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浙矿重工营收高度依赖华东地区净利不稳   偿债能力碾压同业仍募资8000万被指圈钱

浙矿重工营收高度依赖华东地区净利不稳   偿债能力碾压同业仍募资8000万被指圈钱

2019-07-01 06:11:2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二次闯关IPO的浙江浙矿重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浙矿重工)仍然实力不足。

    浙矿重工是一家家族企业,地处浙江湖州,公司实控人陈利华家族合计持有公司84.79%股权。显然,家族持股独大,家族企业的弊端如何避免,陈利华面临较大挑战。

    浙矿重工成立于2003年,主营为破碎、筛选成套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虽然经过了16年发展,但截至去年底,公司总资产仅有4.55亿元。早在2015年,公司就向A股市场发起冲击,但在去年初终止审查。

    长江商报记者对比两份招股书发现,2016年至2018年,浙矿重工净利润增长较快,尤其是去年,净利润同比增幅更是达到70.51%。然而,蹊跷的是,2014年、2018年,也就是公司闯关之时,净利润突然大幅增长。而在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为1.65亿元、0.2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6.71%、9.56%。

    备受关注的是浙矿重工的募投项目。如今的募投项目并无改变,但募资额及投资金额增加,相反,项目达产后的预期产能锐减,预期效益也将减少。

    此外,相较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浙矿重工的偿债能力碾压同业。然而,此次募资,仍拟将8000万元用于补血,约占其募资总额的21%。正因为如此,公司被指借上市圈钱。

    高度依赖华东地区

    二次闯关IPO的浙矿重工实现了闯关关键时刻净利润急速增长,但能否持续存在变数。

    浙矿重工描绘了十分美好的发展前景。中国是全球砂石需求量最大的国家,约占世界砂石骨料用量的45%。现阶段,中国每年砂石骨料消费量约180亿吨左右,按平均价格50-55元/吨计算,直接产值超过9000亿元。接近万亿的砂石骨料市场,集中度却非常低,尚无足够规模企业。

    在巨大的蛋糕面前,浙矿重工十分动心,早在2015年,公司就想着进入资本市场,拓宽融资渠道提升市场竞争力。当年12月11日,浙矿重工进行预披露。然而,排队2年多,遇上IPO抽查,公司不幸被抽中,去年1月10日,公司首次IPO宣告终止。今年1月29日,浙矿重工再次递交上市申请。

    相较于前次IPO,此次,浙矿重工经营业绩大幅增长。2012年至2014年,浙矿重工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3亿元、1.78亿元、1.98亿元,分别较上年增长20.24%、57.68%、11.35%,对应净利润为1409.45万元、2891.44万元、3190.35万元,2013年、2014年分别较上年增长105.15%、10.3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359.36万元、2609.59万元、2802.09万元。

    2016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人2.01亿元、2.25亿元、2.9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82%、11.94%、31.56%。同期净利润为3085.14 万元、4365.73万元、7444.04万元,同比增幅为6.9%、41.51%、70.51%,扣非净利润为2667.35万元、4156.25万元、6860.28万元。无论是净利润还是扣非净利润,2014年、2018年均出现大幅增长。

    对于去年净利润大幅增长,公司解释称是砂石价格和收益率上升所致。受供给侧改革、环保督查等因素影响,砂石供给有所减少,推动骨料价格上升。据统计,全国骨料平均离岸价格由2016年初的26元/吨升至去年底的65元/吨,价格累积涨幅达150%。尤其是去年四季度伊始,各地基建投资纷纷发力,对价格上升起一定推动作用。

    不过,就像近几年国内钢材价格波动一样,砂石骨料也存在周期性,浙矿重工能抵御行业周期吗?

    备受关注的是,浙矿重工对华东地区存在明显依赖。2012年至2014年,华东区为公司贡献销售收入8926.12万元、1.43亿元、1.08亿元,占比为79.10%、80.48%、54.43%。2016年至2018年,华东区贡献的销售收入由8201.43万元升至2.07亿元,占比由40.82%上升至69.87%。而在2014年、2015年,华东区销售萎缩,导致公司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

    募投项目预期大变脸

    难以置信的是,行业转暖,浙矿重工募投项目预期较3年前大幅缩水。

    2015年,浙矿重工冲刺IPO时,拟募资2.83亿元,募投项目为矿机装备生产基地建设 、技术中心建设及补充营运资金,投资总额分别为1.86亿元、6670万元、3000万元,这些投资全部采用募投资金。除了拟补充营运资金项目外,另两个项目均已备案。

