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科大国盾IPO前引入4名股东遭问询   58%销售依赖单一客户

科大国盾IPO前引入4名股东遭问询   58%销售依赖单一客户

2019-09-09 07:13:1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杨玲玲

    9月6日,冲刺科创板的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科大国盾”)更新了对第四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招股书显示,科大国盾主要从事量子通信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本次拟募资3.04亿元,投向量子通信网络设备项目以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长江商报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申请科创板上市前的一年时间里,科大国盾通过股权转让引入了4位新股东。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王根九在短期内受让科大国盾股权,2个月后又快速进行了转让。

    同时根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至2018年各期末,科大国盾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18亿元、2.93亿元、3.2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96.17%、103.23%、123.02%,应收账款走高加大坏账风险。对此,科大国盾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目前量子通信行业呈现一定的季节性特征,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为销售旺季,导致各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高。”

    应收账款居高的情况下,科大国盾还存在对大客户的依赖。2016年至2018年,公司向第一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21%、21.14%和57.90%。

    应收账款占营收123%

    9月6日,根据上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申请科创板上市的科大国盾状态更新为“已问询”,其回复了上交所的第四轮问询。

    根据招股书,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科大国盾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2.10亿元、2.72亿元、2.57亿元和2.2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875.36万元、7431.45万元、7189.14万元和-2343.24万元。

    此外,2016年至2018年各期末,科大国盾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18亿元、2.93亿元、3.2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96.17%、103.23%、123.02%。同期,公司应收账款中逾期金额分别为7130.29万元、8712.33万元、6793.58万元,占应收账款总余额比重分别为32.65%、29.75%、20.86%。

    攀升的应收账款也拖累了现金流。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548.41万元、-1681.99万元、-388.60万元以及-2339.23万元,持续净流出。

    对此,科大国盾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回复表示:“目前量子通信行业呈现一定的季节性特征,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为销售旺季,导致各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高。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主要为1年以内,1年以内应收账款余额占总余额比例分别为93.79%、78.47%、64.33%。”

    而除了应收账款偏高,科大国盾还存在一定的大客户依赖症。根据披露,2016年至2018年,科大国盾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87%、73.59%和80.75%。

    其中,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作为第一大客户,2016年至2018年,科大国盾对其销售量子保密通信设备及相关技术服务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21%、21.14%和57.90%。可以看到,2018年的销售占比已超过50%。

    “各系统集成商向科大国盾采购产品,是基于科大国盾产品性能指标等因素按照市场原则确定,发行人获取业务不存在对中科大、国科量网等关联方的重大依赖。”科大国盾方面回应称。

    申报IPO前12月内多名股东入股

    公开资料显示,科大国盾成立于2009年,今年3月,科大国盾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科创板上市。

    一般情况下,上市前增资扩股引入股东,虽能充实公司资本实力,但也不排除涉嫌利益输送的可能性。长江商报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科大国盾在申报科创板上市的前一年时间里,通过股权转让引入了4位新股东。

    其中,王根九于2018年4月以每股130元的价格受让云鸿投资所持科大国盾294万股股份;虹富投资于2018年6月以每股130元的价格受让王根九、王凤仙所持科大国盾73.5万股、0.7万股股份;合肥鞭影于2018年6月以每股167元的价格受让王凤仙、潘建伟、杨涛所持科大国盾15.5万股、160万股、25万股股份;宁波琨腾由科大国盾的部分员工设立,于2018年6 月以每股167元的价格受让程大涛、王凤仙所持科大国盾51.4万股、23.6万股股份。

    令人不解的是,王根九在短期内受让科大国盾股权,2个月后又快速进行了转让。对此,上交所要求科大国盾说明其真实原因,是否存在股份代持或其他利益安排。

    针对此问题,科大国盾在问询函回复中表示,王根九此前已通过实际控制的润丰投资持有科大国盾股份,其一直看好科大国盾发展前景,愿意承接云鸿投资拟转让的发行人股份,并协助云鸿投资的有限合伙人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等在云鸿投资退出后通过虹富投资继续间接持有科大国盾股份。

    而除了多位股东“突击入股”,科大国盾的关联交易风险也受到监管部门关注。根据招股书披露,国科量网是科大国盾的关联方,而国科控股是其第一大股东、持股39.07%。另经股权结构对比,国科量网与科大国盾重合的股东还包括科大控股、潘建伟、彭承志。

    据了解,国科量网主要从事量子通信网络的建设和运营,系科大国盾的下游客户。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国科量网与科大国盾直接交易、以及通过发包给系统集成商后再由系统集成商向其采购等间接交易的销售金额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7.37%、60.02%、0.16%。

    科大国盾表示,国科量网作为国家量子通信网络的建设运营企业,未来继续承建量子通信网络仍有可能与科大国盾发生交易。

    不过,科大国盾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在回复长江商报记者时提到:“公司与关联方之间的关联交易活动是特定时期、特定条件下的举措。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往来遵循了公平合理原则,交易价格公允,决策程序合法有效,不存在损害公司股东利益的行为。”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