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曲江文旅景区业务毛利率三连降   应收账款5.8亿连续五年上升

曲江文旅景区业务毛利率三连降   应收账款5.8亿连续五年上升

2019-07-22 07:17:1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江楚雅

    曲江文旅(600706.SH)虽坐拥西安市区独一无二的文旅资源,但近年业绩却增长乏力。

    日前,曲江文旅发布非公开增发预案,拟募资不超过4.81亿元,用于西安大唐芙蓉园夜游系列水舞灯光秀、《梦回大唐》演艺、御宴宫的改造提升。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12年上市以来,曲江文旅业绩增速较为缓慢,2013年—2018年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2.98亿元、10.82亿元、9.89亿元、10.48亿元、11.32亿元、13.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475.11万元、2907.78万元、4792.16万元、5340.10万元、6242.92万元、7609.76万元。

    应收账款却逐年攀升,2013年—2018年分别为:1.98亿元、3.34亿元、3.71亿元、4.14亿元、4.75亿元、5.38亿元。公司2019年一季报显示其应收账款进一步增加至5.84亿元。

    景区毛利率三连降

    西安市旅游发展委相关数据显示,当地旅游市场火爆,2018年1-12月西安市接待海内外游客24738.75万人次,同比增长36.7%,旅游业总收入2554.81亿元,同比增长56.42%。2020年旅游总收入将突破3600亿元。

    曲江文旅,作为国内首创且唯一“轻资产”运营模式的综合大型国有旅游上市企业,以历史文化型旅游景区运营为核心竞争力,拥有国家5A级大唐芙蓉园-大雁塔景区、国家4A级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西安城墙景区、楼观中国道文化展示区、曲江海洋极地公园等运营管理权。

    而年报显示,自从2012年通过ST长信借壳上市后,曲江文旅2013至2015年的业绩都有不同程度下滑,营收由12.98亿元下滑至9.89亿元,特别是2014年后公司业绩迅速变脸,扣非净利润下降7成,直到2018年才逐步恢复至2013年水平,全年营收13.45亿元。

    2018年,其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42.92万元,同比增长16.91%,但相比于上市前1亿元的净利润仍有差距。

    曲江文旅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业务分属五大板块,分别为景区运营管理、酒店餐饮、旅游商品销售、旅游服务(旅行社)、园林绿化,当年营业收入分别为88015万、18920万、850万、23206万、3494万,对应的营业成本分别为56372万、15791万、389万、22154万、3306万。五大板块的毛利分别为31643万、3129万、461万、1052万、188万,景区运营管理板块的毛利占公司全部毛利的87.21%。

    近3年,公司景区业务毛利率约为46%、39%和37%,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且运低于中青旅、宋城演艺和桂林旅游等同类型企业。2015-2017年,中青旅毛利率一直维持在80%以上,宋城演艺在70%以上,桂林旅游在50%以上。

    陕西省内业务收入占97%

    事实上,这已不是御宴宫第一次提升改造。曲江文旅曾在2014年开始预算投资320万元,对御宴宫经营提升,但此次仅320万元的提升改造却至少历经4年时间。至2017年年报披露时,该改造提升项目期初余额仍为229万元,2018年年报中未披露相关信息。

    同时,曲江文旅业务收入严重依赖陕西。2018年相关数据显示,陕西省内营业收入为13.03亿元,其余11个省市区内营业收入合计仅为4101万元,根据其对应的相关毛利数据测算,省内景区运营业务毛利占比为80.06%。近三年陕西省内业务收入占比均超过96.9%,外省业务占比最高的属四川省,收入最高为1768.34万元,占比也仅有1.31%。

    一位资深旅游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称,业绩增长乏力,说明传统文旅项目中,部分需求已经透支,或者说增量的消费需求已经相对减少,这也说明游客“二次游”的规模是不大的,这样会导致项目经营成本依然很大,但是经营收入相对压缩。

    业绩增速缓慢的同时,曲江文旅应收账款逐年攀升,且前五大欠款方均受曲江管委会最终控制。

    公司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欠款性质均为管理酬金,合计4.64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为80.76%。其第一、第二、第三大欠款方均为曲江新区下属事业单位,分别为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西安曲江新区社会事业管理服务中心、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展示区管理办公室。

    曲江文旅第四大欠款方为其母公司西安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第五大欠款方为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展示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两家公司股东分别为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

    可以看到,曲江文旅本质上是一家景区物业管理公司,收取管理酬金(类似物业费),而门票收入则归属业主方,受曲江管委会控制。

    应收账款逐年攀升

    曲江文旅这种不投资建设景区,也不承担风险和成本,只代为托管运营收取管理酬金和收益分成的轻资产运营模式,此前一直备受争议。

    曲江文旅年报已披露的重大合同中,单笔金额最高的为西安曲江新区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以下简称“大明宫保护办”),委托曲江文旅旗下的大明宫遗址公园公司,对曲江大明宫遗址公园进行经营管理,委托期限为20年,自2010年10月1日至2030年9月30日。自2015年6月起年度管理酬金为1.28亿元,经营活动收入归大明宫遗址公园公司所有。

    据曲江文旅2018年年报披露,来自大明宫遗址公园的管理酬金仍未支付。事实上,曲江文旅自上市以来,应收账款不断增长,绝大部分应收账款为景区管理酬金。

    2013年—2018年曲江文旅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98亿元、3.34亿元、3.71亿元、4.14亿元、4.75亿元、5.38亿元。公司2019年一季报显示其应收账款进一步增加至5.84亿元。wind数据显示:2012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23.43天,不到一个月就结完了,2018年则为135.33天。

    此外,曲江文旅近年来长期借款大量增加,从2012年末的9760万上升至2018年末的3.86亿元。

    上述研究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企业需要在财务数据上不断进行优化,要对一些欠款及时追缴。同时也需要积极创新融资策略,包括在应收账款证券化等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