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贝瑞基因高扬:全产业链并非形成闭环

贝瑞基因高扬:全产业链并非形成闭环

2020-06-30 08:05:1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十年时间,贝瑞基因以NIPT为突破口,逐步搭建起以测序平台、试剂为上游,以生育健康、遗传病、肿瘤等领域的检测为中游,以大数据应用、消费级基因检测等为下游的基因检测全产业链条。公司在2017年登陆A股主板上市,现市值超过200亿元。

在贝瑞基因过往取得的诸多突破中,贝瑞基因董事长高扬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公司第一个NIPT产品研发完毕。而放眼未来,高扬对肿瘤早筛产品的信心,则比NIPT还要强。

“我们能查出不到1厘米的早期肝癌,这给医生带来的震撼是很大的。”贝瑞基因董事长高扬介绍,患者在查出早期肝癌后,就可进行射频消融等微创手术治疗。相较传统医学观念,具有极大进步。

“赌一把”创办贝瑞基因

2020年,是贝瑞基因成立十周年,也是高扬进入基因行业的第十八年。谈及当时为何选择这一新兴行业,高扬的解释是“行业选择了我”。

高扬介绍,“创办这家公司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做NIPT项目。我们希望让基因测序技术进入临床市场,NIPT是最接近的。”

NIPT的设计,最初是由周代星与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的卢煜明教授共同主导。从理论上,该项技术仅通过抽取产妇的外周血,即可检测出胎儿的游离DNA,判断胎儿是否患有遗传性疾病。较之于传统唐筛发现风险后对孕妇进行的羊水穿刺,NIPT无创,可降低孕妇宫内感染和胎儿流产的概率。高通量测序技术的逐渐成熟,让NIPT进入临床成为了可能。

“有这么好的资源和机会,我们就创业赌一把。但直到贝瑞基因成立的那一天,我们其实还不是完全有把握这个事(NIPT)能成。”高扬表示。

首个试剂盒研发成功

高扬介绍,贝瑞基因在成立之初账上只有1000万元资金,在大量投入研发后,引入投资迫在眉睫。“国内投资人认为我们太超前了,当时他们投资还是以TMT(Technology,Media,Telecom)为主。”

“到2011年就快发不出工资了,公司那时候才成立一年不到”,高扬笑着讲述这件事情。“如果问公司当时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那就是我们创业班底比其他团队配合得更好,我们玩命干活;我们的技术更好一些。”

2011年,贝瑞基因获得君联资本A轮融资1780万美元。2013年,公司又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当年的融资,无疑是雪中送炭,在贝瑞基因成立十周年的历程中,具有基石作用。

但如果只能挑选一件事,作为公司发展十年里最难忘事件的代表,高扬毫不犹豫选择了这一件:“我们研发线同事有一天找到我,说他们真正把NIPT试剂盒做出来的时候。那一刻,我知道我们会成功,因为在技术层面上我们已经做到了。”

对肿瘤早筛信心比NIPT更强

2017年,贝瑞基因登陆A股主板上市,同年贝瑞基因将旗下肿瘤业务进行剥离成立和瑞基因,并一次性吸引了君联资本、博裕投资等战略投资人8亿元增资。这是当年国内肿瘤基因检测领域最大的单笔投资。

2018年4月,和瑞基因与国家肝癌科学中心/海军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广州南方医院共同启动了PreCar项目。将招募超过1万例肝癌高危人群建立随访监控队列、开展为期三年的前瞻性队列研究,项目总投资规模超过1亿元。

谈及参股子公司和瑞基因正在进行的肿瘤早筛项目,高扬对此项目的信心比当年公司开发NIPT项目时更强。“肝癌早筛试验中,我们在入组人群中查出了不到1厘米的肿瘤,这给医生的震撼是很大的。”高扬介绍,相比而言,被筛查出来的肿瘤早期患者不一定有直观感受,因为此时患者没有体会到癌症晚期的痛苦。

全产业链并非形成闭环

十年时间,贝瑞基因以NIPT为突破口,逐步搭建起以测序平台及试剂为上游,生育健康、遗传病、肿瘤等领域的检测为中游,大数据应用、消费级基因检测等为下游的基因检测全产业链条。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贝瑞基因的NIPT试剂盒(贝比安)成为全行业第一个延续注册成功的产品。公司NextSeq CN500测序仪适用范围变更获批,超越NIPT,成为可应用于肿瘤、遗传病等多种疾病检测的通用型二代测序平台。落地在即的肿瘤早筛业务,也被认为是贝瑞基因“再造一个NIPT”级别的重磅产品线。

高扬解读了贝瑞基因打造基因检测行业全产业链的思路,“实际上我们是围绕上市公司上下游的产业进行了安排,并非我们要把整个基因测序的产业链做成一个闭环。”

“我们并不是要去开发上游的硬件或软件,但是我们会大力地引进、投资一些公司,在上游布局。”

“中游是应用,类似NIPT这样的产品,这也是我们的重中之重。目前公司开发的都是比较大的品种,要求年检测量达到10万到100万的区间。”高扬认为未来十年间,中游会是基因检测领域重要的应用场景。“同样,在中游除了我们自己,公司也希望通过一些合作和投资的方式去布局。”

在谈到公司打造的全产业链下游时,高扬首先纠正了一个外界常有的误区。“下游”不能简单按照工业界的标准去理解。他以基因治疗领域为例,表达了公司会发挥在中游的优势,与更多的创新药研发企业合作。

(每日经济新闻)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