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万高药业三年净利2.1亿学术推广费达3.8亿   姚俊华低价独享股权激励被指利益输送

万高药业三年净利2.1亿学术推广费达3.8亿   姚俊华低价独享股权激励被指利益输送

2022-07-04 07:03:5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继2017年主动撤销IPO申请后,江苏万高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高药业”)再度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万高药业主营化学药和中成药,兼有部分CMO/CDMO业务。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万高药业2017年IPO折戟的主要原因是“两票制”的实施,公司经营节奏受到较大影响。万高药业还曾尝试曲线上市,2018年拟“委身”南卫股份(603880.SH),但2019年1月宣告终止。

这一次,万高药业再度冲IPO,公司实控人发生了变化,但营收和利润水平变化不大。近三年万高药业净利润总额约2亿元,和不少药企一样,公司销售费用居高不下,尤其是三年学术推广费达到3.8亿元。

另外,IPO辅导期间,万高药业实控人姚俊华以3.57元超低价独揽股权激励,被质疑涉嫌利益输送。

几经波折再闯IPO

近日,万高药业创业板上市审核状态变更为“已受理”,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公司拟募资6.1亿元,用于扩产创新药研发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关注的是,这并不是万高药业首次冲刺上市。早在2017年3月,万高药业就曾申报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并获证监会受理。不过仅仅三个月后,2017年6月,万高药业就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在两次申请IPO中间,万高药业还差点被上市公司南卫股份收购。2018年4月,上市还不到一年的南卫股份停牌筹划重组,并在当年7月披露预案,拟以10.5亿元总价收购万高药业70%的股份。

这在当时被看作是一桩“蛇吞象”交易,南卫股份2017年净资产为5.3亿元,而万高药业净资产达到10.5亿元,几乎是南卫股份的两倍;南卫股份2017年归母净利润只有4760万元,而万高药业达到5324万元。仅收购70%的股份而非100%,也曾被证监会质疑是否规避借壳上市。不过,这桩并购几经周折,到了2019年1月宣告终止。

再闯IPO,万高药业内部发生的变化不小。首先是实际控制人,2017年申报IPO时还是李建新,2018年已变为姚俊华。

彼时,南卫股份收购预案透露了万高药业2017年撤回申请的主要原因。一是2017年,随着“两票制”实施,经营环境面临变化,主要客户从经销商转变为配送商,会给经营带来不利影响;二是万高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李建新因身体健康原因,欲将部分股权及实际控制人地位转让给姚俊华。

2017年9月,李建新将7.92%股权转让给姚俊华,后者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到公司IPO之前,姚俊华累计持股比例为33.99%,其中部分股权来源于股权激励。

2020年8月,万高药业审议通过《关于公司增资扩股的议案》,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公司实行股权激励,新增发行209.71万股股份由姚俊华以3.57元/股的价格认购,认购价为748.68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同年8月初,海达明德等8家机构则是以21.45元/股的价格完成对公司增资,认购共计4096867股。

由于此次股权激励正处于进入上市辅导之前,且对象仅仅只有姚俊华一人,其为万高药业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因此被业内质疑,“实控人低价独享股权激励,存在明显的以股权激励为名进行利益调整和向实控人进行利益输送的嫌疑。”

三年销售费9.52亿研发费仅1.83亿

资料显示,万高药业主营业务包括化学药和中成药的研发、生产、销售,并对外提供药物工艺研发、生产剂、抗肿瘤、消化道等多个领域用药。化学药主要包括缬沙坦氢氯噻嗪片/分散片、羟苯磺酸钙胶囊/分散片、碳酸钙D3咀嚼片等;中成药主要包括鸦胆子油软胶囊等。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6.4亿元、6.7亿元、6.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287万元、5861万元、8906万元,三年净利润合计2.1亿元。

万高药业的业务主要为经销模式,报告期内占比均在94%以上,其中配送经销模式收入占比整体呈下降趋势,推广经销模式收入占比呈增长趋势,不同经销模式此消彼涨,影响公司毛利。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9.16%、75.69%、69.60%。

此外,在销售费用方面,2019-2021年,万高药业销售费用分别高达3.56亿元、3.32亿元和2.64亿元,合计为9.52亿元。其中,学术推广费用占了四成以上,分别为1.45亿元、1.31亿元和1.07亿元,三年合计高达3.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药企学术推广是商业腐败的高发区域,药企常以举办学术研讨会、讨论会、宣讲会、学术休养的名义向相关医院和医生输送利益。这些年以学术推广为名的医药企业腐败也是监管整治的重点。

与高额的销售费用相比,在衡量药企创新能力的研发管线上,万高药业乏善可陈。根据披露,2019-2021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5425.65万元、5930.29万元和6980.77万元,研发费用合计1.83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约8.48%、8.85%和10.57%,远逊于同期销售费用。

另一方面,从两次申报披露的情况来看,万高药业资产负债率远超同行,这或许也是万高药业一直想进入资本市场的重要原因。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66.90%、44.89%、37.68%,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合并)平均值分别为27.02%、23.40%、19.17%。

与此同时,万高药业的存货较高,报告期内,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29亿元、1.3亿元和1.46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2.70%、19.39%和19.70%,存货跌价准备余额分别为158万元、253万元和214万元。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