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北京国颜承办69届环球小姐赛事构筑产业闭环 以“选美育美创美”三者结合助推颜值经济

北京国颜承办69届环球小姐赛事构筑产业闭环 以“选美育美创美”三者结合助推颜值经济

2021-11-15 08:02:4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黄聪

“选美大赛目前更倾向于一些颜值高、学历高的选手。”11月12日,刚从厦门举办的第69届环球小姐中国区总决赛赶回武汉的方奕,接受了长江商报记者独家专访。

方奕是北京国颜文化科技集团董事长,他的公司承办了此次环球小姐湖北赛区的比赛。“美”需要内外兼有,方奕拒绝过度医美、整形,据介绍,国颜主办以大学生为主要参赛者的选美盛事。

身材魁梧、干练爽利的方奕丝毫看不出已到天命之年,言谈间颇有播音主持的范儿。他向记者透露,环球小姐湖北赛区的比赛一度无人接盘,他仅用21天时间完了该赛区的全部工作,还因此倒贴了几十万元。

在决定举办比赛前,方奕已经知道要“亏本赚吆喝”,只能向“颜值经济”下游产业转型。在他的计划中,要打通校园选美、女性教育、发展规划等关键环节,构建美丽产业闭环,将“选美”“育美”“创美”三者进行融合,从而实现学员在职场和家庭中的“完美”人生。

21天完成环球小姐湖北赛区比赛

选美比赛从凤毛麟角,到犹如过江之鲫,在当今已不足为奇。

特别是,当前各种选美赛事名目繁多,而且名头极大,“环球小姐”、“世界小姐”、“国际小姐”、“国际旅游小姐”、“世界旅游小姐”、“环球生态旅游小姐”……

而这背后也为主办方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利益,有统计显示,选美行业一般情况下的利润率保持在30%至35%。

如果是“世界顶级”选美比赛,仅赞助商冠名费一项就能达到上千万元,再加上出售电视转播权及比赛现场广告牌、门票、版税以及其他各项收入在内,总收入不菲。

然而,随着各类“世界级”赛事轮番上演,选美比赛的经济效益大打折扣,曾经的30%利润率已成往事。

北京国颜文化科技集团(简称“国颜集团”)承办了第69届环球小姐中国区大赛湖北赛区的比赛,国颜集团董事长方奕向长江商报记者坦言,由于选美赛事太多,对于公众而言产生了审美疲劳,而且在疫情防疫常态化之下,环球小姐湖北赛区的比赛一度无人接盘。

“我们集团与环球小姐中国区主办方10月8日才签约,到10月29日整个比赛结束仅用了21天时间,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方奕说。

一场大型选美比赛从项目启动、合作签约、大众报名、选手培训,以及复赛决赛等,通常多达半年,少则三个月。方奕说,虽然时间紧凑,而且是该集团第一次举办国际性选美赛事,但该有的环节并未拉下。

对于一场商业比赛而言,国颜集团此次举办的选美比赛并未给集团带来直接的商业利益,方奕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作为主办方,在21天内将全部精力用在了选手选拔、活动组织等方面,已无法寻找到合适的企业赞助商,本届比赛直接“裸奔”,“我们集团还倒贴了几十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第69届环球小姐中国区大赛湖北赛区总决赛冠名为“普玥缇医美杯”。

工商信息显示,“普玥缇”全称为武汉普玥缇医疗美容门诊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5月,经营范围主要是医疗美容服务。

方奕解释称,普玥缇为国颜集团旗下参股公司,“此次活动都是集团自掏腰包,本届选美大赛没有现金奖励,给获奖选手的奖品均为普玥缇的代金券,这点让我有些惋惜。”

反对过度医美、整形

实际上,随着“颜值经济”不断走热,医美逐渐成为部分人爱美人士的“刚需”。

而且,随着民众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和医美消费渗透率的不断提升,医美市场增长潜力和行业红利巨大。

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约1975亿元,预计到2023年其市场规模将达3115亿元。

不过,“颜值经济”崛起下,一些医美乱象成为行业发展掣肘,特别是对于崇尚“自然美”“天然美”的选美比赛来说,医美机构出品的“人造美”显得格格不入,有的比赛甚至成了“一场整容医生的较量”。

让普玥缇成为冠名方是否符合选美比赛的活动宗旨?面对长江商报记者的疑问,方奕介绍,在冠名前集团也有考量,普玥缇是一家轻医美机构,主要涉及皮肤护理等项目,与整容整形并不相同。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适当对面部进行保养、护理,我们是赞同的,但强烈拒绝过度医美、整形。”方奕介绍,此次参加湖北赛区的选手,都要填写报名表,其中特别注明是否做过医疗整形,选手需要签字保证真实性。

第69届环球小姐中国区大赛湖北赛区秘书长林文俊则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比赛现场有专家级人士进行观察、目测和手摸,一旦发现有整容的选手会坚决劝退。

张译予是湖北赛区亚军,也是一位“网红”,她反对过度整容,并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追求高颜值,但用整容追求颜值非常肤浅,而一些正常的护肤可以让人更有亲和力。

