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途牛三季度净亏损1260万 线下门店数量不及携程十分之一

途牛三季度净亏损1260万 线下门店数量不及携程十分之一

2019-11-22 07:33:2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逐渐跌出OTA的第一阵营的途牛,似乎不再那么“牛”了。

11月20日,中国在线休闲旅游公司途牛旅游网(以下简称:途牛,NASDAQ:TOUR)公布了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净收入为8.525亿元(人民币,下同),净亏损为1260万元,2018年同期净利润为2800万元。同时,途牛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4.382亿至4.618亿元,同比下降2%至7%。

对于亏损的原因,途牛CFO辛怡表示,主要是因为经济放缓导致旅游收入预期下降,一些主要目的地如中东、非洲、毛里求斯以及邮轮旅游,中国游客继续出现负增长,上述项目往往具有较高客单价。另外,由于外部因素以及重点金融服务收入出现下降所致。

事实上,进入2018年以来,途牛已经被竞争对手携程、同程艺龙、飞猪远远甩在身后。截至2018年底,携程系的携程、旅游百事通和去哪儿的门店数量超过7000家,其中携程的品牌门店超过1000家,而途牛自营门店仅509家,不及携程十分之一。

三季度净亏损1260万元

日前,途牛旅游网发布截至2019年9月30日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业绩报告。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净收入为8.53亿元,同比增长11.7%;净亏损为1260万元,2018年同期净利润为2800万元。

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为7.47亿元,同比增长18.1%,主要源于跟团游收入的增长;其他收入为1.05亿元,同比下降19.2%,主要原因为金融服务收入和保险服务费收入的下降。

值得关注的是,途牛在第三季度不管是营业成本,还是各种费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财报显示,报告期内,途牛的营业成本为4.72亿元,同比增长27.0%;运营费用4.373亿元,同比增长10.7%;管理费用1.385亿元,同比增长12.6%;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2.4亿元,同比增长14.5%。其增长的原因与扩张导致费用增加有关。

对此,途牛首席财务官辛怡表示:“本季度,打包旅游产品净收入重回两位数增长。同时,我们连续第三年实现旺季Non-GAAP(非美国会计准则)盈利。自营产品和自营地接在公司收入中的贡献持续增加。对于亏损,主要是因为经济放缓导致旅游收入预期下降以及由于外部因素以及重点金融服务收入出现下降所致。”

途牛还预计,2019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4.382亿至4.618亿元,同比下降2%至7%。不过,这一预期反映了在行业和公司运营基础上途牛旅游网当前的初步看法,未来有可能调整。

事实上,经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途牛自2014年5月上市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在亏损,只有2018年才实现首次全年盈利。据统计,2015年、2016年和2017年途牛分别亏损14.6亿元,24.2亿元和7.7亿元。

除了业绩不佳,近年来,途牛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截至11月21日午间收盘,途牛股价每股报2.9美元,较2014年上市发行价9美元/股,股价已遭腰斩,大幅下挫67.8%。

就市值而言,截至11月21日,携程、同程艺龙、途牛分别为182亿美元、249.23亿港元(31.8亿美元)、3.57亿美元,途牛的市值已不足携程的零头。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8年底,携程系的携程、旅游百事通和去哪儿的门店数量超过7000家,其中携程的品牌门店超过1000家,而途牛自营门店仅509家,不及携程十分之一。

已掉队OTA一线阵营

尽管营收规模和携程无法相比,曾经途牛也妥妥地稳坐OTA第一阵营。彼时,OTA第一阵营主要是携程、去哪儿和途牛。然而,随着同程旅游和艺龙的合并,飞猪、美团酒旅的快速崛起,途牛的市场份额已经不断萎缩,随着营收的下滑,已经逐渐跌出OTA的一线阵营。

根据《2017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度假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在线度假自助游市场,途牛份额紧随携程,位列第二。而到了2017年,携程以22.7%占据首位,随后为飞猪17.2%、同程15.3%,途牛14.8%掉到第四名。

而从目前来看,国内OTA市场主要玩家已形成四派竞争格局: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阿里飞猪、美团旅行,途牛已经跌出一线阵营。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易观智库发布的2019年中国在线旅游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在线旅游交易规模整体增速为9.3%,为近5年来首次出现个位数增长。

除了面临市场规模收窄的天花板,在线旅游们还要面对消费维权带来的信任考验。据消费者网联合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发布的《在线旅游消费趋势与消费维权趋势研究报告(2019)》显示,消费维权热点问题主要集中在默认搭售、霸王条款、大数据“杀熟”、订单退改、信息泄露、虚假宣传、低价陷阱等多个方面,多家知名在线旅游平台不仅“榜上有名”,而且问题突出。

对此,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在线旅游如同其他互联网垂直行业一样,往往在同一个领域只能容纳一到两个“玩家”,较之携程在多个旅游垂直领域的下沉和探索,途牛则依然徘徊在让传统线下旅行社上网来缩减和用户距离的常态中。同时,对于购买流量过于依赖,一直没有形成平台自然黏性和流量聚集的能力,也是途牛颓势的原因。其根源就在于途牛自身依然没有走出旅游信息分类平台的上一代OTA形态,以至于掉队。”

“途牛必须有自己特别的产品,甚至未必是旅游产品,而只是更贴心的体验,包括境外旅游安全保障或律师服务保险之类小贴心,才可能聚沙成塔重新回归一线。此外,更大规模的线下自营门店的铺设,也可以让其品牌形象能够从网上下沉到线下,形成自然流量,而不是依赖购买流量。”张书乐谈道。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