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零跑汽车现金储备118亿不及头部车企三成   交付量居新势力第四朱江明“前三梦”难圆

零跑汽车现金储备118亿不及头部车企三成   交付量居新势力第四朱江明“前三梦”难圆

2022-11-16 08:00:5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刘方益

“交付量要在2023年进入新势力前三位。”这是零跑汽车(09863.HK)创始人朱江明立下的宏愿。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2年前10月,在新能源车企中,零跑汽车仅排在第七位;在造车新势力中,零跑汽车也只排在第四。

而且,AITO问界、蔚来汽车的追赶势头猛烈,朱江明“前三梦”并不容易实现。

11月14日,零跑汽车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达93.7亿元,净亏损37.84亿元。前三季度,公司共交付8.76万辆,平均每辆车亏损约4.32万元。

需要提及的是,截至2022年9月30日,零跑汽车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资产及长期银行定期存款结余约为117.8亿元。

对比之下,截至2022年6月30日,小鹏汽车拥有413.39亿元,理想汽车拥有536.5亿元,蔚来汽车有544亿元,零跑汽车不及这些头部车企三成。

研发费占比直线下降

零跑汽车成立于2015年,是拥有智能电动车完整自主研发能力的整车厂家,由大华股份及其主要创始人共同投资成立。

2022年9月29日,零跑汽车登陆港交所,并在近日交出了首份季度成绩单。

三季度财报显示,零跑汽车前三季度营收达93.7亿元,净亏损37.84亿元。

其中,零跑汽车第三季度营收42.88亿元,同比增长398.5%;净亏损13.4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7.2亿元。

2019年至2021年,零跑汽车净亏损分别为9.01亿元、11亿元和28.46亿元,经调整亏损分别为8.1亿元、9.35亿元和26.29亿元。

目前,零跑汽车依然采取“烧钱”冲量的发展模式。2022年9月,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公开表示:“我们不在乎当下的时间段,更关心如何快速拿到我们的市场份额,我们更注重长跑。”

从毛利率来看,零跑汽车2022年第三季度毛利率仍为负数,为-8.9%,相较于去年同期的-44.5%有所收窄。

零跑汽车称,毛利率水平的改善主要归因于销量增长、车型结构改善和平均售价提升,其中绝大部分来自产品结构调整和产品涨价。

相较于其他车企,零跑汽车在毛利率方面仍有较大差距,其中蔚来汽车、理想汽车等造车新势力毛利率一般在10%至20%左右,而特斯拉则达到30%左右。

在业绩发布会上,零跑方面回应投资人问题时表示,相比二季度-25.6%的毛利率,第三季度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零跑方面解释称,公司毛利率统计口径扣减了经销商返利,如果不扣除给予经销商的返利,那么毛利率在第三季度已基本转正。

在零跑汽车披露招股书后,公司过低的研发投入一度引发大量市场质疑。

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零跑汽车研发支出分别是3.58亿元、2.89亿元和7.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306.4%、45.8%和23.6%。

财报显示,零跑汽车第三季度研发开支为4.04亿元,较第二季度的2.84亿元增加42.3%,在总营收中占比为9.42%,仍呈递减趋势。

相较于动辄投入数十亿元进行研发的“蔚小理”,标榜“全栈自研”的零跑汽车在研发投入上略显微薄。零跑汽车预计,公司明年的研发投入将与今年持平。

不仅如此,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目前零跑汽车的账面现金储备并不乐观。

截至2022年9月30日,零跑汽车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资产及长期银行定期存款结余约为117.8亿元。

对比之下,截至2022年6月30日,小鹏汽车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存款、短期投资及长期存款413.39亿元,理想汽车拥有536.5亿元,蔚来汽车有544亿元,零跑汽车不及这些头部车企三成。

每卖一辆车亏损4.32万

2021年12月底,朱江明提出,公司交付量要在2023年进入新势力前三位,2025年要获得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10%的市占率。从增速上看,零跑汽车有可能实现超越。

销量方面,零跑汽车2022年第三季度汽车交付量为3.56万辆,同比增加186%。其中,T03交付1.78万辆,同比增加48%;C11交付1.73万辆,同比增加6721%;C01交付561辆。

就月度数据来看,今年7月到9月,零跑汽车交付量分别为1.2万辆、1.25万辆、1.2万辆。

前三季度,零跑汽车共交付8.76万辆,按照同期亏损37.84亿元计算,公司平均每辆车亏损约4.3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以来,零跑汽车月销量均突破万辆,但10月份遭遇“滑铁卢”,仅交付7026辆。

在业绩发布会上,零跑汽车方面表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导致其交付量下滑。一方面,10月初的浙江金华疫情致使工厂出现停产,新车型C01交付爬坡也消耗一定的产能。此外,C11增程版处于试制过程,也浪费一些产能。另一方面,10月份开始,其订单量开始下滑。

零跑汽车前10月销量达9.46万辆,同比增长201%,这一增速看似不错。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新能源车企中,零跑汽车仅排在第七位,落后于比亚迪的139.79万辆、特斯拉中国的38.61万辆、广汽埃安的21.24万辆等。

即便是在造车新势力中,零跑汽车也进不了前三,而是排在第四,在其前面的还有哪吒汽车的12.9万辆、小鹏汽车的10.7万辆和理想汽车的9.7万辆。

而且,零跑汽车之后,还有赛力斯汽车、AITO问界、蔚来汽车等追赶,朱江明的“前三梦想”并不容易实现。

零跑汽车表示,2022年销量目标为12万辆左右,希望2023年可以在2022年的基础上实现翻倍,即24万辆。

零跑汽车认为,未来三五年,中国增程式车型市场将会有大幅增长空间,公司将从纯电车型拓展到增程式车型,在2025年之前,增程式车型的销量占比可能会超过50%。同时,每种新能源车型都会增加减配版本和高配版本,增加产品带宽以扩大覆盖面。

对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电池成本的上涨,零跑汽车高级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敬华表示,预计明年上游原材料价格还是会居高不下,这将是每家新能源车企必须面对的课题。对此,零跑汽车将通过推出增程式新能源车型来应对,因为增程车型需要电量较少,受影响小,同时公司还会通过改款车型来降低成本。

二级市场上,截至11月15日,零跑汽车股价为20.6港元/股,较48港元/股的发行价下跌57.08%,仅1个半月时间就被“腰斩”。

长江商报记者 吴薇 摄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