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中翰生物背负五家基金赌约仓促闯关IPO   重营销轻研发毛利率49%远低同行

中翰生物背负五家基金赌约仓促闯关IPO   重营销轻研发毛利率49%远低同行

2022-08-01 07:43:0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受益新冠检测红利的中翰盛泰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翰生物”)正在借势闯关A股IPO。

早在2018年之前,中翰生物就背负着资本的压力,先后有5家基金与之签订上市对赌协议。基于中翰生物递交了上市申请,赌约暂时性解除。

中翰生物闯关IPO的底气,来自于2021年业绩暴增,然而,这样非常态增长的业绩恐难以持续。今年上半年,华大基因、康泰生物、乐普医疗皆因新冠检测退潮而业绩大幅度下滑。

事实上,即便是靠新冠检测业绩大增,中翰生物仍然有不少短板——综合毛利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存货报废呈10倍增长,重营销、轻研发,试图靠自有产品打天下,公司的未来前景难料。

五家基金潜伏“被逼”上市

中翰生物的上市,是资本在背后“相逼”。

招股书显示,中翰生物成立于2010年12月16日,由杭州丽珠、Boditech、中翰科技及韩国籍自然人EuiYulChoi经协商一致共同设立,注册资本3990万元。2016年8月,公司实施股改,发起人共计有19名股东。

从2010年到2016年,中翰生物新增了15名股东。这15名股东是如何进入的,中翰生物并未在招股书中详细披露,外界无从知晓。不过,新增的15名股东中,有两家基金,即长堤投资、赛硅银投资。截至2016年底,长堤投资、赛硅银投资持股比分别为8.62%、1%。

招股书披露了2019年以来的股权变动情况。2019年2月,股东米佳投资将其持有的中翰生物400万股以2000万元价格转让给控股股东杭州丽珠,将其持有的300万股以1500 万元价格转让给实际控制人周旭一。

这是一次股权代持行为的解决。米佳投资是员工持股平台,但由于员工股权激励计划未实际执行,中翰生物终止执行股权激励安排。

当年9月,中翰生物增资扩股与股权转让同时进行,宏腾投资、厚普瑞恒、徐萧萧分别认缴84.3750万股、84.3750万股、56.25万股,增资价格为13.13元/股。长堤投资将其持有的中翰生物395.4350万股份分别转让给宏腾投资148.2880万股、转让给厚普瑞恒148.2880万股以及转让给徐萧萧98.8590万股,转让价格均为12.76元/股。

2021年6月,中翰生物再次进行增资,增资价格为20.925元/股,金阖二期出资8000万元认缴382.3178万股。

至此,中翰生物的股东增加至23名。这些股东中,长堤投资、金阖二期、厚普瑞恒、宏腾投资、赛硅银投资等5位股东均属于私募基金。5家基金合计持有公司1778.2698万股,持股比为20.67%。

值得一提的是,长堤投资的管理人为摩根士丹利(中国)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上述股东的入股背景、目的、入股价格的定价依据等,中翰生物均未进行具体披露。

显然,5家基金入股中翰生物是为了获利而来的,途径是分享公司上市盛宴。这些基金入股均设立了对赌协议,共同的指向是中翰生物上市。

赛硅银投资的对赌条款为,中翰生物截止2018年12月31日未上市,其有权让杭州丽珠购买其持有的中翰生物全部或部分股权。宏腾投资、厚普瑞恒对赌条款约定上市时间为2022年6月30日前,金阖二期则将完成IPO时间设定在2024年6月底。

入股较早的长堤投资除了约定IPO时间为2022年6月30日前外,还对2015年、2016年的经营业绩及2017年的增资等进行了约定。

为了本次IPO能顺利进行,中翰生物递交上市申请之前,上述对赌协议临时解除,一旦IPO上市失败,赌约重新恢复。

由此可见,中翰生物是背着赌约闯关IPO,存在不小的压力。

净利暴增12倍难以持续

资本裹挟之下,或许是机缘巧合,中翰生物闯关IPO有了一次机会,那就是经营业绩大幅增长。

2019年至2021年(报告期),中翰生物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1亿元、3.01亿元、11.57亿元,2020年、2021年的同比变动幅度为-14.28%、284.48%。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28亿元、0.20亿元、2.67亿元,2020年、2021年的净利润同比变动幅度为-31.23%、1265.9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22亿元、0.11亿元、2.56亿元,2020年同比下降49.42%,2021年暴增2225.92%。

