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酷派复牌首日跌46%   三年累亏65亿寄望5G难言乐观

酷派复牌首日跌46%   三年累亏65亿寄望5G难言乐观

2019-07-31 06:34:1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苦等两年、停牌长达27个月之久的酷派(02369.HK)终于迎来了复牌,不过,酷派在复牌首日的表现可谓十分惨淡。7月19日,酷派集团股价开盘急跌超60%,一度触及每股0.28港元,截至当日收盘,酷派集团股价跌幅46.53%,股价为0.385港元,总市值为19.38亿港元,仅是2015年6月29日高峰时的13%,市值不到小米百分之一。

作为一家24岁的老牌手机厂商,在最初的智能手机时代,酷派曾在2014年收入达到了249亿港元(约合220亿元人民币),跻身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第七名、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第三名。

但在经历了早期的风光之后,酷派迅速陨落,和360、乐视的融合也没有起到正面作用。如今内地市场上已经难觅酷派踪影。业绩方面更是惨淡,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酷派已是连续巨亏了3年、累计亏损超过65亿元人民币,可谓岌岌可危。

为了解决困境,近几年,酷派出售了不少土地以及和开发商来联合开发,希望能解燃眉之急,并且在近日宣布将于9月在内地发布新品并尽快发力5G市场。

随着地产商的加入和5G风口的来临,酷派最终能脱困吗?

7月25日,长江商报记者向酷派公司发送了采访函,但是截至发稿前对方未予回复。

员工人数腰斩至637人

在复牌之前,酷派上一次引起人们注意是在6月12日。当天,基金公司易方达发布公告称,将对旗下的持有的“酷派集团”股票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

这也意味着,在专门投资港股基金眼中,酷派股票跟废纸没什么区别。资料显示,易方达是内地最大的基金公司,也是少有的几家持有酷派的股票的企业之一,但这并不意味易方达看好酷派。

早在2017年7月15日,易方达就率先宣布对旗下基金持有的港股“酷派集团”股票按0.11港元/股估值,下调幅度达85%。值得一提的是,时至今日,酷派股价仍有0.385港元,约合那时估值的350%。

其实,酷派也曾有过高光时刻。2012-2014年,酷派销售额破百亿,在内地市场的份额一度达到10%,成为当时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

然而,转折发生在2014年之后。彼时,酷派长期依赖的运营商渠道缩紧了补贴;此外,酷派的竞争对手华为、荣耀、OPPO、vivo以及互联网手机小米也相继到达战场。

于是,酷派开始寻求转型。2015年5月,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1亿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生产互联网手机,奇虎360持有该合资公司49.5%股权。

然而,酷派与奇虎360的这段“联姻”仅仅维持了一个月便被乐视截胡。2015年6月至2016年6月,酷派分两次将28.9%的股份转让给乐视,至此,酷派易主,乐视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乐视的入主并没有使酷派的业绩向前发展,反而使其在2016年11月乐视债务危机爆发之后也受到牵连。此后,酷派手机市场份额开始一路下滑,排名跌出前十。

近三年,酷派的业绩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据酷派财报显示(按人民币计算),2016年-2018年,酷派营收分别为71.29亿元、28.24亿元、11.19亿元,分别亏损39.18亿元、22.36亿元、3.5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65亿元。

不过,与2017年亏损22亿元相比,2018年酷派的亏损已经大幅收窄,酷派在财报中并未披露亏损大幅收窄的原因,仅表示亏损源于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剧烈及公司出货量减少。

值得注意的是,风雨飘摇中的酷派,员工也出现了大规模流失。年报显示,酷派整体的员工人数已经由2017年度的1421人锐减至只剩下637人,几乎是5年前的十分之一,也使市场对酷派的未来有了更大的担忧。

频繁卖地补血

根据2018年财报数据,酷派资产负债率高达86%,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1.48亿元,应收款却有6.81亿元。面对连年下滑的业绩和亏损的现实,酷派集团不得不“卖地自救”。

今年4月25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西安酷派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将西安一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在建工程卖给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作价人民币2.36亿元。

事实上,此前酷派也多次出售过旗下土地资源。2017年10月,酷派与深圳市星华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4:6的分成比例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项目,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此后,2018年7月,酷派以1.18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并以1.2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这两项交易的方式均是现金。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酷派停牌期间,公司管理层的变动也一直没有停止。2016年8月,原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郭德英辞去其在董事会的职位,仅担任名誉董事长;贾跃亭任酷派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随后,刘江峰出任酷派集团CEO,兼任贾跃亭董事长特别顾问。

2017年,刘江峰辞去CEO一职,董事会副主席蒋超接任。然而,蒋超仅仅在酷派CEO的交椅上坐了一年半时间,就在今年1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宣布陈家俊获委任为酷派新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本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

据悉,陈家俊为一名90后,拥有南加州大学的金融学硕士学位。加入酷派前,陈家俊自2015年5月至2018年5月及自2018年5月至2019年1月曾担任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及总裁,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地产大鳄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二公子”。

与此同时,酷派董事会重选梁兆基为执行董事,而其原来也是京基集团旗下旧部。随即,蒋超遭到罢免,这意味着,昔日酷派老将已悉数退出酷派管理层,取而代之的已是“京基系”人马。截至目前,陈家俊持有酷派17.83%股权,为酷派第一大股东。

手机业务持续下滑

虽然近年来酷派在地产领域交易频繁,但酷派在2018年年报中多次强调,智能手机的开发及销售是其当前的主要业务,2019年将继续作为集团的主要业务。

然而,酷派手机业务却每况愈下。2018年财报显示,酷派在去年的出货量与营业收益大幅下跌,内地市场销售智能手机的收益也在减少。对此,酷派表示于2018年持续在运营商渠道推出低端智能手机,以协调多样化的合同布局。

尽管业绩状况持续不佳,酷派仍然在今年六月推出了新款手机炫影N10pro,据了解,该款手机为千元性价比机型。此外,陈家俊在复牌当日发布的内部信中透露,9月份酷派将在国内发布新手机,尽快发力5G市场。

虽然今年6月6日,我国正式发放了5G商用牌照,巨大的市场机遇就在眼前,但是目前酷派手上的现金流已经极其紧张,同时裁掉了大半员工以求生,酷派是否真能抓住5G市场机遇,还有待市场验证。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手机市场的洗牌加速,对酷派来说未来的路将会变得艰难。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一批中小手机品牌步履维艰,市场的集中度越来越高,强者恒强,中小品牌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此外,我国手机市场依然呈现下跌态势。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内地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3431万部,同比下降6.3%。而今年上半年,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1.86亿部,同比下降5.1%。

对于酷派集团未来的发展趋势,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复牌后,酷派未来或可以借助大股东京基集团的力量寻求突破,但具体的效果仍待进一步观察。由于乐视的原因,酷派已经元气大伤,在5G手机业务方面的投入也不足,未来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很难与目前几家大厂抗衡,总体来讲酷派的前景难言乐观。”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