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中超股份六年3次转战IPO   向第一大供应商采购占比近六成

中超股份六年3次转战IPO   向第一大供应商采购占比近六成

2021-01-18 08:27:18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六年三闯IPO,洛阳中超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超股份”)冲刺科创板,被市场笑称其“神操作”。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6年中超股份的计划是冲击A股主板。2019年改冲击创业板。在被抽中现场检查后,主动撤回申报材料。2020年10月,公司再度更换上市地点,欲冲击科创板。

    中超股份对闯关科创板似乎信心十足,国内阻燃剂龙头、部分产品实现进口替代、核心技术产品收入占比超99%,近三年的营收实现高速增长。这些为公司科创板IPO增加了科创属性。

    不过,公司也存在较为明显的短板。虽然营业收入高速增长,但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几乎是原地踏步,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呈现下滑趋势。2019年研发投入大幅增长,有突击增长之嫌。

    中超股份还存在依赖第一大供应商的情形。2020年上半年,公司向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接近60%。

    冲创业板要被查改科创板

    一而再、再而三更换上市地点,尽管一再解释,中超股份IPO仍难逃市场质疑。

    中超股份成立于2003年8月,由裴广斌、张金华、刘爱林、程国胜、冯卫5名自然人共同出资500万元设立。其中,裴广斌、张金华的出资比例分别为30%、20%。2015年11月,中超股份进行股改,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其股东仍然为5名创始人,裴广斌、张金华的持股比仍然为30%、20%。

    当年12月,中超股份增资扩股,紫光文化、天慧投资分别认购300万股、150万股。天慧投资为私募基金,紫光文化为员工持股平台,涉及45名核心员工,董事长、总经理裴广斌为普通合伙人,持股比为28%,董秘、财务总监邓阳安持股10%。

    2016年开始,中超股份启动A股IPO。然而,当年9月12日其IPO辅导备案终止。这意味着首次IPO无疾而终。

    2018年,中超股份重启IPO。当年6月18日,中超股份申报上市,6月28日披露了招股说明书。

    2019年7月12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完成对申请在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的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的抽签工作,中超股份被抽中。当年8月2日,中超股份及保荐机构撤回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

    从6月18日到8月2日,不到两个月,证监会对其现场检查尚未开始。

    抽签抽中了要被现场检查,立刻撤回上市申请文件,市场猜测,中超股份自认过不了现场检查这一关。

    2020年10月15日,中超股份在科创板IPO申请获上交所受理。这意味着,公司拟在科创板上市。

    针对前次申报后又撤回、改道科创板,中超股份在回复问询时称,申报后,由于公司战略发展需求,因增资扩股和变更上市地点,故决定撤回首发申请。公司注重研发,积极引进高层次研发人员,考虑到公司新引入的主要研发人员对公司未来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因此,拟设立平台向研发人员增资扩股,优化激励机制。

    招股书显示,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有5名,裴广斌、吴建华、尚兴记一直是公司核心技术人员,陈成、李敏于2018年初进公司。为何在陈成、李敏入职一年多后才突然向其股权激励?令人起疑。

    1月15日,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实施员工股权激励等措施,并非一定要撤回申请文件,可以在预披露更新时补充披露。在其看来,撤回申请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改道科创板IPO。至于究竟是否逃避现场检查,难以判断。

    加权净资产收益率降至10.9%

    对于闯关科创板,中超股份似乎有些过于自信。

    在招股书中中超股份称,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超细氢氧化铝阻燃剂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中超股份,经营业绩如何?2017年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确实为高速增长,但净利润与其并不匹配。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8541.92万元、9793.34万元、9870.54万元、5725.94万元,2017年至2019年的同比增速为4.08%、14.65%、0.79%,几乎是原地踏步。与之相关的经营现金流,2017年至2020年6月30日分别为0.39亿元、0.60亿元、0.34亿元、-0.24亿元,并不稳定。

    上述同期,公司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33.30%、28.92%、23.30%、10.90%,持续在下降。

    在研发投入方面,2017年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1208.39万元、1487.29万元、3388.45万元、1329.0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3.23%、3.22%、6.03%、5.35%。2019年的研发投入较上年翻了一倍多。研发投入突然大幅增长,有为冲击科创板而突击增加研发投入之嫌。

    即便如此,在科创板219家挂牌公司中,2020年上半年,这一比重超过5.35%的有162家。中超股份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远未达到科创板挂牌公司的平均水平。

    中超股份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工业级氢氧化铝,工业级氢氧化铝原材料构成了其产品的主要成本,占生产成本的比例约60%。

    备受关注的是,中超股份采购工业级氢氧化铝主要向香江万基采购。2017年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向香江万基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1.52%、56.91%、58.29%、58.76%。由此可见,中超股份向香江万基的年度采购金额超过公司生产本的30%。

    对于存在依赖第一大供应商香江万基现象,中超股份解释称,香江万基地处河南省新安县,其工业级氢氧化铝供应能力较强,且距公司厂址较近,运输便捷。公司与香江万基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供应稳定,但与其不存在关联关系,采购价格公允。当然,如果未来香江万基不能及时、保质、保量地提供合格的原材料产品,可能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中超股份应收账款不断攀升,上述同期分别为8134.87万、8510.59万、1.16亿、1.32亿元,分别占当期资产总额的20.19%、16.39%、17.55%、21.44%。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