    根据当时的招股书披露,矿机装备生产基地建设是公司的实际扩产项目,建设矿山破碎、筛分设备生产基地,选址在长兴县和平镇工业集中区,占地面积约29269平方米。浙矿重工预测,矿机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建设期为18个月,完全达产后将每年新增破碎设备140台(套)、筛分设备450台(套)的生产能力。新增年营业收入18365万元,新增净利润4444万元,投资利润率28.11%,静态投资回收期(含建设期)6.12 年,财务内部收益率(税后)为22.15%。

    时隔3年,浙矿重工于今年6月14日更新披露的招股书显示,拟募资3.81亿元,募投项目仍然为三个,分别为破碎筛选设备生产基地建设、技术中心建设、补充营运资金,投资金额为2.39亿元、6270万元、8000万元。

    对比2015年披露的招股书,技术中心建设及补充营运资金项目不变,但投资金额及拟采用募资金额均有变化,新的投资金额仍然全部采用募资,技术中心建设项目较三年前减少400万元,补充营运资金增加了5000万元。

    备受关注的是破碎筛选设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是否是此前矿机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更新。

    募投项目投资明细显示,项目建设地为长兴县和平镇工业集中区,跟3年前披露的一样,投资项目明细大体相当。此外,拟购买的主要设备有所增加,不少设备数量相同。

    对比发现,新的募投项目破碎筛选设备生产基地建设与矿机装备生产基地建设没有什么较大区别。然而,在投募资金额、产能及预期等方面有较大变动。

    根据招股书,该项目新的投资总额为2.39亿元,建设周期仍为18个月,将新增年产破碎设备125台(套)、筛选设备300台(套)的生产能力,完全达产后,将新增年营业收入1.8亿元,年新增净利润 4283万元,投资利润率降为21.11%,静态投资回收期(含建设期)6.53年,财务内部收益率(税后)为18.35%。

    项目完全达产后,新增的年产破碎设备、筛选设备分别减少15台(套)、150台(套)。有意思的是,新增设备减少幅度如此之大,而新增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肃虽然也有所减少,但减少幅度并不大。此外,投资回收期、收益率、利润均有不小幅下降。

    募投项目预期大变脸,浙矿重工对此并未解释。那么,是否意味着前次预期过高,亦或是市场竞争力降低等,这些令人不解之处,浙矿重工均未回应。

    不缺钱仍募资补血被指圈钱

    浙矿重工还存在圈钱嫌疑。

    浙矿重工由陈利华家族出资120万元创立,截至目前,其5名自然人股东中,陈利华、陈利群、陈连方、陈利钢四人为兄弟关系,段尹文为陈利华配偶的弟弟。陈利华直接持股43.4%,通过湖州君渡间接持股5.79%,陈利群、陈连方等4人均分别持股8.9%。由此,陈利华家族合计持有6358.88万股,占总股本的84.79%。

    从招股书披露的情况看,近几年,陈利华家族也是在一心一意谋发展,尽管近几年净利润持续增长,但公司并未选择现金分红,而是将积累投入了扩大再生产中。

    正因为未实施现金分红,浙矿重工的偿债能力较强。截至去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为1.41亿元,短期债务只有500万元,无长期债务,目前来看,也无或有债务。近几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均为净流入,基本上与净利润相匹配。由此可见,公司流动性充足,基本上没有偿债压力。

    从偿债指标及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对比看,浙矿重工的偿债能力也明显强于同业。

    截至去年底,浙矿重工的资产负债率(合并)为24.42%,低于同业均值35.16%,更是远远低于A股公司山河智能的65.45%。去年,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分别为3倍、2.02倍,均高于同业均值2.77倍、1.11倍。

    实际上,近几年,浙矿重工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处于逐步上升趋势,资产负债率逐步下降,偿债能力逐步增强。截至去年底,公司流动资产3.31亿元,能有效覆盖1.11亿元流动负债。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占比较高。2016年至2018年期末,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8494.45万元、7,388.36万元、7382.62万元,存货账面价值为8579.64万元、1.1亿元元、1.01亿元。截至去年底,二者合计占公司流动资产的52.73%。

    与同业相比,去年,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率为3.48次、1.60次,与同业均值持平,且近几年持续提高。

    综上所述,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比,浙矿重工的偿债能力高于同业平均水平。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浙矿重工仍然拟募资8000万元补血,且从上次IPO拟用3000万元增至如今的8000万元。因此,公司被指借此圈钱。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