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安培龙IPO前8机构密集入股   依赖美的集团对赌失败实控人两次赔偿

安培龙IPO前8机构密集入股   依赖美的集团对赌失败实控人两次赔偿

2021-11-29 08:36:0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IPO前争相入股以分享上市盛宴,深圳安培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培龙)可能难以达到一众资本预期。

2004年,邬若军、黎莉夫妇等出资百万创立安培龙的前身安培盛,2015年,公司完成股改。2018年开始,安培龙接连迎来知名资本入股,通过参与增资、股权受让,8家机构提前潜伏。与此同时,被资本裹挟的安培龙也加速向资本市场冲击。

借助资本力量,近两年,安培龙的经营业绩实现了高速增长,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接连倍增。然而,应收账款不断攀升,经营现金流与净利润背离,公司实际盈利能力成色不足。

安培力对知名家电企业美的集团存在一定程度依赖。2018年,美的集团向其采购出现异常,直接导致安培龙业绩不及预期。

一个有点诡异的现象是,安培龙的两家重要供应商,在刚刚成立就为其供货,并形成长期合作关系。这期间,是否存在某种利益关联?

股权密集变动7基金悄然入股

资本推动,安培龙加速冲向资本市场。密集变动的股权,7家基金悄然入股,预示着一场资本盛宴即将开席,但最终能否如愿,是个未知数。

安培龙是一家小型企业,2004年成立之时,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邬若军、黎莉夫妇出资85万元,李学靖出资15万元。2011年,公司首次迎来外部机构股东,宁波长盈粤富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长盈投资)入股。2015年,公司实施股改。此时,股东增至9名,陈旭明、李璐、陈志新、高国亮出现在股东名单中,长盈投资以15.44%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二大股东之位。还有一家机构股东瑞航投资,系员工持股平台。

平静三年后,安培龙的股权结构变动突然异常频繁。

2018年7月,安培龙实施增资扩股,新增股本526.3158万元,南海成长、同创伟业分别认购368.4211万元、157.8947万元。

5个月后,公司股权结构发生变动。通过协议受让方式,南海成长以840万元价格受让李学靖持有的安培龙1%股份。

也是在这个月,自然人股东陈旭明将其所持安培龙1%股权以840万元价格转让给西博叁号。

此外,2018年9月,安培龙的实际控制人邬若军将其所持1.6%股权以16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西博叁号。这笔交易于2019年5月完成。

2019年10月,股东李学靖、陈旭明与创东方富饶、创东方富龙签署协议,约定创东方富饶、创东方富龙分别以1853.1270万元、199.899万元受让李学靖持有的安培力1.9610%股权、0.2115%股权,同时,创东方富饶以781.983万元受让陈旭明持有的安培力0.8275%股权。

2020年9月,自然人股东陈志新将其所持安培龙1%股权以10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高新投创投。当月,邬若军、陈志新分别将其所持安培龙0.3450%股权、0.6550%股权以 362.2616万元、687.7392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保腾创投。

2020年10月,安培龙增资扩股,新增股本150.7177万元,由中移创新以现金认缴。

至此,2018年以来,已有包括南海成长、同创伟业、西博叁号、创东方富饶、创东方富龙、高新投创投、保腾创投、中移创新等8家机构入股安培龙。除了高新投创投外,其余7家均为私募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机构均与安培龙的实际控制人邬若军签署了对赌协议,对包括业绩、上市等进行了约定。

由此可见,安培龙的快马加鞭式冲击A股,是受资本裹挟的。基金等机构追求短期利益,其入股是奔着上市而来,对提升安培力的经营质量、业务发展、技术革新等影响不大。一旦顺利上市,解除限售后,基金就会择机退出,势必影响股价稳定性。

依赖美的集团业绩对赌失败

8家机构在IPO前带着对赌协议入股,实际控制人邬若军曾因对赌失败,而不得不予以按照协议进行赔偿。

2019年9月,邬若军与同创伟业、南海成长、安培龙共同签署增资扩股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邬若军以零对价的方式分别向南海成长转让0.7%股权、向同创伟业转让0.3%股权,以此作为股份补偿。2019年10月,邬若军与西博叁号签署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约定邬若军以零对价的方式向西博叁号转让0.168%股权。

