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蓝箭电子突击分红6000万靠土地赔款续命   净利大降市占率不足0.1%成IPO拦路虎

蓝箭电子突击分红6000万靠土地赔款续命   净利大降市占率不足0.1%成IPO拦路虎

2022-09-05 08:35:2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集成电路产业依然是热门赛道,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蓝箭电子”)试图借助IPO募资大幅扩产,拥抱产业浪潮。

9月7日,蓝箭电子本次IPO将接受创业板上市委审核。2年前,公司曾想在科创板挂牌,但在注册阶段撤回申请。

蓝箭电子的短板十分明显,规模小,78岁的实际控制人带领下,仅掌握传统技术而未掌握先进的核心封装技术,基于此,公司行业地位较低,产品市占率仅0.09%,这也使得公司盈利能力较低。

数据显示,2021年,蓝箭电子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77亿元,同比下降近60%,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进一步下降至0.36亿元,公司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仍将继续下降。

蓝箭电子偿债能力较低。近几年,其依靠土地征收置换的赔款维持运营。然而,在本次IPO前,公司突击派现6000万元,导致其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攀升。

此外,脱胎于全民所有制的蓝箭电子在增资等方面存在瑕疵。

研发费率下降先进技术缺位

在技术密集型领域,没有掌握先进核心技术,往往会很被动。蓝箭电子就是一家没有掌握先进技术的企业。

蓝箭电子身处集成电路产业链条上,主要从事半导体封装测试,为半导体行业及下游领域提供分立器件和集成电路产品。相较于半导体设计、晶圆加工制造等环节,蓝箭电子处于产业链的下游。

据披露,蓝箭电子的主要产品为三极管、二极管、场效应管等分立器件产品以及AC-DC、DC-DC、锂电保护IC、LED驱动IC等集成电路产品。

目前,半导体封测行业正在经历从传统封装向先进封装的转型,对封测技术研发不断提出新要求。

从技术水平的角度对比,目前,蓝箭电子以传统封装技术为主,主要封装系列包括SOT、TO、SOP等,该系列以传统封测技术为主。在先进封装领域,公司掌握的先进封装技术较少,而同行业长电科技、华天科技、通富微电等龙头封测厂商在先进封装领域拥有FC、BGA、WLCSP、SIP等多项先进封装技术。龙头厂商在先进封装技术领域保持了行业领先的竞争优势,蓝箭电子坦承,其与龙头厂商在先进封装领域的技术水平存在较大差距。

这就是蓝箭电子的致命短板,目前,公司收入来源主要为传统封装产品。公司先进封装系列主要包括DFN/PDFN/QFN、TSOT和SIP,2019年至2021年,相关封装系列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70%、9.08%、14.34%。虽然呈上升趋势,但占比仍然较低。

先进技术缺位引发的后果是产品市占率偏低。根据招股书披露,2020年,长电科技、通富微电的全球半导体封测市占率分别为11.96%、5.1%,而蓝箭电子封测、分立器件市占率均仅为0.09%。

从产品结构的角度对比看,蓝箭电子的弊端是产品结构较为单一。目前,公司自有品牌产品主要集中于分立器件的三极管、二极管和场效应管三大类产品。集成电路封测服务主要为电源管理产品,以模拟电路产品为主,逐步涉足数字电路产品领域。而龙头封测厂商如长电科技、华天科技、通富微电等拥有的产品类型覆盖数字电路、模拟电路等多个领域,除传统封装系列外,还涉足BGA、SIP、WLCSP等多个先进封装系列。

毫无疑问,产品结构单一,抵御市场风险能力较弱。

技术短板与研发有关。2019年至2021年,蓝箭电子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768.17万元、2774.99万元、3606.81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5.65%、4.86%、4.90%,呈下降趋势。2021年的研发费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而其研发费用在行业处于垫底位置,同业可比公司中,2021年研发费用最低的银河微电为4751.52万元,明显高于蓝箭电子。

实控人78岁高龄业绩下滑

或源于研发投入少、能力不足,蓝箭电子的经营业绩增长较为缓慢。

根据招股书,蓝箭电子脱胎于全民所有制企业,其前身为佛山市无线电四厂,1998年12月12日,电子集团、佛山市无线电四厂工会委员会及王成名、陈湛伦、张顺等十三名自然人共同签署了《出资协议书》,1998年12月30日,蓝箭电子有限设立,注册资本为1250万元。2012年6月29日,公司股改,无线电四厂改制及后续蓝箭有限增资、电气公司退出、正通集团退出等国有产权变动过程中,存在国有资产评估程序瑕疵等系列问题。

