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校友1100万捐款未到被母校起诉 公开捐赠需履行相应法律责任义务

校友1100万捐款未到被母校起诉 公开捐赠需履行相应法律责任义务

2023-03-17 07:33:5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公益记者 李璟

近段时间,一则“校友千万捐赠未履行被母校起诉成失信被执行人”的消息引发热议,一时将公益捐赠话题推上风口浪尖。

近年来,向母校捐赠已成为不少企业家回馈母校、进行公益慈善及履行社会责任的主要方式之一。此前,公众更多关注的是明星“诈捐”,企业家等能人的不守诺鲜少被提及。

长江商报公益记者咨询法律人士专业意见表示,校友承诺向母校捐赠,母校表示接受,该公益性质的赠与合同成立并生效,故学校有权向该校友主张继续履行合同义务。

近日,当事双方均对该事件作出回应。捐款校友通过社交平台道歉并回应此事,校方则表示该事件目前仍在协商中。

校友承诺捐款未到成“老赖”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中国矿业大学迎来110周年校庆,该校2008级校友吴幽公开宣布向母校捐赠1100万元,成为该校历史上最高单笔捐赠纪录。对此,学校举行了盛大的捐赠仪式,并为吴幽颁发了特别校务参事聘书。

事后,多家媒体对吴幽个人及其创立的公司进行了宣传报道,吴幽也作为当时年龄最小的捐赠者上榜中国捐赠百杰榜(2019),并成为矿大校友间的美谈。

然而时隔多年,该笔捐款分文未到,双方多次沟通无果。最终吴幽因未履行捐赠承诺,被中国矿业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告上法庭。2022年7月,双方的捐赠合同纠纷在江苏徐州首次开庭。2023年1月,吴幽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100万余元。

该事件被曝光后,迅速登上热搜,引发一片哗然。不少网友认为吴幽存在“诈捐”行为,是“白嫖”和“消费”学校,也有网友认为矿大起诉的行为寒了捐赠者的心。

日前,吴幽本人在社交平台上讲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称自己对中国矿业大学具有很深的情感,并公开道歉,表示会坚定不移地履行责任,想尽办法把承诺的捐赠款落实到位。

吴幽称,自己此前经人介绍与母校基金会的成员相识,2019年母校110周年校庆前夕,校方提出希望他给学校“做一些支持和回馈”。起先吴幽想捐赠当时价值1100万元的比特币,但校方表示不能接受,于是他便决定捐赠1100万元,并与学校签订了协议。

但之后吴幽的比特币爆仓,数字资产几乎归零,他名下基金及个人都陷入了巨大危机。2021年,吴幽提出将他在“镜湖基金”管理人占有的46%收益权捐赠给学校,但遭到校方拒绝。至此双方的沟通陷入了僵局,之后便有了热搜的事件。

但实际上,捐赠仪式后,吴幽就被部分校友提出质疑,其公开宣传的不少信息都经不住推敲。

例如中国矿业大学网站2019年发布的信息显示,吴幽为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管理46亿元基金。但2022年2月,镜湖资本发布声明否认了该信息。而天眼查显示,法定代表人名字为吴幽的是北京两家名为镜湖的有限公司,其中一家还持有江西新余一家镜湖公司46%的股权。

不过对于学校而言,作为公益捐赠的受捐人,收到当初承诺的捐赠才是其最后的诉求。近日,背负巨大舆论压力的中国矿业大学作出回应,表示现在仍在协商中,通过正当的渠道来解决问题。

社会组织应用法律维护合法权益

近年来,校友捐赠已成为慈善公益事业中重要的环节,一代又一代的企业家都将数以千万、过亿甚至上十亿的巨额财富,捐赠给母校以报答培育之恩,并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仅去年,近20所学校收到杰出校友单笔过亿的捐赠: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向母校浙江大学捐赠1.7亿元,专项支持教学楼建设;科沃斯创始人钱东奇向母校南京大学捐赠4亿元,并设立雅辰科技教育发展基金;迈瑞医疗董事长李西廷宣布出资10亿元,为母校砀山中学建设新校区;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向母校河南农业大学捐赠10亿元,共建河南农大牧原畜牧产业联合研究院……此前,马化腾、刘强东、雷军、李彦宏等大佬们,基本无人缺席过为母校捐赠。

校友捐赠本就是一件双赢的好事:校友大额捐赠证明自己事业有成,慈善事业为自己带来名利双收;校方获捐说明学校育人有方,善款有助于学校建设发展。

然而在本次事件中,因捐赠人未能履约导致双方对簿公堂,反而变成了一场官司。从“双赢”到“双输”的背后,公益捐赠的逻辑并不简单。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事件对于整个捐赠、慈善、公益事业来说,都会起到很好的纠偏作用。有专家提出,捐赠行为本身是一个善意的体现,相关方应该本着先行沟通、多谅解的原则,实在不行再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也显得合理合法有效。捐赠人也应对自己的捐赠实力负起责任,不能盲目行使捐赠权利,承诺捐赠后又兑现不了,让捐赠和受赠双方都难堪。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源波告诉长江商报公益记者,根据我国《民法典》第六百五十八条、六百六十条规定,吴幽向中国矿业大学捐赠的1100万元属于公益性赠与,按照法规是不可任意撤销的,其拒不履行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校方作为受赠人可以请求其交付赠与财产,故法院判决正确。

“如今形成这种双输局面,相信很多吃瓜群众难以理解,中国矿业大学起诉校友,可能有一种面子挂不住甚至被欺骗的感觉。”刘源波认为,学校对吴幽捐赠1100万举行了盛大的捐赠仪式并颁发特别校务参事聘书,这主要还是学校的法律意识不强所致。他建议,校方等相关受赠单位应该选择在捐赠全部或者部分到账后再举行捐赠仪式,这样即使后期出现捐赠人经济困难无法捐赠,也不需要、不至于要闹上法院。“社会捐赠中出现诉讼纠纷并不常见,社会组织应该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