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港通医疗应收款占营收80%质押厂房专利融资   实控人行贿串标屡发净利剧烈波动成长性存疑

港通医疗应收款占营收80%质押厂房专利融资   实控人行贿串标屡发净利剧烈波动成长性存疑

2022-08-29 08:21:1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时隔7年,医疗设备企业四川港通医疗设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通医疗”)再闯A股IPO。不同的是,上次是主板,这一次是创业板。

港通医疗的问题依然突出。公司业绩剧烈波动。早在2012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30亿元,到了2019年,净利润仅为0.35亿元,而在2016年,净利润为0.44亿元。去年全年,净利润原地踏步,今年上半年又突然倍增,其成长性存疑。

公司应收账款畸高,近三年,其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的营业收入均超过80%。

为了维持正常经营运转,除了关联担保,港通医疗将办公楼、厂房以及发明专利全部抵押用于融资。奇怪的是,资金如此紧张,公司仍然坚持向股东派发红利。

备受诟病的医疗行业行贿问题,港通医疗较为突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永以及董事上阵行贿,尽管法律没有追究其刑事责任,但也反映了港通医疗产品、服务竞争力并不高。

“劣迹”斑斑,港通医疗本次IPO能顺利吗?

研发费率低市占率仅1%

再闯IPO,港通医疗的基本面并没有明显改善,闯关动能不足。

上一次,是2015年,港通医疗向A股主板市场发起冲刺。毫无疑问,结果是失败的。

这一次,港通医疗转战创业板,但市场依旧不看好。

单纯从经营业绩方面看,港通医疗的盈利能力极不稳定。

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8年(无2017年数据),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从2.65亿元增长至3.94亿元,累计增长约48.68%,整体上表现为增长趋势。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0.30亿元、0.32亿元、0.37亿元、0.29亿元、0.44亿元、0.24亿元,存在明显波动。

从净利润数据看,2015年、2018年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2019年至2021年(报告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35亿元、0.65亿元、0.72亿元,同比增长45.14%、88.43%、9.79%,前两年高速增长,2021年大幅降速。对应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维持在20%左右。

根据招股书,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57亿元,同比增长8.39%,而净利润达0.22亿元,同比增幅达139.08%。公司预计,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2642.74万元至3010.99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5.51%至43.00%。

对比发现,三季度公司的净利润预计为430.27万元—798.52万元,上年同期为1180.25万元,同比下降63.54%—32.34%。上半年净利润同比翻倍增长,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这样的状况明显异常。

与之对应的经营现金流方面,报告期分别为-0.09亿元、0.54亿元、0.27亿元,亦为大幅波动。今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为-0.55亿元,上年同期为-0.37亿元,进一步下降,与净利润变动趋势背道而驰。

港通医疗称其高度重视研发创新,截至2021年底,研发技术人员为116名,占员工总数的10.97%。但对应的研发费用并不多,报告期,其研发费用分别为1400.80万元、1724.23万元、2235.09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06%、3.07%、3.28%。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为3.52%、3.57%、4.37%,港通医疗的研发费用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招股书显示,港通医疗成立于1998年,专注于医用气体装备及系统业务,2003年正式承接医用洁净装备及系统业务,形成了医用气体装备及系统、医用洁净装备及系统相辅相成的业务布局。产品、服务经过不断升级迭代,占据了一定的份额,形成了较强的市场竞争力。截至目前,公司已陆续服务3000多家医院。

尽管如此,公司地位并不高。据披露,报告期,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06%、1.29%、1.55%。市场占有率虽然在逐年上升,但仍然较低。

研发费率、市占率均偏低,经营业绩剧烈波动,港通医疗的成长性存疑。

为融资厂房专利全质押却频频分红

港通医疗有一个十分奇怪之处,那就是公司缺钱,却不忘频频向股东派发红利。

本次IPO,港通医疗打算募资6.60亿元,其中,1.65亿元募资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其余的用于通智慧医疗装备生产基地建设、研发技术中心升级、通商务中心升级。

