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蔚来销量跌至第三销售费近100亿远超理想   李斌无端“叫板”雷克萨斯被指蹭名牌博眼球

蔚来销量跌至第三销售费近100亿远超理想   李斌无端“叫板”雷克萨斯被指蹭名牌博眼球

2023-01-16 07:47:3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刘方益

对于过去的2022年,蔚来汽车并未交出一份让市场满意的成绩单。

近日,蔚来汽车(9866.HK、NIO.NYSE)公告称,2022年共计交付12.25万辆汽车,同比增长34%。此前,公司曾立下2022年销量15万辆的目标,显然未及预期。

而且,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蔚来汽车销量已被哪吒汽车和理想汽车超越,排在造车新势力第三位,较2021年下跌一名。

销量增速不尽人意,蔚来汽车亏损还在猛增,2022年前三季度,公司净亏损86.51亿元,较上年同期扩大4.3倍。

其中,蔚来汽车前三季度销售费已超过2021年全年费用,预计2022年要“烧掉”近100亿元,远超销量相当的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

在市场上,新能源车企的话题性强,自带“流量”,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或许也深谙此道。近日,他公开“叫板”称,公司2023年销量目标超雷克萨斯。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蔚来汽车与雷克萨斯比较的意义不大,李斌的说法多少是在“傍名牌、博眼球”。

仅完成交付目标82%

蔚来汽车开年就遇到召回事件,2022年销量排名又跌落一个位次。

1月6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方网站发布召回公告称,蔚来汽车当日起召回2022年9月7日至2022年10月10日期间生产的部分2022年款蔚来ET5电动汽车,共计997辆。

公告显示,本次召回范围内车辆在发生严重正面碰撞时,前舱避震塔受冲击变形后可能会挤压高压线束,极端情况下会引起高压线束破损并与车身发生短路,存在安全隐患。

这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2023年发布的第一则召回公告,蔚来汽车“拔得头筹”却不是什么好兆头。

对于已经过去的2022年,蔚来汽车或许并不满意自己的成绩单。

在2022年三季度业绩会上,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放出“12月交付量或上2万辆”的豪言。

然而,2022年12月27日,蔚来汽车公告称,由于疫情在国内主要城市的扩散,公司在生产和交付方面面临挑战,部分供应链受限。在产能无法充分释放的情况下,公司将第四季度交付预期由此前公布的4.3万至4.8万辆下调至3.85万至3.95万辆。

全年交付数据将公布之际,蔚来汽车突然放出销量不及预期的消息,引起市场哗然,公司次日股价大降10.8%。

6天后,也就是2023年1月2日,蔚来汽车公告称,公司2022年12月交付1.58万辆汽车,同比增长50.8%;三季度交付4.01万辆汽车,同比增长60%。

2022年全年,蔚来汽车共计交付12.25万辆汽车,同比增长34%。此前,公司曾立下2022年销量15万辆的目标,实际仅完成约82%。

在造车新势力中,2022年,哪吒汽车交付15.21万辆,同比增长约118%,列第一;理想汽车交付13.32万辆,同比增长约47%,排第二;小鹏汽车交付12.08万辆,同比增长约23%。

而蔚来汽车销量增幅不及哪吒及理想,交付量也较2021年第二位再跌一名,排在行业第三。

值得一提的是,12月21日,蔚来汽车公告称,12月11日,蔚来公司收到外部邮件,声称拥有蔚来内部数据,并以泄露数据勒索225万美元(当前约1570.5万元人民币)等额比特币。

李斌在声明评论区表示:“会对此次事件给用户带来的损失承担责任。我们会协同有关部门深入调查此次事件,对窃取和买卖此次事件相关数据的违法犯罪行为追查到底。”

对于此事,尽管外界多是力挺蔚来汽车,但其用户信息为何泄露出去,公司能否保障用户数据安全及隐私,成了公众质疑的对象。

销量不及理想销售费或多出40亿

“2023年四季度,蔚来将实现NIO品牌的盈亏平衡。”2022年三季度业绩会上,李斌曾发出如此豪言。

2022年前三季度,蔚来汽车收入达332.0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62.36亿元增长26.56%;净亏损86.51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16.22亿元扩大4.3倍。

分季度来看,2022年第一至第三季度,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17.83亿元、27.58亿元和41.1亿元,亏损额不断扩大。

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至第三季度,蔚来汽车毛利率分别为14.6%、13%和13.3%,上年同期分别为19.5%、18.6%和20.3%,同比有明显下滑。

对此,李斌表示,2022年毛利率方面有挑战,主要因为电池价格提高,这个问题是公司自身无法控制的,蔚来以后的毛利率有提升空间并且保持稳定。

实际上,蔚来汽车毛利下滑与电池涨价相关,也与公司自身的经营情况密切关联。

2022年第一至第三季度,蔚来汽车的销售、一般及行政费(简称“销售费”)分别为20.15亿元、22.83亿元和27.13亿元,同比分别提高68.3%、52.4%和48.6%,累计达70.01亿元,占到总收入约21%。公司的销售费已超过2021年全年费用,预计2022年要“烧掉”近100亿元。

对比已上市的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来看,蔚来汽车在这方面的花费可谓大手大脚。

2022年前三季度,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销售费分别为40.25亿元和49.36亿元,全年预计分别为55亿元和66亿元,与蔚来汽车的差距预计分别为40亿元和29亿元,而三家车企销量相差并不算大。

在三季度财报中,蔚来汽车表示,这与公司销售及服务网络扩展费用的增加有一定关系,同时为了在中国及欧洲市场推广产品,市场推广活动也在增加,提高了成本投入。

有意思的是,有数据显示,2022年前7月,特斯拉有关广告业务费用的支出为0,在所有车企中排名末位。

有观点认为,特斯拉几乎没有广告投入,还能如此受欢迎,靠的是产品力带来的好口碑,也与创始人马斯克自带流量、频频发出各种言论有关。

李斌或许也在模仿这一点,2022年12月,在与媒体面对面交流中,他提出了2023年的目标:“虽然离BBA油车有点距离,但是2023年销量目标超雷克萨斯。”

这里李斌所说的雷克萨斯销量,应该其在华销量。数据显示,2022年,雷克萨斯在中国累计销量为18.39万辆,同比下滑近19%。

一位汽车观察员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蔚来汽车与雷克萨斯无论是产品定位还是客户群体均有巨大差异,两者相比较的意义不大,“国内能与二线豪车雷克萨斯相比的是红旗品牌,李斌的说法多少是在傍名牌、博眼球”。

长江商报记者 吴薇 摄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