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国台酒净利三年增逾4倍 与郎酒竞争“酱酒第二股”

国台酒净利三年增逾4倍 与郎酒竞争“酱酒第二股”

2020-06-16 07:49:0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陈妮希

目前,贵州茅台是A股唯一一家酱香白酒公司,酱酒第二股”之争愈演愈烈。

继郎酒之后,近日,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台酒”)也向证监会提出首发上市申请,将“酱酒第二股”之争再次推上舆论焦点。

随着近年行业龙头茅台酒的强势引领,酱香型白酒迎来爆发,在白酒行业整体不振的大环境下酱香白酒一枝独秀。根据第三方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酱香型白酒的产能约为50万-60万千升,营收约为1100亿元,约占白酒市场的20%。有研究机构认为,未来五年内,白酒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万亿级,酱香白酒市场规模将达到两千亿。在这场饕餮盛宴中,谁将捷足先登,就有望享受更多的资本红利。

拟募资25亿用于酱香型白酒技改

国台酒是上市公司天士力实际控制人闫希军于2000年前后,在茅台产区收购一家老字号酒厂的基础上,累计投资近50亿元、历经20年打造的现代化大型酱香白酒企业。

国台酒一直欲将自己打造成中国“第二酱酒”品牌,“学习茅台,做好国台”、“超高端看茅台,次高端看国台”是其目标战略。

其和茅台酒也确实渊源颇深。二者同处茅台产区核心酱酒产区,国台酒的核心技术骨干徐强此前是茅台酒厂的第三代酱香白酒传人,加入国台后,徐强陆续开发了国台国标酒、国台十五年、国台龙酒等大曲酱香型白酒系列优质产品,2019年这三大主力产品销售额为14.17亿元,成为营收担当。

2019年国台酒完成股份改制,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今年1月,国台酒收购怀酒51%股权,此举也被业内普遍认为是加码产能,为上市做准备。近日,国台酒向证监会提出首发上市申请,拟融资25亿元。其中,20亿元用于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与国台酒一样,在酱香白酒持续走热的背景下,越来越多企业到茅台镇投资。2016年,保健酒龙头劲酒宣布收购位于茅台镇的贵州台轩酒业有限公司,并在2017年11月正式更名为劲牌茅台镇酒业有限公司;2017年8月,洋河股份宣布全资收购贵州茅台镇厚工坊迎宾酒业股份有限公司;金东集团不满足于珍酒的布局,2020年初在茅台镇公布一项投资计划。

去年实现净利3.74亿元

目前来看,酱香白酒阵营贵州茅台一家独大,郎酒集团紧随其后,茅台集团旗下贵州习酒2018年营收突破56亿,成为目前酱香阵营“第三瓶酒”,国台酒还处在高速扩张期。但习酒因为同业竞争问题去年放弃A股上市,“酱酒第二股”有望在郎酒和国台酒之间诞生。

此前,郎酒已多次向“酱酒第二股”席位冲刺但未果,日前,郎酒再次提出上市计划,争取今年完成目标。

与国台酒相比,郎酒规模更大。2017-2019年,郎酒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净利润为3.04亿元、7.12亿元和24.25亿元;同期,国台酒营收分别为5.73亿元、11.76亿元、18.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067万元、2.47亿元、3.74亿元,营收三年增长2.29倍,净利润三年增长4.29倍。二者定位也不同,郎酒冲刺低端市场,国台酒定位茅台的补充主打中高端消费。

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台酒已经形成了健全的销售网络,一旦冲刺IPO成功,公司有可能延续高增长态势,实现跨越式追赶,甚至实现“弯道超车”,和酱香酒前三强一较高下。

白酒行业专家晋育锋认为,无论从历史渊源还是现今发展来看,郎酒和国台都有很强的上市诉求。郎酒作为老牌名酒之一,急于通过上市“秀肌肉”,向其他名酒看齐,同时上市将有助于郎酒品牌力的提升;而国台酒作为业外资本较早进入贵州省茅台产区的代表,对贵州省茅台产区的酱香酒产区品牌打造付出了很多心血,也需要通过上市谋求更大发展。

未来,究竟谁将最先胜出,我们拭目以待。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