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口子窖营收增16%未达目标垫底徽酒四杰   徐进错失“榜眼”年薪364万为迎驾倪永培4倍

口子窖营收增16%未达目标垫底徽酒四杰   徐进错失“榜眼”年薪364万为迎驾倪永培4倍

2024-05-13 07:26:0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黄聪

“公司2022年以来明确‘加快实现百亿口子,进入全国白酒第一方阵’的战略目标,预计2023年公司整体业绩增长目标不低于18%。”这是口子窖(603589.SH)2023年的目标,现在来看看其实际情况如何。

近日,口子窖发布的2023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62亿元,同比增长16.10%;净利润17.21亿元,同比增长11.04%;扣非净利润16.98亿元,同比增长10.76%。

显然,口子窖营业收入增幅没有达到不低于18%的目标,而且不及迎驾贡酒,再次丢掉徽酒第二的地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营业收入增幅均超20%,口子窖营业收入增幅垫底徽酒四杰。

然而,口子窖董事长、总经理徐进2023年的年薪高达364.36万元,而迎驾贡酒董事长倪永培年薪为90.6万元,徐进薪酬为其4倍。

需要注意的是,口子窖还面临高档白酒销售收入增长不佳,难以走出安徽等问题。

扣非未达考核标准

口子窖是安徽省内白酒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公司生产的口子窖系列产品香气独特,是我国兼香型白酒的代表。

2022年,口子窖实现营业收入51.35亿元,同比增长2.12%;净利润15.50亿元,同比下滑10.24%;扣非净利润15.33亿元,同比增长3.3%。

2022年年报中,口子窖未列出具体的经营目标,但其表示2023年是企业转型之年、变革之年,公司上下将聚焦“加快迈入全国白酒第一梯队”的战略目标,聚焦“中国兼香高端白酒第一品牌”的发展定位,凝聚共识,主动革新,不断进取,奋力开启企业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近日,口子窖发布的2023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62亿元,同比增长16.10%;净利润17.21亿元,同比增长11.04%;扣非净利润16.98亿元,同比增长10.76%。

如果单看公司业绩,口子窖三大主要经营数据均实现了两位数增长,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口子窖与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并称徽酒四杰,其中口子窖常年位居第二位。

2023年,迎驾贡酒营业收入达67.20亿元,同比增长22.07%;净利润达22.88亿元,同比增长34.17%;扣非净利润达22.33亿元,同比增长35.97%。

显然,口子窖三大主要经营数据均被迎驾贡酒“碾压”,而且增速远远落后,并再次丢掉第二的位置。

2023年6月,口子窖召开2022年度业绩说明会,公司表示,2022年以来明确“加快实现百亿口子,进入全国白酒第一方阵”的战略目标,预计2023年公司整体业绩增长目标不低于18%。

然而,2023年,古井贡酒实现营业收入202.54亿元,同比增长21.18%;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14.69亿元,同比增长23.92%。

不难发现,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营业收入增幅均超20%,口子窖营业收入增幅垫底徽酒四杰。

2023年4月,口子窖发布的2023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显示,2023年至2025年,公司层面考核需要完成净利润和营业收入中的一个目标。

其中,口子窖净利润考核以2022年为基数,2023年至2025年增长率分别不低于15%、30%和50%。营业收入考核也是以2022年为基数,三年增长率也分别为不低于15%、30%和50%。

公告中特别说明,股票激励计划考核中的“净利润”,是指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但剔除本次及其他员工激励计划的股份支付费用影响的数值作为计算依据。

由此来看,2023年,口子窖考核的目标为营业收入达59.05亿元,扣非净利润17.63亿元。

因此,口子窖几乎“压线”完成了营业收入考核目标,但未完成战略目标,而且扣非净利润未达考核标准。

省外销售收入仅增6.56%

尽管扣非净利润没有达标,但由于是“二选一”,口子窖整体还是完成了2023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不过,业绩虽被迎驾贡酒甩开,但口子窖高管们的“荷包”依旧鼓鼓囊囊。

2022年年报显示,口子窖共计16位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年薪合计1461.87万元,其中董事长、总经理徐进年薪高达356.01万元,董事、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徐钦祥等5位高管年薪超过百万元。

而迎驾贡酒20位董监高合计年薪503.2万元,董事长倪永培年薪为90.13万元,董事、总经理杨照兵年薪63.49万元排第二。

2023年年报显示,口子窖共计19位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年薪合计1463.81万元,其中徐进年薪高达364.36万元。

迎驾贡酒董事长倪永培年薪为90.6万元,徐进薪酬为其4倍。

从经营数据来看,口子窖当前陷入迈向高端不快,出省不顺的困境。

2022年,口子窖高档白酒销售收入达48.7亿元,同比增长1.94%;中档白酒销售收入达9510.49万元,同比下滑5.95%;低档白酒销售收入达9405.31万元,同比增长6.47%。

显然,口子窖的高档白酒销售收入增长几乎陷入停滞。

不仅如此,2022年,口子窖高档白酒销量达27312.35千升,同比下滑1.29%。

2023年,口子窖高档白酒销售收入达56.78亿元,同比增长16.58%;中档白酒销售收入达7631.08万元,同比下滑19.76%;低档白酒销售收入达9473.35万元,同比增长0.72%。

需要注意的是,2023年,口子窖高档白酒销量达36762.56千升,同比增长7.43%。

一位白酒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如果剔除整个白酒行业转暖,以及口子窖所谓“高档白酒”价格本身不高,而且还在上涨等因素,该公司高档白酒销售收入实际增幅有限,而且下滑趋势明显。

同时,口子窖当前依然难走出安徽。

2023年,口子窖安徽省内销售收入达49.02亿元,同比增长17.53%;安徽省外销售收入达9.47亿元,同比仅增长6.56%。

上述白酒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口子窖要想迈入“白酒第一梯队”,必须走出安徽、迈向全国,否则未来的增长空间有限,进入第一梯队仅是空谈。

进入2024年,口子窖与迎驾贡酒差距继续拉大。

2024年一季度,口子窖实现营业收入17.68亿元,同比增长11.05%。而同期,迎驾贡酒营业收入达23.25亿元,同比增长21.33%。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