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纽曼思五冲港股93%营收靠藻油DHA 2022年增收不增利贴牌模式存忧

纽曼思五冲港股93%营收靠藻油DHA 2022年增收不增利贴牌模式存忧

2024-01-08 07:58:0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在上市这条路上,藻油DHA龙头企业纽曼思要“死磕”到底。

近日,纽曼思健康食品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纽曼思”)递表港交所主板。这是纽曼思第五次勇闯港交所。此前,纽曼思曾分别于2019年4月和10月、2020年7月、2020年12月分别先后四次冲击IPO,均以失败告终。

据了解,纽曼思主要从事成品营养品营销、销售及分销,核心产品为藻油DHA,该产品营收占比超90%,存在单一品类依赖风险。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纽曼思没有自有工厂,通过OEM贴牌模式经营,只能依靠供应商采购商品。近年来,公司向五大供应商作出的采购总额均占比90%以上,存在风险。

业绩方面,2022年纽曼思的营收增速明显放缓,从上年的39.34%降至8.79%,2023年上半年营收增速进一步降至4.57%,2022年还出现增收不增利,业绩增长的可持续性显露一定压力。

业绩疲软核心产品依赖进口

近日,纽曼思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此次IPO,纽曼思将一直以来担任其保荐机构的新华汇富融资有限公司变更为财通国际融资有限公司,财通国际作为其独家保荐人和整体协调人。

据悉,这是纽曼思第5次递交上市申请,第四次递表是2021年2月8日,距今已有近35个月,公司自2019年4月便开始向港交所发起IPO的“号角”,可见其上市征程的艰辛。

纽曼思主要从事保健食品及健康食品营销、销售及分销。公司存在过度依赖单一品类的风险。

纽曼思核心产品为藻油DHA产品,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以2022年藻油DHA产品零售总额计,纽曼思市场占有率22.5%,为国内第一品牌。2020年—2023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藻油DHA产品占其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87%、91.9%、92.7%和93.5%,逐年升高。

纽曼思第二大品类益生菌产品的营收占比则从2020年的10.6%下降至2023年上半年的4.7%,维生素产品、多维营养素产品和藻钙产品的营收占比均不足1%,产品结构失衡明显。

值得关注的是,近几年来,在上游生产端,纽曼思充当“搬运工”的角色,其销售的保健品均为向供应商采购的进口制成品或是由国内供应商加工进口原材料生产,因此,公司还面临供应商集中的风险。

报告期,纽曼思向前五大供应商作出的采购分别占总采购约95%、90.7%、92.7%及93%。由于与前五大供应商高度绑定,且产品原材料高度依赖进口,在遭遇外来风险时,纽曼思可腾挪的空间有限。

在下游渠道端,纽曼思主要依赖线上渠道销售。报告期,纽曼思的线上渠道营收占比从62.7%提高至68.9%,与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绑定,接近五成营收通过将产品卖给平台实现。

业绩方面,近年来,公司经营状况逐年疲软。据招股书,报告期,纽曼思营业收入分别为2.42亿元、3.38亿元、3.67亿元和1.92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6.72%、39.67%、8.58%和4.35%,呈增速放缓。同期,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83亿元、1.2亿元、0.88亿元和0.77亿元,其中2022年净利润同比下滑26.86%,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创始人夫妇100%持股

相较其他母婴行业企业来看,纽曼思没有工厂、不做研发,通过OEM贴牌模式将海外原材料“搬运”到国内销售,被称为母婴界的“搬运工”。

目前,纽曼思的营养品以专属品牌“纽曼思”及“纽曼斯”销售,共提供17种营养品,大致可分为五个主要类别,即藻油DHA、益生菌、维生素、多维营养素及藻钙产品。

得益于快速发展的赛道以及自身的头部效应,纽曼思一直保持着高毛利率特征。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分别约为72.85%、73.04%、74.38%、75.78%。

事实上,纽曼思也早就意识到产品单一的风险,其在前四次递表时曾透露了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方向。在2019年第一次递表港交所时,纽曼思就计划将募资用于寻求对澳洲或新西兰羊奶产品公司的收购机会。

不过,多次递表港交所未果也为纽曼思开拓羊奶市场增加了困难,于是在2022年,纽曼思将目光投向母婴保健品市场,开始代理销售奶粉产品。

但刚试水代理奶粉业务的2022年,公司就踩在雷上。在招股书中,纽曼思称在2022年2月,其供应商因为产品抽检不合格,1款奶粉中被查出含有香兰素,导致该供应商公司被罚款960万元。

尽管纽曼思采购的奶粉产品与被查出含有香兰素的并非同一批次产品,但该事件的负面影响超出预期。受此影响,2022年,纽曼思计提奶粉产品存货1770万元,并产生非经常性亏损8150万元。

这一影响仍在持续,2023年上半年,纽曼思仅卖出六千件奶粉产品,销量同比下滑了53.85%。

此外,存货风险同样是纽曼思需要留意一大风险项。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总存货(净额)分别约3990万元、2450万元、6940万元及6070万元,占总资产约19.5%、8.5%、17.2%及12.7%。若销售不达预期可能会导致公司存货余额进一步增加,降低公司资产运营效率。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纽曼思并无外部股东,从股权结构上来看,纽曼思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店”。现年54岁的王平,为公司董事长兼行政总裁,主持公司战略和日常运营;51岁的崔娟担任执行董事,负责监督整体管理及营运、投资策略以及业务发展。

IPO前,创始人王平及其妻子崔娟通过分别持股91%和9%的远东财富管理(中国)有限公司,进而实现对纽曼思的100%控股。尽管在上市公开发行前,家族全资控股的股权结构并不一定阻碍上市,但港交所会对其股权多样性和治理结构是否合理有所考量。

行业人士认为,纽曼思若想要保证公司经营的可持续性,并以此助力其被资本市场接纳,开辟第二曲线似乎已迫在眉睫,新赛道能否及时产生效益以及是否能与主业协同发展,难度不小。

视觉中国图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