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鲍威尔再次谨慎表态 2024年全球通胀能恢复正常吗

鲍威尔再次谨慎表态 2024年全球通胀能恢复正常吗

2024-02-08 07:55:48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全球通胀正在迅速下降,通胀压力缓解的速度快于预期。

不过,2024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普遍增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机构发布最新预测表示,2024年全球经济增速将低于2023年。

可以看到,全球主要央行近40年来最激进紧缩政策或已接近尾声,但目前各界对于降息时点的预计有些乐观。

5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表示,联邦储备委员会在决定何时下调基准利率时将“谨慎”。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全球经济学家麦克菲(Innes McFee)对记者表示,全球整体通胀正在迅速下降,但我们认为各国央行将衡量其反应。

“各国国内价格压力依然较高、航运中断风险、信誉担忧以及劳动力市场逐渐宽松的影响,将使央行对宽松政策保持谨慎态度。”麦克菲解释道。

总通胀率下降如何理解

IMF最新数据估计,2023年全球平均通胀率为6.9%,较2022年下降1.8个百分点;2024年全球平均通胀率将进一步降至5.8%。

不过可以看到,这距离2%的预期目标区间还有差距。

5日,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状况良好,通胀正在下降。“我们只想多一点信心,相信它正在以可持续方式朝着2%目标下降。”他称。

正如牛津经济研究院在最新报告中所指出的,全球通胀正在迅速下降,但是降息速度并不一定会一样快。

牛津经济研究院认为,全球总体通胀率的下降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追溯到能源和非能源工业品的下降。

“大宗商品价格本质上是不稳定的,加之供应链压力的消退,我们预计商品价格通胀减缓现象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持续下去。”麦克菲表示,“与此同时,服务业通胀却十分顽固。我们认为这可能更真实地反映了各国国内经济的基本状况,并将成为各国央行考虑宽松政策时机的关键指标。”

回顾2023年,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到总体通胀率在快速下降。

从方法论上来说,通胀最常被引用为价格较上年同期的变化,以尽量减少季节性模式的影响。但这种计算导致对当前价格压力的衡量滞后了。

另一种方法是根据价格水平数据调整季节性模式,然后以年化形式查看逐月变动。 麦克菲解释说,根据这一衡量标准,整体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通胀正在迅速下降。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数据,截至2023年12月的三个月内,发达经济体的通胀中值达到1.2%,新兴市场的通胀中值降至4%以下。两者均符合疫情前平均水平。

麦克菲表示,整体通胀迅速下降背后有两个强大因素:非能源工业品持续通货紧缩和近期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他表示,在过去两年,供应链压力已经消散,这逐渐导致生产者价格下降,最终导致消费者的商品价格通胀减弱。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的数据,在过去9个月,发达经济体的年化非能源工业品价格通胀下降了1.3个百分点-3.4个百分点。由于这一类别约占整体消费者价格篮子的四分之一,因此这是近几个月整体通胀回落的关键推动力。

另一个关键力量是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自 2023年10月中旬以来,石油(下降14%)、欧洲天然气(34%)和食品(5%)价格均下降,导致整体通胀下降。

不过,尽管供应链和大宗商品价格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对年度通胀施加下行压力,但在2024年第一季度之后,风险将转向上行。

其原因在于,即使供应链和能源通货紧缩减弱,红海航运危机和巴拿马运河低水位造成的中断也将开始对通胀施加新的上行压力。

麦克菲表示:“根据我们的基线假设(中断持续6个月),我们预计美国通胀将增长约0.2个百分点,欧洲将增长 0.3%。”

同时,近期商品价格通货紧缩背后潜伏着一个更顽固的通货膨胀因素——服务价格。

“在欧元区以外,这些数字仍以4%-6%的年化速度增长,远高于疫情前十年2%的速度。”麦克菲解释道,“这可能会让央行感到困扰,因为尽管服务业受到大宗商品价格变动的影响,但它们主要是国内通胀力量的结果,而且往往是经济过热的迹象。”

劳动力市场是通胀压力关键来源

经济学家对通货膨胀原因的解释往往不同。

一些经济学家倾向于认为,重点是要用广义货币增长率超过经济基本增长率来解释总体通胀趋势。疫情期间和之后的大量量化宽松政策叠加经济基础生产力下降,导致了过多货币追逐过少商品的经典通胀问题。

麦克菲认为,如果使用这种判断方式,可能会对今年的通胀前景感到放松,并期待未来几个季度非能源价格将大幅回落。

“但我们认为,尽管经验证据表明货币在近期通胀飙升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它并不是主要因素。”他解释道。

“相反,我们会强调劳动力市场是国内通胀压力的一个关键来源,因为劳动力成本占服务企业总成本的大部分——根据一些估计,这一比例约为60%,在制造业企业,劳动力成本占总成本30%。”麦克菲对记者表示,如果我们是对的,劳动力市场状况的逐步缓解表明通胀降低的路径将比较慢。

“我们认为,主要央行的反应功能仍然高度偏向于对抗通胀。”麦克菲表示,“在经历了过去几年如此高的通胀水平后,恢复信誉仍然是他们的关键短期目标,因此任何放松政策的举措都将是渐进的。我们的预期仍然是,首次降息要到今年年中才会出现,比市场目前定价的要晚一段时间。”

5日,鲍威尔在节目中也重申了他对未来会议的看法,也就是3月美联储会议降息为时尚早。(第一财经日报)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