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合金投资七度易主实控人将暴赚5.5亿   孙广信7.5亿溢价近40%接盘疑窦重重

合金投资七度易主实控人将暴赚5.5亿   孙广信7.5亿溢价近40%接盘疑窦重重

2022-06-27 08:06:0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曾经德隆系三驾马车之一的合金投资(000633.SZ)再次引发市场高度关注。这一次,仍然是易主。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这是合金投资上市26年来筹划的第七次易主。德隆系、辽机集团、康华投资、通海投资等,七路资本“击鼓传花”,轮流坐庄。但这些资本均未能将深陷经营困境的合金投资拉出困境,资本玩壳获利心态昭然若揭。

这一次,伴随着合金投资易主,实际控制人甘霖将暴赚5.5亿元。

这是一次迷雾重重的易主事件。新疆首富孙广信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广汇能源(600256.SH)接盘,交易对价为7.5亿元,溢价率接近40%。而在消息披露之前,合金投资收出了3个涨停板。

蹊跷之处还有,在此之前,合金投资曾与孙广信旗下公司存在业务往来,正是这些跨界交易,使得合金投资得以保壳成功。根据公告,易主后,合金投资将被“动大手术”,并将迁址。

这次易主交易仿佛是规划许久,监管部门也疑虑顿生,下发关注函进行追问。

资本玩家撤退孙广信入主

被资本玩家玩坏的合金投资终于迎来一名颇具实力的新玩家,他就是手握广汇系4家上市公司的孙广信。

根据公告,合金投资控股股东霍尔果斯通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海投资”)与广汇能源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转让公司20%股权。如最终根据协议完成交割,公司控制权将发生变更。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孙广信将是合金投资迎来的第八位“主人”。

合金投资于1996年11月12日登陆A股市场,当时,其控股股东为沈阳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沈阳国资局。

上市第二年,即在1997年下半年,合金投资首次易主,闻名A股市场的德隆系入主,控股股东变更为新疆德隆国际实业总公司。德隆集团曾被指为当时中国第一强庄,在2004年崩盘。

2005年,辽机集团借股改契机接过了德隆系留下的烂摊子,秦安昌成为合金投资的实际控制人。秦安昌因为痴迷建筑而闻名,接盘时已近六旬。他倒是很想改善合金投资的经营状况,注资、资产腾挪、重组等,历时10年,保住了合金投资的上市地位,但未能将其从亏损泥潭中救出。2014年、2015年,合金投资分别亏损0.29亿元、0.42亿元。

无奈之下,2015年,秦安昌筹划转让合金投资控制权。康华投资原本计划出资10亿元受让其25.96%股权,以图旗下资产借壳上市,无奈囊中羞涩,收购失败。2015年4月,在A股大牛市之际,秦安昌分两步将所持股权出售,获得资金9.5亿元。

此时,合金投资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2016年10月,辽机集团清仓,第二大股东共青城招银玖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向通海投资转让20%股权,交易总价约为8.09亿元。通海投资成为合金投资控股股东,赵素菲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赵素菲入主更像是做铺垫,2018年8月,赵素菲向甘霖等人转让通海投资100%股权,甘霖上位实际控制人。

这次交易颇为蹊跷,赵素菲向甘霖、姚军、李强等人转让通海投资100%股权的交易价格仅为2亿元,这意味着,甘霖仅耗资2亿元就拿下了合金投资20%股权,这部分股权,赵素菲等人可是出资8.09亿元。

甘霖也无心经营。2021年2月,合金投资曾公告称,通海投资与北京融瑞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融瑞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通海投资拟将所持公司20%股权转让给融瑞投资或其指定的第三方。

交易完成后,通海投资将不再是公司股东,甘霖将不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融瑞投资或其指定第三方。

不过,直到去年底,合金投资在正式公告称,解除协议,控制权转让交易事项终止。

资本玩家轮流坐庄,坑苦了合金投资。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04年至2017年,合金投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2018年,扣非净利润为0.04亿元,2019年、2020年再次连续亏损。由此可见,公司长期处于保壳状态。

在资本玩家坐庄期间,合金投资也曾多次筹划收购资产、重组等,但多以失败告终。

本次交易,广汇能源将出资7.50亿元获得合金投资20%股权,成为合金投资的控股股东,孙广信将成为其实际控制人。甘霖由此退出,获利5.50亿元。

股价诡异抢跑跨界交易疑问再现

合金投资的本次易主事件,存在诸多异常现象,备受质疑。

最为直观的表现为,二级市场上的股价抢跑。6月8日、9日,合金投资股价连续涨停,6月14日,再次涨停。期间,历经6月8日、9日涨停后,公司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通海投资近期正在筹划股权转让事宜,目前正在推进过程中,尚存在不确定性。据此可以判断,合金投资的股价存在抢跑行为,可能存在内幕交易或者是重大内幕消息泄密的情形。

据披露,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12个月内,广汇能源存在对合金投资主营业务作出调整的计划,将致力于发展新型节能环保、资源循环利用产业经济模式;存在其他对上市公司或其子公司已有资产和业务进行出售、合并、与他人合资或合作的计划,或上市公司拟重大资产购买或置换资产的重组计划。

从这一内容看,广汇能源谋划收购合金投资控制权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就有计划且付诸有行动。股价在正式披露信息之前接连涨停,合金投资方及广汇系方均难逃内幕交易或泄露内幕消息的质疑。

第二个是高溢价交易。本次交易的价格为9.74元/股,较其6月14日收盘价7.01元/股溢价约38.94%。在股价收出三个涨停板后,仍然溢价接近40%。这样的交易让人心生疑虑,是否存在未披露的涉及控制权转让的其他安排?

A股市场上,控制权转让交易溢价现象并不鲜见,但在股价接连涨停后再大幅溢价交易的并不多见。

第三个异常现象是与交易对方之间的业务往来。

近几年,合金投资经营有向好迹象。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19年,合金投资实现营业收入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06亿元。2020年、2021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31亿元、1.65亿元,同比增长31.87%、25.20%,对应的净利润为0.09亿元、0.03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08亿元、0.03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0.47亿元,同比增长46.12%,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36.34万元、217.39亿元,同比增长71.67%、82.27%。

合金投资主要从事镍基合金材料的制造和销售,2019年,公司意外跨界,设立子公司新疆环景园林艺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景园林”)。截至2021年末,环景园林累计已签订园林工程合同13个,合同金额共计7729.96万元。其中,环景园林与孙广信实际控制的广汇集团下属企业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欣信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等6家公司累计签订合同12个,合同金额共计6747.86万元。

镍基合金材料主业与园林业务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行业,不具有相关性,合金投资似乎也不具备跨界的基础和条件,公司为何还要设立环景园林进行跨界呢?离奇的是,环景园林累计签订的13份合同中,12份合同是与广汇集团旗下公司签订,这难免让人猜想,环景园林是专门为与广汇集团开展业务而设立。是不是在设立环景园林之时,双方就已经约定了合金投资的控制权转让事宜?设立环景园林与广汇集团开展业务是否为了达到保壳目的?

此外,环景园林从广汇集团获得业务,是否参与竞标,交易双方是否公允等,均让人起疑。

值得一提的是,孙广信已经手握A股公司广汇能源、广汇物流、广汇汽车以及港股公司广汇宝信,摊子铺得够大。此外,广汇能源自身资金紧张,6月15日,公司还称拟投资20亿元设立子公司加速煤炭开采。在这种情况下,广汇能源为何还要收购合金投资这一壳公司?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