2020年,受疫情影响,医院门诊量下降,中翰生物业绩出现下滑。2021年,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中翰生物均实现了大反转。这就是中翰生物冲击IPO的底气。

中翰生物在招股书中解释,从2020年初开始,随着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传播,新冠病毒检测产品的需求激增。公司基于自身快速诊断技术平台,迅速研发并量产与新冠检测相关的试剂,包括新冠抗体检测试剂、新冠抗原检测试剂及新冠中和抗体检测试剂。

这两年,公司自有新冠检测试剂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3.66万元和8.3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19%、72%。

从披露的信息看,中翰生物研发的新冠检测试剂以抗原检测为主、抗体检测为辅,目前产品主要销往境外,截至2022年5月31日,公司的新冠抗原检测产品在中国境内的医疗器械注册证在申请过程中,尚无法在境内市场销售。

全球市场对新冠检测试剂的需求激增,售价较高,中翰生物大赚了一笔。

但是,这种暴增式业绩不可持续。主要基于以下几个方面判断,一是新冠疫苗注射人数的增多、新冠口服药物的上市,全球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二是越来越多的体外诊断公司进入新冠检测市场,新冠检测试剂产品市场供求增多,竞争激烈,产品价格下滑,利润空间大幅缩小。

中翰生物也是如此,公司传染类检测试剂(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的销售单价由2020年的13.75元/人份下降至2021年7.79元/人份,剔除运输费用后毛利率也由62.53%下降至50.21%。

今年,新冠检测试剂售价更是大幅下降。此前,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公布了新冠检测试剂和相关耗材的集采中选结果,第1类普通核酸试剂及组套的中标价低至3.2元/人份。明德生物、达安基因、圣湘生物的中标价均在4-6元之间。

A股公司中,已有因新冠检测、疫苗等需求减少、价格下降而业绩大幅下降者。

根据最新披露,疫苗公司康泰生物就因为新冠疫苗需求减少,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下降70%左右。知名公司华大基因、乐普医疗均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下降30%左右,原因均为新冠检测退潮。

对此,中翰生物也在招股书中明确提到,公司存在新冠疫情所致业绩增长不可持续及业绩大幅下降的风险,新冠疫情对非新冠产品的需求可能带来冲击,导致收入增幅放缓甚至下降的风险。

存货报废损失激增14倍

随着新冠检测的退潮,中翰生物将面临存货报废等问题。

2021年,靠向境外销售新冠检测试剂产品,中翰生物的经营业绩异军突起,公司的存货也大幅增加。

报告期期末,公司的存货余额分别为0.87亿元、0.98亿元、1.34亿元,其中,库存商品分别为6217.62万元、5135.99万元、5234.28万元,原材料分别为1457.12万元、3560.47万元、6362.45万元。2020年、2021年的库存商品较为稳定,但原材料大幅增长。

这些库存的商品具体是什么产品、原材料究竟是什么产品的原材料,中翰生物没有披露。市场预判,新冠检测试剂产品及原材料占比不低。

显然,这些产品也存在有效期问题,一旦海外销售不达预期,中翰生物就面临存货报废问题。

存货报废,中翰生物并非首次出现。

中翰生物列入管理费用项目下的存货报废,报告期分别为65.38万元、82.66万元、1233.03万元,2021年较2020年增长了约14倍。

招股书显示,中翰生物是以代理产品起家的,随后通过研发形成自有产品。不过,如果剔除新冠检测试剂产品的影响,公司的代理产品仍占半壁江山。

实际上,中翰生物收入增长与其大举营销推广有关。2019年、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5175.40万元、5863.97万元,2021年同比增加9000余万元至1.49亿元,其中市场推广费同比增加5000余万元至5988.23万元,职工薪酬同比增加近1800万元至4265.27万元。

公司称,2021年市场推广费大幅增长,主要是公司通过居间商推荐新冠产品的客户,向居间商支付的居间费为5158.24万元。

与大举营销推广相比,中翰生物的研发投入要少很多。报告期,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2476.16万元、3084.31万元、5561.38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7.06%、10.25%、4.81%。A股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为8.77%、9.57%、10.47%。2021年,如果剔除迈克生物,其余公司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超过11%,远高于中翰生物。

由此而见,中翰生物是一家重营销轻研发的公司。截至2021年末,公司研发人员67人,而销售人员160人。

在技术方面,中翰生物究竟有哪些明显优势?不得而知。

中翰生物的毛利率也低于同行。报告期,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3.36%、46.39%、49.26%,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为61.41%%、61.02%、59.66%,差距最小的2021年,也相差逾10个百分点。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