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怡和嘉业IPO关键期净利掉链降36%   经销收入占超九成经销商半年减179家

怡和嘉业IPO关键期净利掉链降36%   经销收入占超九成经销商半年减179家

2022-04-18 08:15:4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对赌上市失败的北京怡和嘉业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和嘉业)试图通过闯关创业板IPO,但难言顺利。

怡和嘉业的盈利能力不稳定。2020年,受疫情影响,公司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呈现爆发式增长,超过2亿元,但在2021年,净利润下降幅度达36%。

怡和嘉业高度依赖经销模式,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经销模式下的收入占比超过90%。然而,公司经销商队伍并不稳定。报告期,共新增经销商1197家、退出1314家。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无论是经销商还是供应商,怡和嘉业都出现异常,不少经销商、供应商刚成立不久就与公司展开合作,部分经销商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

备受关注的是,怡和嘉业第一大客户3B公司,拥有美国及加拿大独家代理权。在国际贸易形势日趋复杂的情况下,独家代理的大客户存在较大风险。

公司还存在专利纠纷,虽然暂时达成了和解,但风险并未消除。

本次IPO,怡和嘉业拟募资7.38亿元,其中拟将2亿元募资补充流动资金。然而,公司并不缺钱,在派发超4000万元红利后,在基本上无债务的情况下,公司还将2.72亿元闲钱用于理财。

大客户不稳经营现金流剧降

较高的盈利能力是一家公司冲击IPO的底气,怡和嘉业本次IPO底气有些不足。

其实,怡和嘉业早就有闯入资本市场的计划。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5年3月,怡和嘉业引进外部股东中兴合创等投资方之时,中兴合创与怡和嘉业及当时的股东进行了上市对赌。2018年12月,怡和嘉业实施减资,原因就是,回购中兴合创对公司全部出资的注册资本24.0842万元。公司解释,其在2018年未能满足合格上市条件,中兴合创按照约定要求主要创始股东承担回购义务。不同的是,主要创始股东并未回购,而是改由怡和嘉业回购。

时隔2年,2020年12月31日,怡和嘉业的IPO申请获得受理。不过,其IPO进程有些缓慢,公司多次接受现场检查,因为规范性问题而进行整改。到今年4月14日,公司刚刚完成第三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怡和嘉业2018年未能满足合格上市条件,其中一个重要条件,可能就是经营业绩。2017年、2018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07亿元、0.25亿元,累计净利润低于5000万元。

2019年,怡和嘉业实现营业收入2.58亿元、净利润0.3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6.37%、55.39%,较为正常。

不正常始于2020年。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0亿元,同比增长117.29%;净利润为2.2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2.1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87.23%、523.40%。

在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63亿元,同比增长18.20%。而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46亿元、1.35亿元,同比下降36.07%、38.29%。

公司解释称,2020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大幅增长,源于新冠疫情影响,其疫情相关产品市场需求大幅增加。2021年,疫情防控形势趋于稳定,公司疫情相关产品需求下降。

不过,公司营业收入却仍然在增长,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大幅下降,二者完全背离。

此外,2021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04亿元,同比下降60.96%,降幅之大也让人意外。

怡和嘉业的大客户稳定性存疑。报告期,除了2020年,公司第一大客户均为3B公司,这是一家老牌且设立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公司。2010年开始,怡和嘉业就与3B公司开展合作,且3B公司拥有怡和嘉业在美国及加拿大独家经销权。

近年来,全球贸易形势日趋复杂化,3B公司能否持续与怡和嘉业开展合作,能否持续充当第一大客户,均存在变数。

多家客户供应商刚成立即合作

客户、供应商,是一家公司产业链经营基本,如果客户与供应商不正常,公司的经营业绩也难保不失真。怡和嘉业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

怡和嘉业以经销商模式为主,且采用买断式经销。报告期,经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4.86%、95.02%、99.26%、98.82%。

公司称,经销商数量较多、地域分布较为分散,公司主要以合同或订单的形式与经销商开展交易,仅与部分经销商签订长期合作协议,亦没有通过协议约束经销商专门销售公司产品,存在无法与经销商保持长期稳定合作关系的风险。此外,公司未向经销商收取押金保证金,导致公司对经销商的管控力度减弱。

实际上,公司的经销商队伍并不稳定。报告期,公司境内外经销商数量分别为668家、639家、719家、540家,2021年上半年净减少179家。

具体来看,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新增经销商285家、281家、398家、233家,共计新增1197家。同期,退出的经销商为274家、310家、318家、412家,逐年增长,2021年上半年退出数量突然增多。