连续两次以股份进行补偿,原因是安培龙经营业绩未达到预期,邬若军对赌失败。

根据对赌协议,邬若军承诺,2018年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不低于0.50亿元。实际上,当年,安培龙实现的净利润为0.11亿元、扣非净利润0.05亿元,远低于业绩承诺数。

邬若军业绩对赌失败,源于安培龙对第一大客户美的集团的销售出现了意外。

公司称,2018年下半年,受宏观经济下滑,产品发出后未确认等因素,公司向美的集团未达到预期,导致业绩低于预期。

根据招股书,安培龙与美的集团合作已有10多年,2018年以来,美的集团一直是公司第一大客户,合作产品包括PTC热敏电阻、NTC热敏电阻及温度传感器。安培龙主要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取得美的集团订单。安培龙的客户集中度较高。2018年至今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公司对前五大客户销售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41.37%、50.86%、44.20%、49.36%,接近一半。其中,公司向对第一大客户美的集团销售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0.26%、33.60%、26.81%、25.22%,今年上半年占比最低,也贡献了安培龙四分之一的营业收入。

可见安培龙对美的集团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依赖,由此隐藏的风险不言而喻。此外,公司对美的集团销售的产品价格和销量存在下降风险。

安培龙称,根据报告期内美的集团的招投标政策及历史交易规律,美的集团每次采购招投标时的拦标价一般低于招投标前的采购价格,通过招投标和议价流程达成的采购价格一般会较之前有所降低。因此,对于已有交易的产品,公司对美的集团销售的产品价格持续下降的风险较大。今年,公司销售的温度传感器占美的集团整体采购份额相比2020年度下降,后续销量亦存在下降风险。

净利倍增经营现金流净流出

依赖美的集团,安培龙的持续盈利能力存在风险。而公司已经实现的经营业绩,似乎存在水分。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安培龙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1亿元、4.18亿元,同比增长35.44%、19.20%,均为快速增长。加上2018年,近三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复合增长率达27.20%。

净利润的增速更快。2019年、2020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60亿元,同比增长143.05%、120.69%。扣非净利润为0.28亿元、0.5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47.11%、92.07%。

表面上,这些数据较为漂亮。然而,与净利润数据不相匹配的是,公司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2018年至2020年,安培龙的经营现金流分别为净流出0.39亿元、0.08亿元、0.08亿元,与净利润背道而驰。

与之相关的是,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6890.94万元、1.11亿元、1.30亿元,今年上半年增长至1.38亿元。公司称,其主要客户为国内外家电、通信、工业控制领域以及汽车、医疗等领域知名企业或知名品牌的制造商,信用状况较好。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回款情况总体良好。不过,由于公司应收账款的回款周期较长,同时2018年末和2019年末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佛山中格威存在部分应收账款未能收回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还是2018年,安培龙将全资子公司东莞安培龙使用的土地和房产出售给东莞市清溪经济发展公司,取得了固定资产处置收益1178.71万元。而在当年,公司净利润也只有0.11亿元。

今年上半年,安培龙实现营业收入2.57亿元、净利润0.29亿元、扣非净利润0.28亿元,接近去年同期一半。而其经营现金流终于转正,为0.05亿元,但与净利润还存在不小差距。

除了持续盈利能力存疑外,安培龙的供应商也存疑。

今年上半年,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中,桂阳宏盛电子有限公司(简称宏盛电子)、桂阳鹏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鹏辉电子)分别为安培龙第三、四大供应商,合作方式主要是委外加工及线材等。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跻身安培力前五大供应商之位的宏盛电子、鹏辉电子,分别成立于2018年、2020年。其中,宏盛电子主要从事线束等产品组装加工业务。2018年成立,当年就向安培龙供货,并在今年上半年成为其第三大供应商。鹏辉电子成立于2020年,当年3月10日就与安培龙签署外加工协议,并在今年上半年成为安培龙的第四大供应商。

刚刚成立的新公司,转眼之间就成为前五大供应商,让人有些意外。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