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毅合捷外销占90%一半利润靠“税” 突击分红1.76亿刘全家族分走近90%

毅合捷外销占90%一半利润靠“税” 突击分红1.76亿刘全家族分走近90%

2024-03-04 08:07:1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先大举分红,再募资建设,正在闯关A股创业板IPO的江苏毅合捷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毅合捷”)备受市场质疑。

2020年至2023年6月,毅合捷在IPO前向股东大举派发现金红利,共计分红约1.76亿元。不过,这些钱,近90%流向了实际控制人刘全家族的腰包。

作为实际控制人,刘全控制了毅合捷约86%股权,控股比例偏高,公司存在被大股东控制风险。

近几年,毅合捷业绩增长较慢。公司的经营风险在超过90%的收入靠境外市场。奇怪的是,公司并未在境外设立子公司或分支机构。

以外销为主,毅合捷充分享受了出口退税红利。近几年,公司获得的出口退税及税收优惠金额占利润总额的一半左右。

突击分红后再IPO募资

IPO前突击分红,再寻求IPO募资,毅合捷是又一家因为大举分红被质疑的IPO公司。

毅合捷的报告期是2020年至2023年1—6月。筹划推进IPO时,公司就忙着向股东派发现金红利。

根据招股书,2020年9月1日,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分配现金股利1.30亿元(含税)。2022年6月10日,公司召开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分配现金股利3400万元(含税)。2023年6月15日,公司召开2022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分配现金股利1167.05万元(含税)。

最后一次决议分配股利的13天后,也就是2023年6月28日,毅合捷向深交所递交了IPO申请,并进行了预披露。

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毅合捷实施了三次现金分红,共计向股东派发现金红利约1.76亿元。

1.76亿元分红都分给了谁?

2020年9月1日分红时,毅合捷的股东为劲朗投资、方幼玲、蔡永君,持股比分别为84%、10%、6%。劲朗投资的股东为刘全、熊新元、蔡永君,持股比分别为56.50%、27.80%、15.70%。这三人中,熊新元系刘全妹夫,蔡永君是刘全弟媳,二人属于刘全家族成员。这1.30亿元分红,刘全家族分走了90%,即1.17亿元。

2022年6月10日分红时,股权结构没有变化,3400万元分红,分给刘全家族3060万元。

第三次分红时,股权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公司实施了股权激励、引进了外部股东。即便如此,刘全家族直接间接持股比仍然达到80.71%。1167.05万元分红,刘全家族分得941.93万元。

综上,三次分红,刘全家族共计分走了1.57亿元,占分红总额的89.38%。

不可否认,上述第一次分红,一次就分掉1.30亿元,占2020年、2021年净利润之和的92.20%,突击分红意图明显。

突击分红后,毅合捷推进本次IPO,拟募资7.12亿元,用于相关项目建设。

作为毅合捷实际控制人,刘全直接持股5.24%,并通过劲朗投资控制毅合捷73.42%的股份,通过锝尔盟德控制毅合捷7.60%的股份,合计控制毅合捷86.26%的股份。

三次突击分红,接近90%分给了刘全家族。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刘全利用控制地位为“自己”谋利。因此,实际控制人控制86.26%股份,毅合捷存在被实际控制人控制风险。

应收款及存货占流动资产一半

在IPO前大举分红,毅合捷很有钱吗?答案是否定的。

在IPO前,毅合捷进行了两次增资。2022年9月,毅合捷进行报告期内的第一次增资,新增的591.30万元注册资本由员工持股平台锝尔盟德以现金方式认缴。基于股权激励属性,增资价格仅为2.21元/股,增资金额为1306.77万元。

2022年12月,毅合捷第二次增资,新增的389.0158万元注册资本,由新股东廖晖以现金方式认缴245.0799万元,安徽保隆以现金方式认购77.8032万元,胡绍文以现金方式认购66.1327万元。三者均为外部股动,增资价格为12.85元/股,增资金额合计约为5000万元。

