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浙商银行配股募资180亿被质疑“割韭菜”   回A两年股价破发40%业绩增速放缓

浙商银行配股募资180亿被质疑“割韭菜”   回A两年股价破发40%业绩增速放缓

2021-11-08 07:06:2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蔡嘉

回A不到两年时间,浙商银行(601916.SH、2016.HK)再次启动了百亿级别的融资方案。

日前,浙商银行披露配股方案,该行拟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配售不超过63.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8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与其他实施配股的银行不同,已经实现A+H两地上市的浙商银行,本次配股将在A股和H股两地同时实施。长江商报记者按照募资规模上限粗略计算,浙商银行此次配股价格若在2.82元/股,较其目前A股股价折价17.5%,但较H股股价溢价11%。

由于本就存在AH溢价,且配股这一方式一直存在“强制性”以及摊薄中小股东权益的争议,浙商银行的募资方案一出立即引发市场质疑。

包括此次配股以及A股IPO在内,近两年浙商银行累计融资规模将达到305.97亿元。但在A股上市后,浙商银行一直处于破发的窘境,目前股价仍跌破A股IPO发行价40%。

不仅如此,浙商银行的经营业绩表现在上市股份行中并不亮眼。今年前三季度,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04.16亿元,同比增长14.69%;净利润105.78亿元,同比仅增长4.28%。相较于疫情而言,依旧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本就依靠净利润进行资本留存的浙商银行,随着业绩增长放缓,风险加权资产持续扩张,其也面临着资本补充压力。截至今年9月末,浙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3%、9.51%、8.45%,达到A股上市后最低水平。

存AH溢价两地同步配股融资引争议

事实上,对于配股募资这项再融资工具,市场争议一直较大。一方面,是因其自身带有的“强制性融资”特征,市场上时常会有“稀释中小股东权益”等声音出现。但另一方面,配股价格相较于市场价的折扣力度,以及上市公司对于股东的回馈力度,对于投资者而言也具有较大的吸引力。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自去年江苏银行启动配股,配股这一融资方式时隔七年再次现身上市银行。目前,除了浙商银行之外,无锡银行也推出了配股方案,计划募资20亿元,募资规模远低于浙商银行。

根据浙商银行的配股方案,该行拟按照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全体A股股东和H股股东配售,配售股份数量不超过63.8亿股,其中A股和H股分别配股不超过50.14亿股、13.6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8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与其他实施配股的上市银行不同,浙商银行已经实现A+H两地上市,且本次配股将在两地同时进行配售。由于其A股和H股股价存在价差,浙商银行配股价格的确定自然引起市场高度关注。

根据配股方案,如果按照募资规模及配股数量上限计算,浙商银行的配股价格约为每股2.82元。截至11月5日收盘,浙商银行A股股价为3.42元/股,H股股价3.08港元/股,折合人民币约为2.53元/股。

以此计算,浙商银行的配股价格相较于A股股价折价约17.5%,但较其H股股价溢价11.46%。换言之,假设按照同样的价格进行配股,浙商银行港股股东将以高出市价11%的标准参与此次募资,此份配股方案一出,浙商银行也被市场质疑是在“割韭菜”。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浙商银行H股IPO,发行价格3.96港元/股,募集资金114.2亿元。2019年浙商银行回A,发行价格提升至4.94元/股的,募集资金净额125.97亿元。

由于存在AH溢价,A股上市首日,浙商银行就跌破发行价,目前股价依然低于发行价四成左右。

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如果本次配股顶额募资完成,回A两年间浙商银行累计募资规模将达到305.97亿元。赴港上市以来,浙商银行除了IPO募资之外,还相继完成了境外优先股发行、定向增发的再融资,包括本次配股在内,累计融资规模也将达到486亿元。

从其分红力度来看,2015年至2017年,浙商银行分别派发股利23.35亿元、30.53亿元、31.82亿元,合计85.7亿元。2018年该行未进行现金分红。A股上市后,2019年和2020年浙商银行分别进行现金分红(含A股及H股)51.04亿元、34.24亿元,合计85.28亿元。

利润增速不及同行不良率回升至1.52%

随着信贷规模的不断扩大,风险加权资产的增长,多家上市银行在业务发展的同时面临资本压力。

日前,浙商银行披露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浙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04.16亿元,同比增长14.69%;净利润105.78亿元,同比增长4.28%。其中,前两个季度该行净利润增速都仅在1%左右,第三季度净利润37.27亿元,同比增长10.63%。

这份业绩报告在上市股份行中表现并不突出。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平安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分别高达30.1%、23.45%、22.21%,光大银行、华夏银行、中信银行等净利润增速也在10%之上。

疫情前,2019年前三季度,浙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44.03亿元,同比增长25.04%;净利润112.39亿元,同比增长14.01%。与之相比,今年前三季度该行营收虽然提升,但利润端水平却在下降。

拆分来看,今年前三季度,浙商银行利息净收入和非利息净收入双双提升,分别为309.78亿元、94.38亿元,同比增长12.22%、23.61%。但同时,该行投资收益31.35亿元,同比下降超五成。

报告期内,浙商银行计提信用减值损失还在增加,为169.91亿元,同比增长29.05%。在同期其他同行拨备计提力度放缓,利润逐步释放的情况下,浙商银行信用减值损失还在扩大,使得利润增速不及其他上市银行。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浙商银行在资产质量把控方面仍有较大的改善空间。

截至今年9月末,浙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99.8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7.24%;不良贷款率1.52%,较上年末上升0.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85.18%,比上年末下降5.83个百分点。

而2018年至2020年末,浙商银行不良率分别为1.2%、1.37%、1.42%,呈现出逐年提升的趋势。

浙商银行曾表示,该行不良贷款率、不良贷款余额以及逾期贷款近年来有所上升,主要是历史存量客户的风险暴露和加快出清,传统行业如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中的公司客户出现一些不良及逾期贷款。

主要依靠净利润进行内源资本补充的浙商银行,随着净利润增速放缓,同时加大贷款投放力度拉动风险加权资产增长,该行各层级资本充足率均有下降。

截至今年9月末,浙商银行资产总额近2.18万亿元,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1.3万亿元,较上年末分别增长6.25%、9.49%。

9月末,浙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3%、9.51%、8.45%,较上年末分别下降1.2、0.37、0.3个百分点。其中,该行资本充足率为自2016年赴港IPO以来的最低水平,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也与其A股上市前一年即2018年末的8.38%相当。

但浙商银行此前曾在上交所对其半年报监管工作函中作出回复,称该行资本充足指标的下降符合本行资本规划预期,并保留了一定的资本冗余,能够有效满足监管要求和内部管理需求。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