2002年1月,电气公司拟退出蓝箭有限,由于没有寻找到合适的股权受让方,便将其持有的蓝箭有限1000万元股权以10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工会委员会。

2002年7月,蓝箭有限制定了经营者股权激励方案,激励对象为经营班子成员王成名、陈湛伦、张顺、舒程4人,股权激励所涉股权来源为公司原股东电气公司所持蓝箭有限的1000万元股权(由工会委员会持有)及与业绩挂钩的期权。最终,由四人出资1080万元收购,其中864万元的资金来源为蓝箭有限作为中介人向金融机构借款再转借,这4人以其持有的蓝箭有限的股权作为抵押,并承诺以其全部分红优先偿还借款本息。这一经营班子成员通过公司借款购买公司股权事项属于违规行为。

2004年,正通集团退出蓝箭有限,其将所持蓝箭有限950万股转让给公司经营层、1600万股转让给其余职工。1600万股转让价打八折,低于相关规定的国有产权转让价格。

类似违规问题还有不少。2006年7月,蓝箭有限以资本公积和未分配利润合计1500万元转增注册资本。实际上,其用于增资的部分资本公积实为应付款。

截至目前,上述瑕疵问题均已整改,但并不能掩盖曾经的违规行为。

蓝箭电子的实际控制人有三名,即王成名、陈湛伦、张顺,分别持股21.11%、13.14%、10.07%,合计持股44.32%。三人为一致行动人,亦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

公司董事会由11名董事组成,其中4名为独立董事,其余的7名董事中,3名实控人占三席,袁凤江、赵秀珍为3名实控人提名,许红、易楠钦两董事来自投资机构。可见,3名实控人在公司的经营决策、日常管理等方面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备受关注的是,3名实控人年龄均不小。其中,董事长王成名出生于1944年,已经78岁高龄。董事陈湛伦出生于1949年8月,也已有73岁。另一名实控人张顺担任董事,其也有64岁。

有市场人士表示,董事长王成名已年近八旬,仍然战斗在IPO、经营一线,让人敬佩之时也心生担忧。

蓝箭电子的经营业绩出现下滑势头。

2017年,蓝箭电子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19亿元,到2021年,其营业收入为7.36亿元,四年仅增长41.81%。而2021年,其净利润为0.77亿元,同比下降近60%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3.70亿元,同比微增2.88%,净利润为0.36亿元,同比下降15.01%。公司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实现的净利润同比继续下降。

资金不足却分红7950万

在IPO之前,蓝箭电子存在异常,那就是突击分红。

2020年6月,蓝箭电子曾闯关科创板,成功过会,进入注册阶段,后来公司终止科创板注册,撤回上市申请。去年12月初,公司改道创业板。

在科创板IPO前,蓝箭电子分红1950万元。去年9月,公司在递交创业板上市申请前夕,突击分红6000万元。

为何在IPO前突击分红?蓝箭电子是不是有充足的流动性?

实际上,蓝箭电子流动性不足。截至去年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亿元,对应的短期借款0.51亿元,当年的经营现金流为0.48亿元,营业成本5.61亿元,综合考虑,现有资金勉强够维持运营和还债。如果再看3.94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和2.15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那么,公司存在流动性压力。

对应的资产负债率,2020年底为33.91%,2021年底攀升至42.29%。

需要说明的是,公司的经营业绩及流动性还得益于政府部门赔偿款。

根据招股书,2014年4月,广东禅城国土局征收蓝箭电子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并以物业置换方式对公司做出补偿。2018年5月,物业交付时,蓝箭电子发现因禅城国土局拟交付的物业房与合同约定不符,遂向法院起诉索赔。2020年,法院判决禅城国土局支付置换物业商铺、办公楼、住宅等赔款合计16231.94万元,并支付临时安置费。

后经双方协商,禅城国土局向蓝箭电子支付赔偿款1.01亿元。

就是这笔赔偿款较好地支撑了蓝箭电子的日常运营。

实际上,蓝箭电子早就需要资金进行扩产。这也是公司本次IPO募资的主要原因。

根据招股书,本次,蓝箭电子拟募资6.02亿元,半导体封装测试扩建、研发中心建设两个项目建设,拟分别使用募资5.44亿元、5765.62万元。

2021年,蓝箭电子的产能利用率为91.83%,其半导体器件生产能力为年产超百亿只。上述半导体封装测试扩建项目建设完成后,将形成年新增产品54.96亿只的生产能力。

由此可见,赶在IPO之前突击分红,且一次性分掉了接近当年的净利润,蓝箭电子异常之举路人皆知。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