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摩恩电气财务总监身兼三职或有内控风险 2亿关联交易解债压被疑利益输送

摩恩电气财务总监身兼三职或有内控风险 2亿关联交易解债压被疑利益输送

2021-05-24 07:55:2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李顺

摩恩电气(002451.SZ)这一带着浓郁家族气息的上市公司被深交所关注。

近日摩恩电气公布控股股东摩恩控股拟3.15亿元收购上市公司持有的摩恩租赁99.33%股权,同时增资上市公司子公司江苏迅达9378.48万元,摩恩控股需支付1.92亿元(刨去往来款)。同时上市公司向从未经营过原材料的摩恩控股采购铜原材料至多2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截止去年底摩恩电气短期借款余额为3.07亿元,而货币资金余额为0.7亿元,同期控股股东摩恩控股总资产4.16亿元,净资产2.24亿元,无论哪方除非借贷都没有实力单向付出资金。上述的安排像是被安排的一揽子交易,被质疑其中或涉及利益输送。

近三年摩恩电气关联交易不断或与摩恩电气家族企业起家有关。摩恩电气是由问泽鸿和问泽鑫两兄弟创立,两人配偶也曾担任董事,上市时一度持股合计超过七成,减持后目前仍持有约40%股权,问泽鸿和问泽鑫、问储韬虽然未再担任高管,但2019年起问泽鸿配偶朱志英妹妹朱志兰开始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

长江商报记者还发现同花顺显示目前摩恩电气高管一栏除了朱志兰以外仅有一人张勰,身兼董秘(2018年,上任时间,下同)、财务总监(2019年),其还是董事(2014年),其2014年起还担任运营总监是否辞去这一职务暂不确定,但作为十多年的老员工任职上述三重职务年薪一直仅为10.80万元,可谓罕见。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摩恩电气营收大增23.77%,而三费却大幅下降均远低于此前数值,5月18日深交所发函质疑公司或提前确收。

眼花缭乱的关联交易

摩恩电气债务压力一直较大。2018年公司资产负债率58.39%,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为1.02、0.49,近两年负债率有所下降,但短期借款在货币资金2倍以上。

摩恩电气子公司摩恩租赁一年多无新增租赁项目,5月8日,摩恩电气拟将所持摩恩租赁99.33%的股权以3.1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摩恩控股,摩恩租赁评估值较净资产增值140.15万元,其中最大的一项资产为摩恩电气应付摩恩租赁的往来款合计2.21亿元,系内部资金往来所形成的资金拆借。

上述交易,摩恩控股需支付增资款及股权转让款共计1.92亿元。这一关联交易被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质疑转让款收回风险,以及这其中的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为摩恩控股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

事实上近年来摩恩电气持续向控股股东出售资产回笼资金。摩鸿信息是摩恩电气于2018年1月出资1.3亿元设立,2019年3月6日摩恩电气将摩鸿信息100%股权作价1.28亿元转让给摩恩控股,(当年年初至披露日双方关联交易的总金额约为5.22亿元);去年12月底,摩恩电气作价1714.26万元将摩恩电工100%的股权转让给摩恩控股,去年投资收益增加1119.97万元,直接导致净利扭亏。

仅今年年初至今摩恩电气向摩恩控股借款1.45亿元。粗略估计近两年摩恩控股共耗资4.82亿元向上市公司购买资产及借款。

但同时实际上摩恩控股自身资金实力并不强。翻阅历年公告发现,截至2018年12月31日摩恩控股净资产993.66万元,通过一连串收购上市公司资产后,截止去年底摩恩控股总资产4.16亿元,2.14亿元,仅靠目前的资产甚至不足以支付上述1.92亿元资金,还需要融资或注资。

值得一提的是,5月8日,摩恩电气还公布一年内将向关联公司摩恩控股采购铜原材料,采购金额总计不超过人民币2亿元。而摩恩控股去年7月才新增金属材料销售业务。

摩恩控股成立于2014年10月,摩恩控股由问泽鸿(持股98.5%)、问璇全资持有,公告透露摩恩控股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其控股股东的资金投入,而摩恩控股持有较多物业及上市公司股权,可以融资。

一系列的关联交易似乎是“相互取暖”。截止一季度末,摩恩电气短期借款余额为3.07亿元,而货币资金余额为0.7亿元,向控股股东出售资产可以缓解债务压力。而摩恩控股要付出近2亿元资金,手头也并不宽裕。

多项财务数据被质疑

除了摩恩电气与控股股东之间眼花缭乱的关联交易,公司的财务数据也被质疑。

近年来摩恩电气总经理频繁换人,副总经理相继离职。而张勰身兼董秘(2018年,上任时间,下同)、财务总监(2019年),其还是董事(2014年),从2014年起担任运营总监,是否辞去这一职务不得而知。

资料显示,张勰毕业没多久2009年便任总经理秘书,后相继担任审计部经理、生产部经理、销售管理部经理、运营总监职务。张勰可谓全能型人才,不过近三年其工薪一直仅约为10万元,无任何持股。

有上市公司高管向记者表示,张勰一人身兼职务时间较久或有内控缺失的风险,并且市面上一般董秘工资也在20万起步,高则上百万,张勰与实控人无关系也无持股,作为十多年懂得生产经营销售财务的老员工仅拿10万年薪有点不合常理。

高管频繁离职换人,同时摩恩电气业绩也呈现逐步走差的趋势。总体从营收来看,上市后2014年摩恩电气营收增至6.47亿元的最高点,此后连续三年下滑,降幅达27.82%,2018年短暂增长,2019年再次降至3.67亿元的近十年最低点,而去年似乎呈现向好迹象,营收增长23.77%。

但分季度来看,去年上半年营收合计同比下降21.89%,下半年大幅反弹,特别是第四季度营业收入为1.79亿元,环比增29.45%,占全年营业收入的比重为39.43%。四季度营收大增,使得去年摩恩电气工业收入为3.99亿元,同比增长37.64%。

翻阅近年财报发现,摩恩电气多数情况下并没有明显的末季度大幅确认收入的情形,反而主要是第二三季度营收略高,第四季度多数环比下降。

并且摩恩电气营收大幅增长,其中多数并未及时收回账款。去年公司应收票据及账款1.98亿元,同比增83.23%,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为4122.48万元。导致去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流出3091.13万元,同比减少109.36%。

营收增长后各项成本费用反而下降。去年摩恩电气应交税费为532.65万元,同比减少44.78%。销售费用与管理费用分别为1137.84万元、3781.79万元,分别同比减少52.92%、15.88%,同时公司短期借款新增南京银行借款5000万元,财务费用减少418.33万元,降幅24.51%,三项费用均大幅低于此前数值。

即使各项费用下降,摩恩电气扣非净利润亏损957.80万元,连续三年为负,去年收入增加的表象让人怀疑。

特别是摩恩电气员工人数不断减少,与业务规模扩大也相悖。近三年在职员工数量分别为186人、169人、152人,逐年减少,甚至可能存在核心员工流失的情形。

投资者怀疑去年第四季度是否存在故意提前确认尚未完成的项目,深交所也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自查是否存在跨期确认收入的情形,质疑收入确认原则是否与同行业可比公司一致。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