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新东方等三教培巨头市值年内蒸发4388亿   “双减”落地校外培训市场面临大洗牌

新东方等三教培巨头市值年内蒸发4388亿   “双减”落地校外培训市场面临大洗牌

2021-07-26 07:19:5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编者按

旦夕之间,教培业的寒冬已至。7月24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意见)落地。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的三大教育巨头股价暴跌。新东方大跌54.22%,高途集团跌幅达63.26%,好未来跌幅超过70%,单日跌幅均超历史纪录,三家公司市值合计蒸发655亿元。

除上市公司之外,一批教育行业独角兽也被挡在上市门外。对此,业内分析,教育行业将会进入一轮深入洗牌期,一批上市培训教育上市公司将被清理,独角兽企业上市梦碎,小型机构或私人培训班也将面临淘汰。

多位教育界人士和学生家长一致认为,“双减”意见的出台对中国教育事业和孩子的成长将大有裨益,其社会利好效果会逐步显现。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视觉中国图

中概教育股惨遭重挫,进入至暗时刻。

美国东部时间,7月23日, 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的三大教育巨头股价暴跌。新东方(EDU.N)大跌54.22%,高途集团(GAOTU.N)跌幅达63.26%,好未来(TAL.N)跌幅超过70%,单日跌幅均超历史纪录。一夜之间,三家公司市值合计蒸发655亿元。

在7月23日盘前,摩根大通大幅下调新东方等中概股教育股目标价,并给予减持评级。其中,将好未来评级从中性降至减持,目标价从70美元降至7.6美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今年以来,新东方等三家教育公司股价跌跌不休,股价均跌至地板。如今,三家公司市值合计只有635亿元,较其高点时的5023亿元蒸发了4388亿元。

新东方等股价惨遭杀跌,与校外培训监管政策有关。

最新消息称,《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意见)已经落地。这意味着义务教育学科类校外培训行业将被大大压减,商业资本化将受到约束。

7月24日上午,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鸡娃”形势下,义务教育学科类校外培训是与一块十分诱人的大蛋糕,“双减”意见落地,蛋糕将变成馒头,行业洗牌在所难免。在其看来,新东方等具备一定规模的民办教育机构可能会在职业培训领域发力,整体前景不容乐观。

高途集团股价暴跌97.64%

50岁的陈向东或将面临人生的第二次抉择。

2014年初,陈向东辞去新东方执行总裁职务,随即创办了跟谁学(高途集团前身),他邀约了主要由来自新东方等著名教育培训机构和百度、阿里、腾讯、新浪、搜狐等顶级互联网公司的精英。彼时,与新东方有所不同,跟谁学一开始就注入了互联网基因,定位为在线教育。

跟谁学实现了快速发展。2015年3月30日,创建6个多月,跟谁学宣布A轮融资5000万美元,刷新了中国创业公司A轮融资纪录,估值达2.5亿美元。

2019年6月6日,跟谁学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是首家盈利的K12在线教育公司在纽交所上市。

不过,高速成长的跟谁学迎来了包括灰熊、香橼、浑水等多家机构做空,累计做空达16次,涉及财务造假、费用虚报、教师资格造假、学生人数等。对于这些质疑,跟谁学均予以反驳。

频频做空并未影响跟谁学的股价飙升。上市之初,跟谁学股价在10美元左右,去年5月26日,股价为31.02美元/股,今年1月27日,股价最高达149.05美元/股,市值飙升至253.39亿美元。

今年4月,跟谁学更名为高途集团。

好未来的前身是学而思,由张邦鑫创立。2002年,尚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的张邦鑫,与同学合伙创办学而思,从事中小学课外辅导。2007年,在北大读博士的张邦鑫退学,专心负责公司业务。2010年10月21日,学而思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国内首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小幼教育培训机构。2013年,公司更名为好未来。

