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摩拜创始人卸任关键职务   补贴减少盈利前景难测

摩拜创始人卸任关键职务   补贴减少盈利前景难测

2019-06-17 07:00:5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陈妮希

    在退出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近6个月后,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又退出两家“摩拜系”公司。

    6月11日,摩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胡玮炜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由李洋接任。监事由刘禹变更为高杰。公司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仍为mobike (HongKong)Limited。6月10日,胡玮炜卸任摩拜(北京)全资子公司武汉摩拜共享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位,均由李洋接任。

    在胡玮炜与摩拜渐行渐远的同时,美团也在压缩对摩拜的投入。美团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美团实现营收191.7亿元,同比增长70%;经营亏损13亿元,同比增长24%。而亏损收窄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降低了销售费用,二就是减少对共享单车以及网约车的投入。

    才一年时间,从资本市场的宠儿到“弃子”,摩拜经历了什么?

    胡玮炜卸任摩拜子公司重要职务

    作为最早一批共享单车入局者,摩拜单车曾是2017品牌50强榜单中唯一一家来自共享单车领域的上榜企业,同时也是整个互联网出行领域的唯一入选公司。这一切光环背后,其创始人胡玮炜功不可没。

    胡玮炜曾这样评价自己,“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和企图心的人,但是我是那种——如果我心里有一个想法,它就像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它就会不断地发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可能会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这件事情。”

    2014年,胡玮炜回到杭州虎跑,想要骑行,希望能租一辆公共单车,但办卡小岗亭关门,最后这次希望中的骑行没有成功,而且在瑞典哥德堡也遭遇了租赁公共单车失败的经历,于是胡玮炜从汽车朋友圈里拉了一支团队,成立摩拜单车项目。

    2015年1月,成立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并拥有了自己的自行车制造工厂,2016年4月22日,摩拜单车正式上线,并在上海投入运营,9月1日正式进入北京。

    摩拜刚成立就受到资本的疯狂宠爱,快速在一、二线城市抢占市场。但“痛点”也随着而来,被损坏,被偷,甚至被放在咸鱼上出售,监管问题也时有发生。与此同时,摩拜一直未能迈过盈利门槛,商业模式也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

    在持续烧钱难以为继之际,摩拜迎来历史性的转折点。2018年4月,摩拜单车被美团点评全资收购,随后胡玮炜出任摩拜CEO,并任命刘禹为摩拜总裁。2018年11月,美团点评CEO王兴成摩拜大股东,胡玮炜等摩拜创始团队退出,随后,胡玮炜于摩拜而言的色彩越来越单一了。12月23日,胡玮炜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就在前一天,胡玮炜卸任摩拜(北京)全资子公司武汉摩拜共享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位,均由李洋接任。

    据公开报道显示,李洋为美团点评高级总监,担任美团打车旗下公司上海路团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法定代表人。业内分析认为,美团对于出行业务一直虎视眈眈,今年更是相继推出网约车、顺风车等多项业务,而摩拜在出行方面拥有用户基础和单车运营经验,可以形成美团出行闭环,对于美团日后扩展出行业务可以起到一定推动作用。

    打上“美团”标签的摩拜,也离胡玮炜时代渐行渐远了。

    美团减少补贴摩拜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成立至今,摩拜已经进行超过13轮融资。虽然多数金额并未对其公开,但是从其作价27亿美元“卖身”美团可看出,摩拜身家崛起速度之快。

    只是,虽然背靠美团这个大树,摩拜却未能绕过共享单车烧钱的命运,大把大把的资金用在造车和维护上,给美团带来了45亿的亏损,摩拜的管理问题日渐凸显。

    尽管在被美团收购之时,双方约定保留摩拜原来的管理团队,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摩拜原创始人都在持续出走。不到一个月时间,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就卸任了CEO一职,由胡玮炜担任CEO,刘禹担任总裁。随后,摩拜工商信息进行了变更,李斌、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均从股东中退出。

    这期间,摩拜基层也出现了人事动荡。就在去年底摩拜单车被传裁员,裁员幅度在30%。据悉,摩拜单车团队规模近千人,这也就意味着有近300人即将面临离职。摩拜曾对外回应裁员传闻属于正常业务调整,部分岗位仍在招聘中。

    与此同时,摩拜商业模式也出现明显改变,曾经“百花齐放”的共享单车市场正上演着大撤退。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共享经济企业押金涉及用户面广、数额巨大,“押金难退”极易把企业风险转化为社会风险,摩拜即时从押金模式升级到免押骑行。

    按照美团曾公布数据中,4月份时摩拜的“交易用户按金”(押金)总计约81亿元。随着摩拜6月份宣布百城免押金、7月份全国范围内免押金,这一数据在逐渐下降。

    少了押金支撑,也为摩拜盈利带来更大的难题。与此同时,美团对于摩拜的补贴也在减少。今年5月,美团发布了第一季度的财报。191.7亿元营收同比增长了70%,经营亏损13亿元,同比增长了24%。亏损的大幅收窄,显示美团的状况正在进一步改善。而财报显示,美团亏损收窄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降低了销售费用,即减少对用户以及商家的补贴,同时提高相应的抽成;第二,就是减少对共享单车以及网约车的投入。

    重重考验下,未来留给摩拜的发展空间更加令市场担忧。有分析认为,或许从胡玮炜卸任到摩拜成为美团的一个事业部,摩拜的命运在其被收购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注定。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