使用1.65亿元募资补充流动资金,源于港通医疗流动性不足。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0.92亿元,其中,受限资金约0.08亿元,可以动用的资金为0.84亿元。与之对应的是,公司短期借款0.7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0.04亿元,短期债务合计为0.78亿元。此外,公司合同负债1.64亿元,预付款项为0.19亿元。

上述数据显示,公司存在偿债压力。

异常的是,这样的财务状况之下,报告期,港通医疗依然坚持年年派发现金红利。具体为,2019年、2020年各派发红利750万元,2021年增加至1350万元,三年合计2850万元。

其实,上述财务状态,还是公司辗转腾挪、多方融资的结果。

报告期内,港通医疗曾通过供应商违规实施银行转贷,金额分别为1110万元、1718.96万元、1457.77万元。

公司称,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上述借款已全部执行完毕,公司全额归还本息。

为了向银行借款,港通医疗存在靠关联提供担保的情形。报告期,关联方提供的担保金额合计为4.75亿元。截至目前,尚未债务未履行完毕的担保金额为1.96亿元。

此外,为了借款,港通医疗将部分重要资产进行了质押。

招股书显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出具日,港通医疗有10处房产,除了两套住宅未被质押外,其他的生产、办公、车间、仓库,甚至是门卫室,全部被质押。

与此同时,公司拥有的11块土地使用权,其中有7块也被质押。

备受关注的还有,截至2021年12月31日,港通医疗及其子公司共计获得专利82项,不过,发明专利只有4项,都是5年前获得的。就是这仅有的4项发明专利,也被公司全部质押,用于筹资。

资金如此紧张,大量资产被质押,港通医疗为何还要年年不忘派发红利?如果本次IPO未达预期,公司将如何解决现金流不足问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导致港通医疗流动性紧张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应收账款高企。

报告期各期末,港通医疗的应收账款(含合同资产)余额分别约为3.90亿元、4.71亿元、5.75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5.23%、83.68%、84.34%。5.75亿元的应收账款,超过公司总资产10.03亿元的57.33%。

行贿、串标、诉讼频发

多年来,医疗行业商业贿赂问题一直备受社会诟病。港通医疗也没有例外。

作为一家“医用气体装备及系统、 医用洁净装备及系统的研发、设计、制造、集成及运维服务”的医疗行业企业,港通医疗的目标客户或者说市场,是全国的各级医院。

一般而言,阳光政务之下,各级医院的采购大多通过招投标形式进行。而在招投标方面,港通医疗在竞标时存在违规串标行为。

招股书披露,今年3月7日,德州市城市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为港通医疗2020 年在德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手术净化和医用气体系统建设项目投标中,提供的投标文件与其他4家单位的投标文件多处错误异常一致,属于串通投标行为,对港通医疗按照项目中标金额千分之五从轻处罚22.38万元。

上述处罚涉及的招标人为德州财金投资控股集团,项目为德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手术净化和医用气体系统建设项目,项目总控制价为4479.53万元。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港通医疗未中标且后续未参与该项目,未针对该项目确认收入。

港通医疗称,至今年3月18日,公司已经缴纳上述罚款。德州市城市管理局出具说明,确认上述行为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

串标行为不只发生在德州,在四川巴中,港通医疗也在竞标时存在串标行为。

公开信息显示,港通医疗还存在商业贿赂问题。

2018年,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原院长张新书因涉嫌受贿而案发,当年12月,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2001年至2018年,张新书利用多个职务上的便利,先后接受多人请托,在工程中标、工程变更、工程款拨付、医疗器械、医药销售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33.6294万元以及美元1.2万元,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张新书受贿案的行贿者就包括港通医疗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永。招股书披露,因涉嫌对张新书行贿,2018年6月,陈永曾被阜阳市颍泉区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次月,更被阜阳市颍泉区监察委员会执行留置调查。不过,最终,陈永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四川遂宁中心医院副院长丁波受贿案,港通医疗的董事樊雄然也卷入其中。

类似的行贿事件究竟有多少,难以统计。截至目前已经公开的信息中,还有白某、王某等受贿案中,涉及港通医疗员工行贿。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合同纠纷,港通医疗还存在诉讼。

招股书显示,截至去年底,港通医疗先后与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莒县人民医院等客户存在诉讼,多为合同纠纷。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