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夏建统被批捕睿康系彻底崩盘 不思主业沉迷高杠杆运作埋祸根

夏建统被批捕睿康系彻底崩盘 不思主业沉迷高杠杆运作埋祸根

2021-01-22 08:31:18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天才少年”、“哈佛最年轻教授”,曾经名动一时的夏建统,成了A股“监狱风云”新成员。

1月19日晚间,A股公司ST远程公告称,公司自江苏无锡公安机关获悉,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夏建统已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准逮捕。

1974年出生于浙江衢州的夏建统,24岁成为哈佛大学最年轻的设计学博士。2015年,他一脚踏入资本市场,开始攻城略地,一度风光无限。

他将净资产不到2亿元的天下科技作价41亿元卖给索芙特(当时名),10.76亿元入主远程电缆,3.74亿元低价拿下莲花味精控制权。短短两年多,夏建统手握三家A股公司,一手缔造了睿康系。

然而,2018年,睿康系布局完成仅满一年多,便面临土崩瓦解之势,夏建统控制的三家公司两家易主,天夏智慧(由索芙特更名而来)股价狂跌近八成。如今,被夏建统“玩坏”的三家公司,莲花健康、ST远程正在新主带领下积极自救,而天下智慧早已被*ST,长期的1元股正面临着退市。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睿康系的崩盘,与其高杠杆运作埋下的祸根直接相关。在去杠杆的背景下,睿康系危机随之而来。

公司举报夏建统被批捕

47岁的夏建统迎来了监狱生涯。

根据ST远程公告称,2020年2月27日,公司就公司原董事长夏建军、原实际控制人夏建统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向无锡公安机关报案。近日,公司自无锡公安机关获悉,夏建统已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准逮捕。

作为曾经的实控人,夏建统自2016年10月入主ST远程(时名远程电缆),2018年3月匆匆退出。掌舵一年多,夏建统不仅未带领上市公司走出业绩下滑的经营困境,反而通过系列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操作让公司深陷债务泥沼,因此诉讼缠身。

2020年12月23日晚,ST远程披露,蔡远远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将天夏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T远程、杭州秦商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夏建军、夏建统列为被告,要求判定五被告归还借款本金5300万元并支付利息等。原来,五被告共同向蔡远远实际借得5500万元,约定于2018年1月12日前归还,但一直没有归还。

ST远程公告称,上述案件及公司此前披露的朱杭平案件等签署时间均系原实控人夏建统控制公司期间,且相关借款事项均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

夏建统还深陷多起民间借贷纠纷、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如夏建统与宁波银行杭州分行的借款纠纷,涉案款接近5000万元。因无可执行的资产,法院将夏建统名下多家公司股权轮候冻结、房产查封,并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0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发布一份“悬赏令”引起市场高度关注,法院30万元公开悬赏通缉夏建统。

由此可见,一度光鲜无比的夏建统,将作别资本市场。

灰飞烟灭的睿康系

随着夏建统的被捕,他一手缔造的睿康系也随之灰飞烟灭。

1999年,25岁的夏建统哈佛大学博士毕业回国创业。2001年,他成立销售地理信息系统的天夏科技。自2014年开始,夏建统开始进军A股市场。一出手,就露出不寻常之势。

夏建统首先狙击的A股公司是莲花健康(当时名为莲花味精)。2014年12月,夏建统先以3.74亿元(后调整为4.06亿元)的低价受让莲花味精第二大股东项城天安所持的10.36%股权,一个月后,与项城天安、上海颢曦结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11.92%,超过第一大股东0.02%。凭着微弱优势,控制了莲花健康。

索芙特是夏建统围猎的第二家A股公司,其操作手法颇令市场震惊。与入主莲花健康不同,夏建统进攻索芙特是迎合了其产业急需转型的境况。

2015年,历经多次重组失败,顶着重组专业户之名的索芙特选择了夏建统的天夏科技。当时,天夏科技总资产3.03亿元、净资产只有1.38亿元,交易作价则高达41.30亿元,溢价率高达28.93倍。

