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广州农商行三季度罕见巨亏10.23亿   大幅计提拨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逼近红线

广州农商行三季度罕见巨亏10.23亿   大幅计提拨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逼近红线

2021-11-01 07:57:1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近万亿规模的广州农商行(1551.HK)已经黯然失色。

今年前三季度,广州农商行实现净利润26.37亿元,同比下降38%。其中,在前两个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10.17%至36.6亿元的情况下,第三季度该行净利润为-10.23亿元,罕见出现亏损。

大幅计提拨备,提升风险防御水平,同时加大不良债券处置力度,被广州农商行视为业绩骤降的主要原因。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自筹备回A以来,广州农商行高管层“地震”。去年年末A股IPO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却主动撤回申请,此后广州农商行发布的业绩报告接连不及市场预期。

今年3月,随着广州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蔡建到任,广州农商行董事长一职时隔一年多终于补足。近日,广州农商行再迎原广州银行高管李亚光,出任该行副行长一职。

上述系列人事变动,不免令市场与该行大幅出清不良,甩掉前任“包袱”联系在一起。值得一提的是,蔡建到任后不久,广州农商行推出定向增资内资股及非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的方案,目前该行正在推进本次融资。

截至今年9月末,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7%、9.63%、8.04%,较上年末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逼近监管红线。

三季度由盈转亏资本充足率持续下滑

主动撤回A股IPO的十个月多以来,广州农商行经营状况持续滑坡。

日前,广州农商行披露三季度业绩情况。今年前三季度,广州农商行实现净利润26.3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42.6亿元下降逾38%。截至三季度末,广州农商行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9817.06亿元、9140.98亿元,距离万亿规模更进一步。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随着疫情影响逐步消退,今年以来商业银行拨备计提力度减轻,以上市银行为代表的行业优质资产年内业绩表现均可圈可点,而作为全国第三大农商行的广州农商行,在同业之中的表现依旧处于落后状态。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截至10月29日,已披露三季报的41家上市银行中,除了浦发银行和民生银行之外,其余39家银行前三季度净利润均取得正增长,其中14家增速超过20%,31家增速超过10%。

广州农商行业绩骤降近四成主要源于第三季度的亏损。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117.96亿元,同比增长0.02%,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净利润36.6亿元,同比增长10.1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3亿元,同比增长1.43%。

以此推算,今年第三季度,广州农商行净利润为-10.23亿元,上年同期,该行净利润为盈利11.38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6月,广州农商行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广州地区首家上市银行,此后不久筹划回A,此时的广州农商行盈利能力逐年增强。

数据显示,2016至2019年,广州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2.03亿元、134.87亿元、204.03亿元、236.57亿元,归属于该行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0.26亿元、57.09亿元、65.26亿元、75.2亿元。

不过,在疫情的冲击下,2020年广州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12.18亿元,同比减少10.3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81亿元,同比减少32.43%,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在全国10家上市农商行中(A股及H股)均为垫底。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去年A股上市折戟,两地融资渠道扩容遇阻,同时盈利能力趋弱,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持续承压。

截至2020年末,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56%、10.74%、9.2%,较上年末分别下降1.67、0.91、0.76个百分点。

今年9月末,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7%、9.63%、8.04%,三项指标较上年末继续下降,且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

年内两名原广州银行高管到任

虽然未披露具体各项指标,但对于前三季度业绩骤降,广州农商行也作出了相应解释,称主要是该行大幅计提拨备,提升风险防御水平。同时该行第三季度加大不良债券处置力度,同步消耗了部分财务资源。

“伴随本行业务稳健发展,预计2021年全年盈利能力将持续稳步提升。”广州农商行对全年业绩依旧抱有信心。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受减费让利等因素影响收入规模下降的同时,去年广州农商行加大资产减值力度,全年信用减值损失78.52亿元,同比增长10.93%,使得该行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

2020年末,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81%,较上年末上升0.08个百分点,也是该行自2016年之后不良率再次回升至1.8%以上。

今年上半年,由于核销不良贷款减少,广州农商行计提信用减值损失38.27亿元,同比减少23.1%,带动净利润增速回正。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25.42亿元,同比减少30.59%;金融投资减值损失8.03亿元,同比减少18.25%。

截至6月末,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1.77%,较上年末减少0.0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54.05%,较上年末减少0.8个百分点。

近两年经营业绩表现不佳,与广州农商行高管层持续动荡不无关系。2019年8月,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被查,该行董事长职位一直空缺。直至今年3月末,广州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蔡建正式获得广东银保监局批准,出任广州农商行董事长一职。

日前,广东银保监局核准了李亚光的广州农商银行副行长任职资格。李亚光曾此在广东银行系统工作多年,先后供职于广州城市信用合作社、广州市商业银行、广州银行。调任广州农商行前,李亚光为广州银行副行长。

年内迎来两名原广州银行高管到任,有市场人士分析,广州农商行三季度加速出清不良资产,与其人事变动有一定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蔡建上任后不久就提出了广州农商行将用3年时间实现资产规模及特色业务指标稳居全国农商行前列、成为全国农商行排头兵的愿景。广州农商行随后启动了定向增资内资股及非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的融资方案,目前这一融资方案已经获得证监会受理。

在新任领导班子的带领下,这家近万亿规模的农商行能否顺利崛起,时间将给出答案。

●长江商报记者 蔡嘉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