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天龙光电账面仅185万元资金承压 两度易主保壳7年前景堪忧

天龙光电账面仅185万元资金承压 两度易主保壳7年前景堪忧

2019-10-10 06:52:5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上市10年、保壳7年、两度易主,麻烦缠身的天龙光电(300029.SZ)前景堪忧。

天龙光电成立于2001年,2009年在创业板挂牌交易。上市以来,公司一直在困境中度日。2012年、2013年连亏两年,公司火速易主,借助资本运作实现了扭亏保壳,但2015年再度亏损,2016年再度易主。上市10年,公司保壳7年,两度易主。

如今,天龙光电的危机一触即发。前晚,公司发布设备生产线继续停产公告。这意味着,从去年12月13日至今,公司停工已经超过10个月。

跟停产公告同时披露的还有半年报问询函。问询函显示,公司麻烦事一大堆,不仅潜存不少预计负债,公司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存在再度易主风险。

截至今年6月底,天龙光电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85.62万元,虽然账面上不存在长短期债务,但仍然存在较大流动性风险。从监管问询函看,公司存在预计负债计提不充分、2800万元股权转让款计提坏账不充分等,存在隐性负债。

现金流几乎枯竭、实控人所持股权被法院轮候冻结、接不到订单生产线无奈停工、持续亏损,经营几乎已经陷入绝境的天龙光电财务危机一触即发。负面因素叠加,天龙光电还有未来吗?

现金流几近枯竭

现金流接近枯竭,天龙光电的财务危机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今年半年报显示,天龙光电的货币资金只有185.62万元。而这,还是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同比增长33.20%的情况下实现的。

上半年的现金流量表显示,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206.34万元,投资现金流净额为958.70万元,其中投资活动现金流流出金额为0元。筹资现金流净额为-4.80万元,主要是分配偿付利息支付,公司未发生借款、还款行为。

现金流量表表明,天龙光电的投资融资活动已经停止,只有经营活动还在勉强维持。只是,只有185.62万元现金,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实际上,185.62万元远远不够偿还公司的隐性债务。从财报看,公司没有长短期债务,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与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基本相当,如果应收款项及时收回,公司似乎不存在流动性风险。

事实是,天龙光电存在隐性债务。根据公司披露的交易所下发的半年报问询函,公司存在应收应付不能达到预期情形。

去年7月,天龙光电以2800万元价格将常州市天龙光电设备有限公司(简称常州天龙)55%股权转让给潘燕萍,但转让款一直未付。今年初,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7月24日,法院判决,潘燕萍应于10日内支付该款项并支付延期违约金。时至今日,并未见公司披露收回该款项。该笔款项,公司仅计提140万元坏账准备。

此外,常州天龙起诉天龙光电,要求支付2011年为公司备货产生的定做款2075万元及其利息损失,法院于今年8月6日判决,天龙光电应在10日支付2144万元加工款及其利息,并提回前述备货。

2013年10月,天龙光电还对外为两家公司提供担保,法院判决主合同及担保合同无效,公司因存在过错需承担刑事追缴后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

该项目尚有1.19亿元 未偿还,公司已被部分原告起诉,涉案金额合计达2320万元,但公司仅计提预计负债789万元。仅此一项,公司预计隐性负债就达3974.33万元。

综上所述,天龙光电现有资金无法偿还隐性负债,面临较大财务危机。

停工超10个月保壳路在何方

潜在的财务危机随时可能爆发之时,公司也面临着保壳危机。

天龙光电于2009年跻身A股市场,一上市业绩就开始变脸。2009年、201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96亿元、4.52亿元,同比变动幅度分别为-6.93%、52.63%,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68亿元、0.85亿元,变动幅度为16.17%、24.83%。

大变脸始于2011年,这一年,营业收入大增86.10%达到8.42亿元,净利润0.62亿元,同比下降27.08%。2012年至2018年,其营业收入在低位徘徊,最低的是去年,仅有957.66万元,最高的是2017年,为3.34亿元,其余年度大多在亿元左右。对应的净利润更为不堪,2012年巨亏5.11亿元,2013年再亏1.30亿元,2014年借助投资收益勉强扭亏为盈,2015年、2016年又是连亏两年,其中2015年巨亏3.58亿元。2017年扭亏后,2018年迅速转亏,亏损金额为1.36亿元。

今年上半年,天龙光电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110.58万元,同比增长41.08%,净利润-386.40万元,虽然大增81.93%,但仍旧亏损。上半年,公司主要营业收入来自材料销售,收入为715.31万元,占比达64.41%。

去年开始,公司就开始销售材料,当年材料销售收入仅为0.46万元,营收占比为0.06%。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材料销售的毛利率高达55.50%,竟然比产品还赚钱。

监管部门也注意到这一现象,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材料销售收入大幅增加以及毛利率处于较高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

依靠销售材料勉强维持运营也是万般无奈。去年12月13日,天龙光电就已披露,因为未接到订单,公司设备制造生产线停产,至今已超过10个月。

天龙光电自称是一家专业从事光伏、光电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今年以来,光伏、光电企业如通威股份、隆基股份等公司经营业绩大幅增长。

在行业经营环境转好之时,天龙光电仍然接不到订单,一定程度上说明其产品并不具备市场竞争力。

经营几乎陷入绝境,财务危机隐存,天龙光电还存在易主风险。

其实,天龙光电已经两次易主。2014年,在连亏2年后,公司首次易主,彼时,实控人冯月秀、吕行、万俊平通过对控股股东常州诺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常州诺亚)增资扩股,北京灵光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灵光能源)通过增资实现对常州诺亚控股。2016年,灵光能源的控股股东变更为陈华,后者借此成为天龙光电实控人。

如今,常州诺亚持有公司的4378.86万股股份已被法院轮候冻结,公司存在再度易主风险。

现金流几乎枯竭、实控人所持股权被法院轮候冻结、接不到订单生产线无奈停工、持续亏损,经营几乎已经陷入绝境的天龙光电财务危机一触即发。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