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智飞生物净利倍增股价却暴跌57%   大股东蒋仁生吴冠江疯狂套现210亿

智飞生物净利倍增股价却暴跌57%   大股东蒋仁生吴冠江疯狂套现210亿

2022-05-16 08:06:2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超千亿的疫苗龙头智飞生物(300122.SZ)表现让人意外。

2021年,智飞生物的经营业绩堪称绚丽夺目。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突破300亿元大关,同比增长超15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突破百亿大关,同比增长更是超过2倍。

经营业绩倍增,与新冠疫苗紧急使用有关。去年,公司自主产品销售收入达96.97亿元,同比增逾7倍。

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再度翻倍增长,其盈利能力之强可见一斑。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二级市场上,智飞生物的走势与基本面严重背离。今年以来,公司股价累计下跌了约20.75%。近一年来,股价跌幅超过57%。

此外,作为智飞生物曾经的一二大股东蒋仁生及吴冠江,2014年开始尤其是2018年以来,二人疯狂减持套现。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二人已经累计套现210亿元。

业绩超预期,二级市场却表现不佳

智飞生物的经营业绩超出市场预期。

今年一季度,智飞生物实现营业收入88.41亿元,同比增长125.16%,净利润19.23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104.95%,同比双双实现倍增,环比也均略有增长。净利润倍增基本上是由主营业务贡献,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8.96亿元,同比增长101.15%,亦为倍增。

单季盈利近20亿元,这在2021年之前不可想象。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2.94亿元、净利润为5.02亿元。

一季度业绩强劲增长是延续了去年的好势头。年报显示,2021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6.52亿元,同比增加154.62亿元,增长幅度为101.79%。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02.09亿元、101.84亿元,双双历史性突破百亿大关,同比增长幅度为209.23%、206.48%。

对比2010年上市以来的经营业绩,2021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不仅仅是创了历史新高,且异常漂亮。

从营业收入构成来看,2021年,智飞生物代理产品实现营收209.31亿元,同比增长49.99%;由于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自主产品实现营收96.97亿元,同比增长707.61%。2020年,自主产品收入为11.98亿元。

智飞生物代理的是默沙东HPV疫苗,为独家代理。智飞生物2021年HPV疫苗总批签发数量近2千万支,批签发数量同比均有显著提升。

不过,代理产品毛利率相对较低。2021年,智飞生物代理产品毛利率为29.98%,相较上年下降13.90个百分点,209.31亿元代理产品收入带来的毛利为62.75亿元。自主产品的毛利率高达90.12%,96.98亿元的自主产品收入的毛利为87.40亿元。

不到代理产品收入一半的自主产品,贡献的毛利是代理产品的1.39倍。

今年3月,A股公司沃森生物二价HPV产品获批上市,将有效缓解HPV疫苗依靠进口、价格昂贵矛盾。毫无疑问,随着国产二价HPV产品上市,智飞生物代理产品利润空间将会进一步被压缩。当然,随着自主产品占比提升,智飞生物的盈利能力依旧较强。

让人意外的是,虽然智飞生物经营业绩十分漂亮,但二级市场上股价表现不佳。

年内,公司股价从年初的124.60元/股跌至5月13日的98.75元/股,跌幅为20.75%。近一年来,去年5月17日,公司股价最高为231.19元/股,今年4月29日,股价一度下探至87.99元/股,5月份有所回升,5月13日的股价较去年5月17日的高点下跌了约57%,而区间最大跌幅为61.94%。

除了因为新冠疫苗概念去年被炒作后股价涨幅较大因素外,近一年来,跌幅接近60%,其回撤幅度仍然超出市场预期。

蒋仁生借道员工持股套现35亿

智飞生物经营业绩在近几年表现亮眼,股东趁势大举收割。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9月28日,智飞生物通过闯关IPO登陆A股市场。上市之日起到2016年,公司经营业绩表现一般。

数据显示,2009年,上市前一年,智飞生物实现的净利润为2.32亿元,2010年增长至2.57亿元,2011年至2016年,净利润在1.30亿元至2.15亿元之间波动,其中,2016年,净利润一度下滑至0.33亿元。

2017年起,智飞生物的经营业实现了质的飞跃,其原因是,当年起,公司成为默沙东两款HPV疫苗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4.32亿元、14.51亿元、23.6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29.25%、235.75%、63.05%。

智飞生物由蒋仁生联合吴冠江、刘俊辉于2002年创立,严格意义上讲,是收购重庆金鑫生物制品公司并将其更名智飞生物而来,后来刘俊辉离开,另起炉灶创办了沃森生物,智飞生物的创始人仅剩蒋仁生和吴冠江。

上市初期,蒋仁生和吴冠江的持股比分别为55.80%、26.10%。随着限售股解禁,二人择机进行减持套现。

最先实施减持的是吴冠江,其在2012年二季度、四季度相继减持380万股、1398万股,2013年一季度又减持1980万股。根据智飞生物K线粗略估算,吴冠江本轮减持套现约12.60亿元。

2015年二季度,吴冠江减持586万股,套现约2.34亿元。2016年四季度,其又减持6100万股,套现约10.40亿元。

2018年二季度开始,吴冠江的减持更为疯狂。减持之后,其持股比例从2017年底的12.35%下降至今年0.79%,几乎完成了清仓。在这期间,其合计套现的金额预计为104亿元,其中,今年一季度套现约5.60亿元。

加上此前的减持,上市以来,吴冠江累计套现金额估计为129.34亿元。

蒋仁生的首次减持出现在2014年,当年,其减持780万股,套现约3.42亿元。

大规模减持始于2019年。当年三季度,智飞生物实施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蒋仁生定向减持1600万股“支持”员工持股,套现约6.6亿元。此后,其减持动作不断。最新的一次减持出现在今年3月10日、14日,途径依然是员工持股计划,并取了个好听的名字,为共同富裕之员工持股计划。这一次,蒋仁生向员工持股计划减持2878万股,一次性套现28.78亿元。

粗略估算,上市以来,蒋仁生累计套现的金额为80亿元。其中,借道员工持股计划套现约35亿元。

目前,其持股比例为48.32%,其子蒋凌峰持股比为5.40%,其弟持股比为0.70%,蒋仁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合计为54.42%,仍然对公司牢牢控制。

综上所述,上市以来,作为智飞生物创始人、曾经的一二大股东,蒋仁生、吴冠江二人通过减持合计套现金额预计为210亿元。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