原本参与定增募资的夏建统最终退出认购,以天夏科技1.38亿元净资产套回了41.3亿元现金。索芙特随后更名为天夏智慧。2016年8月,天夏智慧实施股权激励,夏建统又获得公司0.42亿股股份。

尽管天夏智慧的实控人仍是索芙特创始人梁国坚、张桂珍夫妇,但夏建统以董事长身份操控着这家公司。

手握40亿现金,夏建统的野心越来越大。远程电缆是夏建统的第三个目标。通过在二级市场举牌及股权受让,夏建统通过睿康体育获得远程电缆22.18%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并将其更名为睿康股份。随后,夏建统委派其哥哥夏建军出任睿康股份董事长,对其进行管理。

至2017年,不到三年时间,夏建统通过天夏科技相继完成了对上述三家公司的掌控,打造了资本市场名噪一时的“睿康系”。

2016年前后,资本出海兴起,夏建统也紧跟。当年,夏建统豪掷7600万英镑买下英国老牌足球俱乐部阿斯顿维拉,成为俱乐部新主席。

当上阿斯顿维拉老板后,夏建统的长期计划包括一座足球博物馆、一个主题公园,用来吸引来自中国和印度的游客,他还想吸引中国的年轻球员到维拉青训学校学习。然而,高价引援后,阿斯顿维拉陷入财务泥潭,拖欠英国税务海关总署约500万英镑税款。球队成绩也不佳,无法获得英超转播收入。最终,因无力支付3000万英镑收购款项,夏建统败北。

沉迷资本运作的祸根

随着夏建统被捕入狱,短命的睿康系彻底崩盘。睿康系的短命,或归咎于沉迷资本运作加高杠杆。

短短2年多时间,睿康系完成搭建,主要依赖资本运作,而这背后是高杠杆的股权质押、资本拆借。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在以4.06亿元受让莲花健康10.36%股权后,夏建统就将这些股权全部质押,融资约为2亿元。此后,睿康投资长期实施100%股权质押。到2018年2月7日,睿康投资持有莲花健康的股份数量为1.25亿股,占总股本的11.78%,这些股权同样被全部质押。

当年8月18日,上述股权被河南郑州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在睿康股份的资本运作上,夏建统采取了同样的股权质押手法。入主睿康股份后不久,睿康体育就将其超六成股权质押,融资超6亿元。此后,睿康体育长期实施股权质押。到2018年4月4日,睿康体育持有睿康股份1.59亿股,占总股本的22.18%,累计质押1.59亿股,占总股本的22.17%,股权质押率达99.96%。

夏建统也曾推动睿康股份大规模并购。2017年2月底,公司曾计划斥资约1亿美元收购美国的A&T影视公司51%股权,但无果而终。之后,又宣布斥资9亿元跨界收购电子元器件OEM厂商深圳市协勤实业有限公司,也以失败告终。

资本运作屡屡失败,在入主一年半后,睿康股份宣布,控股股东睿康体育(后改名为秦商体育)的控股股东与深利源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深利源将斥资14.46亿元受让睿康体育100%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的控股股东仍为睿康体育,公司实控人将由夏建统变更为李明。一进一出,从合计17.68亿元接手到14.46亿元甩卖,夏建统似乎亏了不少钱。

不过,从ST远程陆续披露的诉讼案来看,夏建统以违规担保占用资金等方式“玩坏”了上市公司,让其陷入债务泥潭。

除了高比例质押股权外,夏建统还存在民间借贷、P2P融资等。

回过头看,夏建统不思主业、沉迷于高杠杆资本运作,这为睿康系的崩盘埋下了致命祸根。在去杠杆的背景下,夏建统的帝国崩盘难以避免。

如今,睿康系三家公司命运各异,ST远程易主国资,莲花健康完成司法重整,二者在新主努力下积极自救。而*ST天夏股价仅为0.55元/股,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似乎已被锁定面值退市。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