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众泰汽车卖车1112台被指虚增收入   5年亏241亿近一年11位高管离职

众泰汽车卖车1112台被指虚增收入   5年亏241亿近一年11位高管离职

2024-05-09 07:54:0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黄聪

月销量不足100台,常年亏损,众泰汽车“自己人”都不能确认年报真实性。

近日,众泰汽车(000980.SZ)发布2023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34亿元,同比下降6.28%;净利润亏损9.27亿元,同比下降0.70%。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5年来,公司已累计亏损约241亿元。

其中,2023年年报显示,众泰汽车监事娄国海因未给其预留合理时间对有关内容进行核实,无法保证相关定期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

对此,5月7日,深交所向众泰汽车发布2023年年报的问询函,要求公司对娄国海所说情况进行说明。

2023年,众泰汽车销售整车1112台,其中新能源车42台。而公司拥有新能源汽车整车产能11万辆,产量仅52辆,产能利用率几乎为0。

深交所要求众泰汽车说明收入确认及成本费用核算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存在虚增收入或者利润的情形。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一年来,自董事长黄继宏离职后,众泰汽车先后有共计11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代行董事长职务的叶长青和总裁连刚。

11万辆产能仅生产52辆车

对于亏损,众泰汽车或许已“习以为常”。

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众泰汽车净利润分别为-111.9亿元、-103.43亿元、-7.06亿元和-9.09亿元,加上2023年净利润,公司5年已累计亏损约241亿元。

然而,就是众泰汽车这份亏损的年报,其真实性也受到质疑。

2023年年报显示,众泰汽车监事娄国海对公司2023年度报告内容存在异议或无法保证其真实、准确、完整。

娄国海给出的理由为,由于众泰汽车方面通知本人时间较晚,未给本人预留合理时间对有关内容进行核实,故本人无法保证相关定期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并对除《关于公司拟续聘会计师事务所的议案》外本次其他议案表决弃权意见。

2020年,众泰汽车因严重资不抵债、无法继续经营,不得不进行破产清算。

2021年6月,法院受理对众泰汽车的重整申请。2021年10月,江苏深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确定为重整投资人,确定了20亿元重整投资款。

2022年10月,众泰汽车公告称,公司自2021年底完成重整以来,一直致力于汽车整车的复产工作,目前相关复产前的准备工作已基本完成,公司计划于10月20日在永康基地下线第一批复产的T300车型并举行下线仪式。

T300是众泰汽车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生产的车型,此次复产车型相比原车型并无太多变化和升级,属于偏低端的紧凑型SUV。

众泰汽车2022年汽车销售量、生产量、库存量分别为502辆、524辆和354辆。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7月,众泰汽车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定增60亿元。需要关注的是,截至2023年一季度末,公司净资产22.54亿元。此次定增金额为公司净资产的2.66倍。

2023年,众泰汽车销售整车1112台,其中新能源车42台。而公司拥有新能源汽车整车产能11万辆,产量仅52辆,产能利用率几乎为0。

众泰汽车表示,由于缺乏流动资金,2020年度、2021年度整车生产制造业务几乎处于停滞状态,2022年度开始逐步恢复整车业务的复工复产,2023年度整车业务产销规模较小,故营业收入依旧主要来源于汽车配件和门业的销售,此情形具有阶段性和特殊性,并不构成主营业务的实质变化。

众泰汽车还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已完成了生产、销售、研发等核心职能部门的重塑,重整后首款新能源车已于2023年2月发布上市,相应的品牌营销和销售体系搭建工作已全面启动。

研发人员数量下降近四成

众泰汽车糟糕的业绩和娄国海的弃权意见,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5月7日,深交所向众泰汽车发布2023年年报的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在董事会、监事会审议年度报告前是否向全部董事、监事发送定期报告及相关资料,是否预留充足时间供相关人员审阅,以及公司人员与相关董事、监事的沟通情况等。

2023年期末,众泰汽车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27.25亿元,其中3年以上账龄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合计为23.44亿元,本期计提坏账准备12.99亿元;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占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为68.88%。公司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为1.57亿元,其中往来款1.38亿元,本期计提坏账准备1.19亿元,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占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为55.52%。

对此,深交所要求众泰汽车说明账龄在3年以上的大额应收款所涉具体交易、金额、账龄、对象及其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在此基础上,分析说明相关款项是否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由于销量不佳,深交所要求众泰汽车说明收入确认及成本费用核算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存在虚增收入或者利润的情形。

实际上,众泰汽车重组后,公司管理层改善持续经营能力依然不强。

2021年至2023年,众泰汽车研发费用分别为2095.83万元、3882.19万元和4376.27万元,同比分别增长-89.57%、85.23%和12.73%,可见公司近两年在研发投入上持续增强。

2022年末,众泰汽车拥有研发人员266人,较上年同期34人猛增近7倍。

然而,2023年末,众泰汽车研发人员为161人,同比下降近四成。

不仅是研发人员不稳定,众泰汽车公司管理层也出现了动荡。

2024年5月7日晚间,众泰汽车发布公告显示,公司董事连刚提交书面辞职报告,连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职务,同时一并辞去董事会下属战略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一年来,自董事长黄继宏离职后,众泰汽车先后有共计11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代行董事长职务的叶长青和总裁连刚。

2023年6月1日,众泰汽车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黄继宏递交书面辞职报告。黄继宏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随后,众泰汽车监事会主席金荣皓、独立董事赵万华、董事叶长青(代理董事长)、副总裁刘娅、独立董事崔晓钟、独立董事王务林相继辞职。

2024年3月28日,众泰汽车又公告称,连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辞职后,连刚仍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4月20日,众泰汽车还公告显示,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王菲辞职。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