计支付了1491.7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晶奇网络的利润,有一部分来自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

报告期,公司享受的税收优惠(企业所得税优惠、增值税优惠)金额分别为1658.13万元、2131.40万元、1800.73万元、746.84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重为24.35%、30.55%、34.30%、44.44%。

同期,公司领取的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981.16万元、549.79万元、926.72万元、386.29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14.41%、7.88%、17.65%、22.99%。

从2022年的数据看,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合计达2727.45万元,占利润总额的51.95%。

由此可见,晶奇网络的利润超过一半靠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

冷浩面临回购挑战

除了利润依赖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外,晶奇网络在应收账款方面还存在风险。

应收账款偏高是晶奇网络的明显特征。晶奇网络业务聚焦医疗医保、民政养老领域的信息化建设,主要为政府部门、医疗卫生机构等客户提供软件产品和解决方案。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约为1.50亿元、2.25亿元、3.18亿元、3.71亿元,扣除坏账准备后的账面价值分别约为1.34亿元、1.98亿元、2.74亿元、3.1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73.46%、97.04%、133.87%、328.74%,这一指标值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021年、2022年,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同比分别增长49.52%、41.77%,2023年6月末较上年同期增长16.64%,增速均明显高于同期营业收入。

从账龄方面看,账龄1年以上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495.54万元、8317.48万元、1.42亿元和1.79亿元,占应收账款的比例分别为34.90%、35.35%、44.09%和47.55%。公司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8470.25万元、9644.05万元、1.69亿元和1.92亿元,其中逾期2年以上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2336.35万元、3101.10万元、4243.79万元和 5605.58万元,占逾期应收账款金额比例分别为27.58%、32.16%、25.06%和29.24%。

上述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公司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占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51.75%。

大量应收账款未收回,导致晶奇网络经营现金流为负数。2022年及2023年1—6月,公司经营现金流为-3102.86万元、-3368.82万元。

晶奇网络还存在项目尚未招投标就已经动工建设等问题。

晶奇网络的实际控制人为冷浩,其直接持有公司32.32%股份,并通过云康合伙间接控制公司5.48%表决权股份,合计控制37.80%表决权股份。

冷浩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副总经理卢栋梁、刘全华合计持有公司31.62%的股权,与冷浩的直接持股比例较为接近。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3人外,副总经理宋波、监事郑哲、核心技术人员陈金彪均来自汉思信息,也就是说,晶奇网络的6名核心人员均来自汉思信息,汉思信息系A股公司卫宁健康的全资子公司,而卫宁健康是晶奇网络的竞争对手。

尽管晶奇网络称与汉思信息不存在纠纷、争议,但市场仍然担忧有潜在风险。

冷浩、卢栋梁、刘全华等还与机构投资者订立了上市对赌协议。2019年6月30日前,晶奇网络未递交IPO材料,上市对赌已经失败过一次。2022年12月31日完成IPO工作的对赌达成,但本次IPO失败,上市对赌效力恢复,冷浩、卢栋梁、刘全华等面临巨资回购机构投资者股份的压力。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