11月2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依法整治制造“容貌焦虑”,将容貌不佳与“低能”“懒惰”“贫穷”等负面评价因素作不当关联,或者将容貌出众与“高素质”“勤奋”“成功”等积极评价因素作不当关联等各类医疗美容广告乱象。

方奕表示,近期我国对于医美行业整体监管趋严,在医美广告监管趋严的当下,部分医美器械质量好、专业人才水平高的机构价值将凸显,提升医美行业整体的社会信任度,带动更多的潜在医美需求。

方奕提醒,消费者进行“颜值消费”应选择正规渠道、机构,而且要保持消费适度、客观理性。

揭露选美行业“黑幕”

“美”如何定义,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作为商业性浓厚的选美比赛,公正、公平性一直是舆论质疑的问题。

通常来讲,选美比赛初选期间没有什么“潜规则”,参赛者长相好看、身材匀称、气质优雅,有一定的表达能力,多数都能入围。

但随着比赛的不断深入,得到主办方的认可、有更多的财力,会给选手“加分”不少,也就形成了行业“潜规则”,选美乱象丛生被公众诟病。

有报道称,一位圈内人士表示,选美跟影视行业一样,有自己的圈子,这个圈子其实是一个小圈子,大家彼此知根知底。如今选美比赛名目繁多,良莠不齐,赞助商捧“角儿”,选手找人出钱买名头,这类情况在一些比赛中时有发生。

方奕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有一场不便提及的选美比赛中,初赛还是正常进行,但是到了决赛时,主办方规定50%的分数来自网络投票,现场打分和考勤、培训打分各占30%和20%。

“由于这场选美并未对大众媒体开放,外界无法获知选手的更多信息,无法网络投票,最终只有依靠选手‘刷票’。”方奕透露,有的选手甚至花费20万元来刷名次,刷票的费用多数落到了主办方的手里。

方奕说,还有选美比赛依靠有偿培训,甚至直接贿赂等方式“捞金”,“这些都背离了选美的初衷,是我们不耻的行为。”

方奕并不反对网上投票,“但是要科学,除非是把所有选手放在大的平台上,例如在卫视台充分展示,而且分值里面只能占到10%到20%的权重比,现场评委打分要占到60%以上,其他权重由考勤、训练等分享,这样才能保证比赛相对公平。”

方奕介绍,环球小姐湖北赛区的选手都是在武汉部分大专院校中挑选的,其中学生占比超过95%。“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性,包括报名、培训等所有环节都是免费的。”

16岁的张诗青(化名)来自武汉的一所旅游学校,此次比赛获得了一个单项奖,她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参加环球小姐湖北赛区经过了学校推荐,“我们学校一共有3个人进入了复赛,最终包括我在内,有两个人获得了单项奖。”

张诗青说,参加选美比赛家人都很支持,是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不仅增长了见识,还让自己更有自信,我的理想是到航空公司工作,还得努力学习文化知识。”

破解高颜值、低学识短板

事实上,在参与了众多选美比赛后,方奕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选手文化素养普遍不高。

“这些来自大专院校的选手,很多学习艺术,形象气质好,专业也好。此次选美比赛,由于时间问题关系,内在的考量稍微简单了一点。”方奕谈及自己的感受时表示,她们多数平时文化积累比较少,对时尚的了解也不尽然,而且对时事的关心程度也十分缺乏,部分选手知识面拓展,对人生的思考,对临时发生事件的分析能力还有待提高。

在湖北赛区选手的培训环节,主办方邀请了一位大学教授讲授《楚辞》内容,“从选手的上课态度来看,她们对‘深奥’的《楚辞》兴趣并不大。”方奕说。

方奕分析称,这些95后、00后,因为先天条件好,惹人喜爱,各种机会纷至沓来,自身的精力疲于应付,心态上会觉得没有必要涉猎更多的知识和文化积累,以及在阅读和写作上其他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造成了一些认知的“短板”。

“选美大赛目前更倾向于一些颜值高、学历高的选手。”方奕介绍,此次湖北区比赛冠军来自武汉体育学院,不仅身高很高,气质、谈吐等各方面都出类拔萃,“不过由于疫情未能参加全国比赛,最终湖北赛区也只拿下了一个单项奖。”

而且,这几年选美比赛在走下坡路,选手变现、扬名的渠道也比较多,“我们现在关心的是有创新意识的选美,特别是往线上转型的,怎么把线上、线下的选美联合企业。”方奕表示。

“美”需要内外兼有,很多学校也在加重对学生内在才华和修为方面的培养。方奕表示,国颜主办以大学生为主要参赛者的选美盛事,除重点关注选手的个人成长、持续为选手赋能外,还将精心打造获奖者个人IP、合理规划其职业生涯。为此,国颜集团将倾力打造颜值生态圈,打通校园选美、女性教育、发展规划等关键环节,构建美丽产业闭环,促进颜值更具价值,助力女性成就完美人生。“接下来,国颜还将举办世界夫人华中区大赛。”

第69届环球小姐中国区大赛湖北赛区选手与评委合影。本组图片 国颜集团供图

选美佳丽正在比赛中。

湖北赛区前三甲合影。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