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加加食品上市10年首亏行业竞争掉队   计提资产减值3149万实控人一家为“老赖”

加加食品上市10年首亏行业竞争掉队   计提资产减值3149万实控人一家为“老赖”

2022-04-22 07:37:5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李启光

行业竞争掉队,加加食品(002650.SZ)出现上市十年来首亏。

4月20日晚间,加加食品(002650.SZ)发布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达17.55亿元,同比下滑15.34%;净利润亏损8016万元,由盈转亏。

其中,加加食品2021年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合计金额为3148.88万元,减少公司净利润2717.43万元。剔除资产减值带来的影响,加加食品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去年在新冠疫情及外部环境变化挑战下,调味品行业经营普遍承压,从同行公司来看,海天味业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金龙鱼和天味食品净利润均大幅下滑,但都未陷入亏损境地。

此前,加加食品表示,公司最初定位中高端产品,但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偏离定位,而产品质量、包装等又一直坚持高规格,导致生产成本相对较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1年,加加食品广告费为958.62万元,同比下滑51.59%。2019年,公司广告费达6207.83万元,两年间“砍掉”了约85%。

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加加食品广告费大幅下滑,导致公司产品知名度下滑、流量下降、渠道积极性也受打击,这使得公司在行业竞争中掉队。

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近3149万

资料显示,加加食品成立于1996年,2012年1月在深交所上市,被誉为“中国酱油第一股”。加加食品创始至今一直致力于酱油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酱油行业中拥有全国性品牌影响力和渠道覆盖度的企业之一。

4月20日晚间,加加食品发布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达17.55亿元,同比下滑15.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016万元,上年同期净利润1.76亿元,由盈转亏。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这是加加食品上市10年来,首次陷入亏损窘境。

具体来看,加加食品2021年酱油类营收达8.61亿元,同比下滑27.18%;味精类营收6223.74万元,同比增长4.93%;食醋类营收7263.53万元,同比下滑26.41%;鸡精类营收8283.43万元,同比下滑23.77%;食用植物油营收5.51亿元,同比下滑14.17%;其他类营收1.26亿元,同比下滑15.29%。

显然,除了味精外,加加食品其他产品收入均大幅下滑。

在分析业绩表现时,加加食品表示,销售收入下降是因为,2021年,调味品行业回落,受新零售渠道对传统渠道的冲击影响,公司占比较大的传统渠道销售收入减少,导致整体营收下滑。同时,公司采购成本上涨,报告期内原材料价格上涨,行业利润挤压,生产端成本压力增加,但公司产品售价年末才进行提价,全年整体毛利率下降。

加加食品还介绍,公司为稳定市场份额及拓展新增业务区域,加大了产品促销力度,增加了一线市场业务人员以及费用投入。

盈利能力下降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大幅计提资产减值。

同日,加加食品公布的关于2021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公司对2021年末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资产范围包括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存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本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合计金额为3148.88万元,全部计入2021年度损益,考虑所得税及少数股东损益影响后,将减少公司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17.43万元。

不过,即便是剔除资产减值带来的影响,加加食品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实控人一家三口成“老赖”

2021年年报中,加加食品表示,报告期内是公司改革发展最重要的一年,也是极其困难的一年,这一年内外部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冠疫情余波未平、消费需求疲软、原材料价格上涨、社区团购恶性竞争、限电限产导致供应趋紧等,调味品行业整体受到冲击和考验,企业经营环境复杂而严峻,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显然,加加食品将亏损的原因,全部“甩锅”给外部环境变化。

实际上,在面对同样的外部环境变化下,加加食品的同行却呈现出不同的业绩表现。

海天味业2021年营业收入达250.04亿元,同比增长9.71%;净利润66.71亿元,同比增长4.18%,实现“双增”。

同期,金龙鱼实现营业收入2262.25亿元,同比增长16.1%;净利润41.32亿元,同比下滑31.1%;天味食品实现营业收入20.26亿元,同比下降14.34%;净利润1.85亿元,同比下降49.32%。

金龙鱼和天味食品净利润均大幅下滑,天味食品营收降幅和加加食品相当,但都不至于陷入亏损的境地。

在2021年12月13日的电话会议上,加加食品表示,公司最初定位中高端产品,但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偏离定位,而产品质量、包装等又一直坚持高规格,导致生产成本相对较高。

“2021年对于公司来说是改革、变革的一年。”在3月16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董事会秘书杨亚梅表示,过去一年,公司在产品端将重心转向高毛利产品,聚焦资源打造“减盐”战略级单品;渠道端则在深耕传统渠道的同时开发新渠道。

而且,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1年,加加食品广告费为958.62万元,同比下滑51.59%。2019年,公司广告费达6207.83万元,两年间“砍掉”了约85%。

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加加食品广告费大幅下滑,导致公司产品知名度下滑、流量下降、渠道积极性也受打击,这使得公司在行业竞争中掉队。

更为难堪的是,加加食品4月7日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示信息查询得知,公司杨振、肖赛平、杨子江以及公司监事会主席蒋小红女士因合同纠纷,被银川市金凤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资料显示,杨振和肖赛平是夫妻关系,杨子江为两人之子。

加加食品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以及监事会主席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为宁夏可可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提供担保而产生连带清偿责任,并非个人直接债务。上述人员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可能对公司形象有负面影响,但暂时未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管理活动产生实质性影响。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