对此,怡和嘉业称,公司主要经销商较稳定。不过,报告期,公司前五大经销商并非专门销售其产品,而是同时销售多家公司产品,且不少是同行产品。

此外,主要经销商北京畅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畅德科技)、北京健上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和杭州赢福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与公司存在关系。如畅德科技股东、法定代表人刘体伟,间接持有怡和嘉业股权,于2018年从怡和嘉业离职。今年2月中旬,又入职公司。今年1月,其已不在畅德科技任职。

备受关注的是,怡和嘉业经销商存在成立不久就与其合作的异常情形。

公司医用产品前五大客户之一的SARL Sebbene,成立于2016年3月,当年6月就与公司开展合作。郑州仁和新兴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1月,2月就与公司合作,且其注册资本只有106万元。Bayard Medical于2017年1月成立,12月开展合作,注册资本更是只有1000欧元。

除了经销商异常外,怡和嘉业的供应商也存在异常。公司主要供应商东莞市好仕康塑胶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科瑞康实业有限公司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公司子公司西安叶尼塞电子对东莞市好仕康塑胶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0%,公司离任董事刘明宇担任深圳市科瑞康实业有限公司董事。

与经销商一样,怡和嘉业也存在与8家刚成立不久的供应商开展合作的情形。如江苏巨贸康万家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于2018年5月成立,2019年6月开展合作,但并未持续合作。惠州市鑫瑞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2020年4月开展合作,当期采购金额为174.48万元。东莞市嘉泰精密科技有限公司于2020年8月成立,2021年3月开展合作。

曾涉嫌帮助董监高逃税

怡和嘉业本次募投项目也受到质疑。

本次IPO,怡和嘉业打算募资7.38亿元,其中1.9亿元用于“年产30万台呼吸机及350万套配件”项目,1.57亿元和1.91亿元分别用于“营销网络及品牌建设项目”、“医疗设备研发中心项目”,剩余2亿元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募投项目全部使用募资完成。

从上述募投项目具体使用募资情况看,使用募资最多的是补充流动资金。

对于上述项目,市场也有质疑。截至2021年6月底,怡和嘉业拥有单水平睡眠呼吸机产能、双水平睡眠呼吸机产能、双水平肺病呼吸机产能分别约为5.54万台、1.72万台、5.05万台,合计产能约为12.31万台,即使加上新增医用条线呼吸机产能393台,最终也仅有12.34万台产能。

报告期内,除了2020年各产品产能利用率提升至130%左右之外,2018年产能利用率维持在74%-90%之间,尚有提升空间,2019年和2021年上半年的产能利用率基本达到饱和,而若募投项目全部投产,公司呼吸机产能则将提升约143.11%。届时,至少是在短期内,产能消化存在难题。

在深交所第三轮问询中,也对此提出了质疑,要求公司说明相关募投项目的必要性及合理性。

使用募资补充流动资金似乎更无必要。截至2021年6月底,怡和嘉业账面货币资金1.05亿元,还使用了2.72亿元闲钱购买了理财产品。与之对应的是,公司基本上没有债务。据此判断,公司并不缺钱。

在IPO之前及期间,怡和嘉业还向股东派发了现金红利。2020年,公司实施每10股派发红利40元的利润分配方案,共向股东派发红利1204.77万元。与此同时,公司以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形式增加股本约4000万多股,转增后总股本达4800万股。

2021年3月,公司实施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6元的分红方案,共计向股东派发红利2880万元,至此,近两年,怡和嘉业共计派发红利4084.77万元。

大举派发现金红利,也足以说明公司并不差钱。据此,市场也在质疑公司有圈钱嫌疑。

值得一提的是,怡和嘉业内控不足,曾存在涉嫌帮董监高偷逃税款的行为。

在招股书中,怡和嘉业坦承,2018年度至2020年度,公司曾存在将应付给部分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部分薪酬支付到其近亲属(友)的个人账户,即近亲属(友)为董监高代领部分薪酬。如此操作,涉嫌助力董监高逃税。

怡和嘉业称,2021年1-6月,经过规范,公司已不存在董监高薪酬由他人代领的情况,2020年11月已经全部终止了相关人员代领薪酬安排。2020年12月,公司上述涉及代领薪酬的董监高已经缴纳报告期内的代领薪酬涉及的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合计141.90万元。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