上市以来,好未来股价整体上呈现上涨势头,今年2月16日,股价创新高,达到90.96美元/股,市值达181.77亿美元。

今年59岁的俞敏洪是从北大辞职后创业的,1993年,其创立新东方学校。2006年,新东方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相较于好未来和高途集团,新东方属于大型综合性教育培训集团,业务包括外语培训、中小学基础教育、学前教育、在线教育、出国咨询、图书出版等各个领域。

今年2月16日,新东方的股价为199.74美元/股,创历史新高,市值为339.89亿美元。

然而,今年以来,强监管来袭,尤其是针对K12赛道。今年6月1日,市场监管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新东方、学而思、思考乐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因为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被顶格处罚。此前,北京市场监管局对跟谁学、新东方在线、学而思、高思等四家头部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处罚。

随着监管趋严,反映在二级市场上的是股价大幅调整。今年3月12日,新东方分拆后,股价回落至17.64美元/股,随后是跌跌不休。7月23日,股价大跌54.22%至2.93美元/股,较今年2月16日下跌了85.33%。如今的市值只有50.22亿美元。

高途集团跟好未来也没有幸免,股价持续下行,7月23日,两家公司分别下跌63.26%、70.76%,股价分别跌至3.52美元/股、6美元/股,年内最大跌幅分别为97.64%、93.40%。

如今,新东方、好未来、高途集团的市值分别为50亿美元、39亿美元、9亿美元,分别较年初高点时的339.89亿美元、181.77亿美元、253.39亿美元减少289.89亿美元、142.77亿美元、244.39亿美元。换算成人民币,年内,三家公司合计4388亿元市值蒸发。

业绩回调转型不可避免

股价深度下跌,反映的是市场对“双减”意见出台后新东方等公司影响的解读。校外培训机构产业转型或不可避免。

实际上,2020年以来,包括新东方在内的多家校外培训机构经营业绩已经面临较大压力。

新东方,2020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4.13亿美元,同比大增76.31%,而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29亿美元,同比下降12.91%。

2020年度,好未来实现的净利润为-1.10亿美元,同比下降130.01%,上市10年来首次下降。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0.53亿美元,同比大增363.47%,但是,随着监管新政出台,今年能否实现业绩增长仍是未知数。

高途集团的烧钱模式难以持续。2019年,高途集团实现营业收入3.03亿美元,同比增长432.30%,净利润0.32亿美元,同比增幅高达1053.33%。

而在2020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0.92亿美元,同比增幅为236.89%,而净利润则为亏损2.13亿美元。今年一季度,其亏损金额就达到2.17亿美元。

在销售费用方面,2019年,高途集团投入1.49亿美元,2020年,猛增至8.91亿美元,今年一季度为3.48亿美元。

高途集团不断增长的销售费用主要为为扩大用户规模及提高品牌知名度增加市场推广费用,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薪酬增加。

显然,巨额销售费用吞噬了利润,是公司亏损的重要因素之一。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新东方、好未来及高途集团,均重点发力K12教育,尤其是好未来和高途集团。

今年5月21日,“双减”意见通过审议。7月23日,公开消息称,“双减”意见正式落地。这意味着,义务教育将强化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而义务教育学科类校外培训行业将被大幅压减,并将严禁过度资本化。

校外培训有着较大的市场需求,整治校外培训市场从2018年就已开始,成效并不十分明显,是否会“雷声大、雨点小”?

7月24日,有分析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从蚂蚁上市被缓、滴滴出行被查、腾讯等龙头均被调查事件看,监管层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会真抓实干。

在沈萌看来,校外培训新政的出台,可以和鼓励生育三孩联系起来,为家庭教育减负。

沈萌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校外培训是一个庞大的利益丰厚的蛋糕,尤其是义务教育学科类的校外培训。随着监管新政出台,市场必将面临重大调整,行业将面临大洗牌。在其看来,包括新东方、好未来在内的校外培训龙头,都将会进行产业转型。转型方向,可能为包括出国留学、文艺、特长等,还包括财会、法律等职业培训。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