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长安汽车拟增持长安新能源收回控制权   或将扭转巨亏61亿局面提升盈利能力

长安汽车拟增持长安新能源收回控制权   或将扭转巨亏61亿局面提升盈利能力

2022-11-14 08:11:3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刘方益

在失去控制权两年半后,长安汽车将“收回”长安新能源。

近日,长安汽车(000625.SZ)公告称,公司拟收购长新基金持有的重庆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长安新能源”)7.71%股权和承为基金持有的长安新能源2.63%股权。此次交易完成后,长安汽车持股比例将由40.66%增加至51%。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的4年半中,长安新能源净利润连年亏损,分别为-2.44亿元、-4.81亿元、-11.62亿元、-27.72亿元和-14.72亿元,4年半累计净利润亏损61.3亿元。

长安汽车认为,实现控股后将加强公司与长安新能源在研、产、供、销、资金等方面的协同效应,提升公司的竞争能力和持续盈利能力,加速实现长安汽车向智能新能源转型的战略目标。

向数字电动汽车引领者进军

长安新能源是长安汽车“香格里拉”战略的核心载体,承载长安汽车向新能源转型的战略使命。

11月10日晚间,长安汽车公告称,公司拟收购长新基金持有的长安新能源7.71%股权和承为基金持有的长安新能源2.63%股权。

此次交易完成后,长安汽车持股比例将由40.66%增加至51%,长安新能源将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而长新基金持股比例将由11.08%减少至3.37%,承为基金持股比例将由8.20%减少至5.57%。

资料显示,为更好推动新能源业务的发展,2017年12月,长安汽车成立新能源事业部,实现长安新能源业务独立运营,在长安汽车授权下推进新能源汽车事业,全面落地“香格里拉”战略。

长安新能源于2018年5月28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9900万元,长安汽车持股100%。

2020年1月20日,长安新能源引入4家投资人并完成工商变更,注册资本变更为2.02亿元,股本结构变更为长安汽车持股48.95%,长新基金持股17.97%,南京润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7.97%,承为基金持股13.30%,重庆南方工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南方工业基金”)持股1.80%。

2022年3月24日,长安新能源引入长安汽车和南方工业基金2家原股东及交银博裕一号(苏州)债转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等8家新股东并完成工商变更,注册资本变更为3.28亿元。

由此来看,长安汽车在失去控制权两年半后,又重新将长安新能源收回。

长安新能源的主营业务为整车及汽车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加工和销售服务。该公司投资了重庆梧桐车联科技有限公司、时代一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和西部车网(重庆)有限公司。

长安汽车公告称,本次交易目的是加强长安汽车与长安新能源的战略统筹和资源协调,加速打造长安新能源成为行业领先的数字电动汽车引领者。

目前,交易双方还未确定交易价格,长安汽车表示,此次收购将按市场化定价,双方协商确定。

长安汽车历年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长安新能源净利润连年亏损,分别为-2.44亿元、-4.81亿元、-11.62亿元、-27.72亿元和-14.72亿元,4年半累计净利润亏损61.3亿元。

2021年的年报中,长安汽车表示,长安新能源因新能源补贴退坡、销售资源投入加大等原因,导致净利润降低。

长安汽车认为,实现控股后将加强公司与长安新能源在研、产、供、销、资金等方面的协同效应,提升公司的竞争能力和持续盈利能力,加速实现长安汽车向智能新能源转型的战略目标。

自主品牌新能源销量增133%

目前,长安新能源销量喜人,成为长安汽车新的增长点。

11月10日,长安汽车发布10月份产销快报显示,前10月销量达190.56万辆,同比减少1.50%;自主品牌销量150.75万辆,同比增加0.76%;自主乘用车销量109.87万辆,同比增加6.51%;自主品牌海外销量15.6万辆,同比增加52.94%。

其中,长安汽车自主品牌新能源10月销量3.65万辆,同比增加234.40%;1—10月累计销量19.29万辆,同比增加133.25%。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透露道,长安汽车的销量约70%是自主品牌贡献,利润方面,自主品牌的贡献率也高达70%,已经成为利润的支柱。围绕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长安汽车提出了“香格里拉”计划,加快向智能低碳出行科技公司转型。

在前不久召开的“决战四季度,全力保交付”誓师大会上,朱华荣表示,公司将咬定目标、开足马力、担当领行、狼性拼搏,克服一切困难,坚决达成全年245万辆销量目标。

需要关注的是,11月9日的中国汽车论坛上,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表示,“长安汽车1—9月因为‘缺芯贵电’,而损失掉量60.6万辆”。

“‘缺芯贵电’目前是汽车行业最痛点,严重破坏了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健康发展。”在朱华荣看来,缺芯不仅导致相关产品价格飙升,主机厂成本增加,同时还影响到产品的及时交付。

朱华荣透露:“包括我们一系列新品无法按时交付(深蓝SL03,阿维塔11)给用户,严重影响我们的品牌形象等。”

而电池价格飞涨,更是让直接面对C端市场的车企苦不堪言。当前,电池成本超过整车成本的40%—50%,朱华荣指出,这严重影响产品效益的达成,对企业的经营造成极大的波动。

实际上,电池价格飞涨事实上已成为老生常谈的问题。日前,蔚来创始人李斌还表示,碳酸锂价格从2021年年初的5万/吨涨至目前的60万/吨,涨幅超12倍。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还曾调侃道“给宁德时代打工”。

不过,“缺芯贵电”无法阻挡汽车行业实现正增长。朱华荣指出,今年汽车行业克服了种种困难,总体运行平稳,预计中国汽车市场全年有望实现2.8%的同期增长。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