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格灵深瞳6年5亏预估值1.9万亿现仅41亿 沈南鹏徐小平等资本大举减持套现13亿

格灵深瞳6年5亏预估值1.9万亿现仅41亿 沈南鹏徐小平等资本大举减持套现13亿

2024-03-04 08:07:1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徐小平、沈南鹏、冯波等资本大佬极力追捧的格灵深瞳(688207.SH)让他们失望了,至少是目前。

头顶“科创板人工智能第一股”光环格灵深瞳经营业绩有些糟糕。最新业绩快报显示,2023年度,公司的营业收入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亏损在亿元左右。

最近6个年度,格灵深瞳有5个年度是亏损的。

二级市场上,格灵深瞳的表现也较糟糕。2022年3月上市之时,发行价39.49元/股,今年3月1日的收盘价为15.87元/股,复权后的股价,也仅22.22元/股,早已破发。目前,公司市值仅为41.10亿元。

12年前,大佬级投资人徐小平在硅谷遇到了格灵深瞳创始人赵勇,“爱才心切”的徐小平当即决定投资。10年前,红杉资本的沈南鹏也力挺格灵深瞳,大举投资。随后,“鬼才”投资人冯波携策源创投跟进,澳林春天、无量投资、现代汽车集团等纷纷跟进。

公开消息称,徐小平、沈南鹏等对格灵深瞳的估值曾达1.9万亿元(3000亿美元)。失望之余,徐小平、沈南鹏等疯狂减持,似乎有逃离之意。

资本出逃套现超13亿

资本力捧的明星公司格灵深瞳,似乎正在被资本抛弃。

格灵深瞳曾被资本极力追捧,而格灵深瞳也一度自认高贵一等。

格灵深瞳创始人兼CEO赵勇,履历较为亮眼。1977年出生,199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电子工程系,200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微电子系,获硕士学位;2009年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计算机工程系,专业方向为计算机视觉和运算影像学,获博士学位。2009年至2013年,赵勇担任谷歌总部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在此期间,赵勇曾担任安卓操作系统中图像处理架构的设计者,以及谷歌眼镜最早期的核心研发成员。他还负责探索谷歌未来针对高性能图像分析处理的云计算架构设计。2019年至2022年,他担任首都体育学院人工智能研究院首席科学家。

2012年,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美国硅谷遇到了赵勇,决定投资。2013年,赵勇回国创业,创立了格灵深瞳。

2014年,格灵深瞳吸引了沈南鹏的注意,大举投资。随后,冯波携策源创投跟进,澳林春天、无量投资、现代汽车集团、三星创投、深圳高新投等一大批资本蜂拥而入。

当时,格灵深瞳的风光,可以从一则招聘信息中看出端倪。当时招聘启事《对不起,我们只招牛人》,“比尔·盖茨私访中国时,会见的第一家创业公司就是我们。”、“我们跨入一个比智能手机大的多的市场,环顾四周,没看到一个对手”、“哈佛商学院的MBA也只能做实习生,加入我们比考哈佛还难,录取率低到不可想象。”

当时,格灵深瞳是国内最早做计算机视觉和算法的AI 技术公司。

据公开消息,当时,徐小平、沈南鹏等在一次饭桌上对格灵深瞳的未来进行过一次争论。徐小平认为,格灵深瞳未来至少估值5000亿美元。沈南鹏觉得徐小平喝多了酒,太夸张了,认为1000亿美元比较切合实际。在场的和事佬报价为3000亿美元。30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1.9万亿元左右,也是皆大欢喜。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2022年3月17日,格灵深瞳登陆科创板,上市首日,股价下跌5.14%,收报37.46元/股。而到今年3月1日,股价下跌至15.87元/股,后复权后,股价为22.22元/股,较发行价下跌了43.73%。

目前,格灵深瞳的市值仅为41.10亿元,与徐小平等预期1.9万亿元太过悬殊。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徐小平、沈南鹏等资本已经在大举减持套现。

上市之初,第二大股东红杉资本持股比10.46%,2023年9月底降至6.49%。第三大股东策源创投持股比从7.49%降至2023年9月底的5%。真格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由6.32%降至4.39%。澳林春天、现代汽车集团等股东均进行了减持。

长江商报记者根据wind系统数据粗略估算,2023年3月至11月,不到10个月时间,格灵深瞳的股东通过减持,套现13亿元左右。

营收首降净利转亏近亿

让资本失望而减持的格灵深瞳,股价破发,与基本面有一定关系。

根据最新业绩快报,2023年度,格灵深瞳实现营业收入2.62亿元,同比下降25.87%,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亏损9568.23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约1.03亿元。

公开经营数据显示,2018年,格灵深瞳的营业收入为0.52亿元,2019年至2022年分别为0.71亿元、2.43亿元、2.94亿元、3.54亿元,同比增长37.04%、240.84%、20.95%、20.47%。

2023年,是格灵深瞳公开经营业绩数据以来,营业收入首次出现下降,且低于2021年营业收入水平。

净利润方面,2018年为亏损0.70亿元,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亏损4.14亿元、0.78亿元、0.68亿元,连续亏损。2022年,似乎是个意外,当年的净利润达到0.33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25亿元,均为迄今为止的唯一一次为正数。

针对2022年度的唯一一次盈利,格灵深瞳曾解释,产品交付规模得到有效提升,IPO上市及客户回款情况较好,资金规模增加,资金管理取得的利息收入增长,软件收入增长带来的增值税即征即退收益的同比增长和股份支付费用的同比减少。

2022年,公司财务费用-3237.67万元,同比增加-2866.12万元。政府补助、即征即退的增值税等合计为3119.89万元,同比增加1356.42万元。

至于2023年经营业绩恶化,公司解释称,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终端客户预算及采购计划推迟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目标客户需求滞后,交付需求延迟,营业收入下降。公司加大研发投入,引进优秀算法、行业应用开发、产品人才,深化基础研发领域、拓宽研发应用场景范畴,积极拥抱AIGC浪潮,推进重点研发项目发展,强化发展基于深度学习的模型训练和数据生产技术,研发费用较上年同期有较大幅度增长。与此同时,新业务仍处于投入期,需要后续投入迭代优化产品、拓展销售渠道。

近6年有5个年度亏损,净利润合计为亏损6.9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一季度,格灵深瞳曾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表示,结合公司的业务发展规划、在手订单、行业前景等综合因素以及相关条件假设,公司扭亏为盈的预期时间为2023年。

在格灵深瞳上市当天,赵勇也曾表示,公司管理层预计扭亏为盈的时间节点为2023年。

目前来看,预测落空了。

格灵深瞳以“让计算机看懂世界,让 AI 造福人类”为愿景,专注于将先进的计算机视觉技术、大数据分析技术、机器人技术和人机交互技术与应用场景深度融合,提供面向智慧金融、城市管理、商业零售、轨交运维、体育健康、元宇宙的人工智能产品及解决方案。公司在财报中称,已有效掌握基于深度学习的模型训练与数据生产技术、3D 立体视觉技术、大规模跨镜追踪技术、自动化交通场景感知与事件识别技术、机器人感知与控制技术等方向的多项核心技术,成功在智慧金融、城市管理、商业零售、轨交运维四大领域实现落地应用。

不过,从2022年年度报告披露的信息看,格灵深瞳的智慧金融产品及解决方案收入贡献了88.07%的营业收入。据此判断,公司业务及市场开拓并不算顺利。

在AI时代,曾经的明星AI公司、独角兽企业格灵深瞳该如何走出经营困局,值得思考。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