报告期内两次增资,毅合捷合计获得资金6306.77万元。

融资后,毅合捷资金充足吗?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3年6月底,毅合捷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1.13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9057.40万元,交易性金融资产主要为理财产品,二者合计为2.04亿元。对应的债务方面,公司有800.71万元的短期借款。

毅合捷的应收账款及存货占比较高。报告期,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3553.40 万元、8878.38万元、8299.97万元和9564.56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余额较大,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2.10%、33.38%、22.51%和24.02%。同期,公司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8401.95万元、1.30亿元、1.10亿元和9655.78万元,占当期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2.27%、48.88%、29.79%和24.25%。

报告期,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和存货账面余额合计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4.37%、82.26%、52.30%、48.27%。高峰时占比超过80%,明显偏高,风险不言而喻。

针对存货规模较大且持续增长,毅合捷解释称,公司深耕汽车后市场,主要针对存量汽车,车型种类众多,且客户的需求需要快速响应,公司需要对部分产品进行适量备库生产以及时响应客户需求。公司期末在手订单金额分别为5273.61万元、9611.76万元、1.32亿元和1.14亿元。

毅合捷坦承,如果未来主要客户生产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可能性将大幅增加,如果未来市场情况或客户需求发生不利变化,公司存货将面临跌价风险,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境外销售90%竟未设机构

毅合捷的应收账款及存货增长较快,但其经营业绩增长较为缓慢,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报告期,毅合捷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2亿元、4.99亿元、5.43亿元、2.77亿元,2021年、2022年的同比增速分别为54.82%、8.74%;与之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分别为7100.19万元、6961.31万元、8088.31万元、4004.58万元,2021年、2022年同比变动幅度为-1.96%、16.19%。

2022年,净利润较2020年增长13.92%。2023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接近2022年全年的一半。

毅合捷是一家以涡轮增压器及机芯为主营产品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主攻汽车后市场,积极开发增压技术在新能源汽车和氢能领域的创新应用,并逐步拓展至汽车前装市场。

得益于汽车零部件细分市场的发展,毅合捷经营业绩才总体保持增长趋势。

不过,毅合捷的利润中,一半左右靠享受的“税收红利”。

招股书显示,作为一般纳税人,毅合捷出口业务享受增值税“免、抵、退”的相关政策。2020—2023年上半年,公司收到的退税金额分别为2134.91万元、4027.69万元、4045.56万元和1635.18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5.45%、50.30%、43.84%和35.70%。

除出口退税外,公司还享受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15%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子公司上海毅合捷享受小微企业税收减免优惠。报告期各期,公司及子公司享受的企业所得税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900.50万元、744.72万元、821.80万元和471.75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10.73%、9.30%、8.90%和10.30%。

报告期,出口退税及所得税优惠两项,占公司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6.18%、59.60%、52.74%、46%,基本上占了一半。

出口退税金额较大,与毅合捷高度依赖境外市场直接相关。报告期,公司主营业务中外销收入分别约为3亿元、4.57亿元、4.91亿元、2.51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93.20%、91.73%、90.71%、90.85%。

毅合捷产品主要出口欧洲、美国和南美洲。美国是毅合捷产品主要出口国之一,报告期内,公司出口美国收入分别为3605.11万元、6950.94万元、6846.87万元和2694.5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1.21%、13.95%、12.64%、9.76%。

蹊跷的是,超过90%收入来自境外市场,但毅合捷竟然没有在境外设立分公司和分支机构,合理性存疑。

本次IPO,毅合捷拟募资7.12亿元,其中,4.52亿元用于增压器及核心部件扩产项目,1.07亿元用于氢燃料电池BOP系统零件产业化建设项目,1.05亿元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4837.20万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其中,增压器及核心部件扩产项目中,建设周期2年,新增涡轮增压器整机产能60万台。

截至2022年,公司增压器整机的产能为36.12万件,产能利用率为71.88%,出现下降。而增压器整机新增产能约为2022年产能的1.66倍。

产能利用率还有上升空间,毅合捷大幅扩产,存在消化风险。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