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三盛教育第二大股东拟减持6% 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0%—20%

三盛教育第二大股东拟减持6% 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0%—20%

2019-08-14 15:10:5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陈妮希

从三盛教育(300282.SZ)正式踏足教育行业,股权就曾出现过变更。

去年年末,控股股东卓丰投资与和君商学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和君商学将剩余所持的6.22%股权转让给卓丰投资,转让价格为11.04元/股,彼时权益变动完成后,和君商学不再持有三盛教育股份。

时隔半年,三盛教育再发公告,股东王文清及一致行动人新余投资于2月12日至8月11日期间累计减持1.04%股份,该减持计划时间已届满。本次减持后,王文清和新余投资合计持股比例由9.20%降至8.16%。王文清和新余投资计划在本公告发布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2245.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

根据最新数据,三盛教育最新股东户数6000户,呈现连续3期下降,较上期减少100户,减幅为1.64%。股东户数低于市场平均水平。根据Choice数据,截至2019年8月9日A股上市公司平均股东户数为5.04万户。全部A股上市公司中,31.49%的公司股东户数在2万—4万区间内。

消息公布次日,三盛教育开盘跌1.05%。

遭持股比例超5%股东拟减持

8月12日,三盛教育发布公告称,持股比例超5%股东王文清及一致行动人新余市宜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计划在公告发布之日十五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其所持有三盛教育股份不超过2245.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

公告指出,2014年,三盛教育以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向王文清及一致行动人发行股份。2017年9月12日,其所持有股份全部解除限售,2018年10月至2019年8月期间,王文清及一致行动人合计减持526.75万股。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王文清个人持股8.41%,为三盛教育第二大股东。此次公告指出,目前王文清个人持股为7.41%,宜诚投资持股0.75%,王文清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3053.52万股,占三盛教育总股本的8.16%。

值得关注的是,三盛教育曾股权激励计划不合理,收证监会关注函。2019年,三盛教育公布激励计划,拟向激励对象授予600万股限制性股票,这一次又受到引深交所关注。根据7月20日披露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本期激励计划考核年度为2019年至2021年,业绩考核目标为公司2019年、2020年、2021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7,182.91万元、103,034.35万元、118,885.78万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9.96%、29.89%、49.94%,考核期间三盛教育称根据各期实际业绩完成率来确定限制性股票解除限售的比例。但实际上公司2017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29,895.19万元和79,257.19万元,在个人考核合格的前提下,若公司2019年、2020年营业收入仅实现当期考核目标的70%(即分别为61,028.04万元、72,124.05万元,均明显低于历史收入规模)。

对此深交所对本期激励计划根据各期实际业绩实现率设置不同档解限系数的原因与合理性,是否会出现考核期公司营业收入下滑仍为激励对象办理解限的情形,上述业绩考核目标设置的考虑及合理性,是否体现激励对象对公司经营发展的正向作用,是否符合股权激励的初衷等相关情况提出质疑。

随后,三盛教育则回复,原激励计划在最低档的极端情况下,确实可能出现考核期公司营业收入下滑但仍为激励对象办理解除限售的情形。上市公司解释称,此举是不希望激励对象为了短期业绩表现而忽视公司的长远战略布局,因此在考核目标设置中采取了更大的包容性,希望能提升激励对象长期服务的积极性,从战略层面促进公司竞争力的提升。

而这并非三盛教育首次股权激励方案。早在2016年11月,汇冠股份披露股票期权激励计划(草案),拟向激励对象授予112.5万份股票期权。其中,首次授予90.5万份,激励对象包括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业务)人员共计20人。考核目标为:2016年~2018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不少于1.1亿元、1.76亿元、2.64亿元。直到2018年1月三盛教育才公布终止前述股票期权激励计划。彼时分析原因多和三盛上市公司上市有关,认为当时股价已远低于期权行权价,失去了激励的作用。

上半年净利润同期下降0%—20%

成立于2003年9月的三盛智慧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软件园,那里也是互联网教育的积聚地,享有“中国教育硅谷”的美誉,但是三盛教育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外来者。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公开资料获悉,三盛教育前身是汇冠股份,于2011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直到2016年开始进行战略聚焦,业务重点转向教育领域。2017年10月,三盛集团战略投资汇冠股份,并成为控股股东,为更好地符合三盛集团的未来战略定位、业务特点,充分整合三盛集团资源,汇冠股份于2018年5月23日正式更名为三盛智慧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致力于打造成为国内一流的教育上市公司。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三盛集团转型发展似乎并不顺利。根据三盛教育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根据报告,三盛教育2018年营收达7.93亿元,同比降低38.98%;净利润达1.13亿元,同比增长406.19%。

对于营收下降,三盛教育解释主要原因为2017年度处置旺鑫精密,本报告期不再计入合并范围。然而,进入今年以来,三盛教育的情况情况并未好多少。就在上个月,三盛教育公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32万元—604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0%—20%。

三盛教育称,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是母公司确认长期应收款融资收益约950万元,同比减少约600万元;以及子公司恒峰信息净利润约为3050万元,广州华欣净利润约 为2500万元,公司智能教育装备及服务业务经营业绩同比基本持平。

值得关注的是,报告中表示,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约为1900万元,主要为母公司长期应收款融资收益和子公司科技项目政府补贴资金。

如今,第二大股东欲减持,三盛教育前景着实堪忧。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