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瑞幸咖啡回应4500万抵押:为保证资产价值最大化

瑞幸咖啡回应4500万抵押:为保证资产价值最大化

2019-04-08 06:24:0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陈妮希

    “我们刚完成B轮融资,手里有足够的现金。” 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兼CMO杨飞高调发声仅四个月,瑞幸咖啡就迫不及待通过抵押咖啡机、奶箱、粉仓获得中关村租赁4500万元融资,引发了市场的质疑。

    一时,市场上出现了瑞幸资金出问题、“售后租回”美化现金流数据为上市做准备种种声音。

    对此,瑞幸方面应询回复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此举是为了保证资产价值最大化。

    “售后回租”融资4500万

    4月1日,根据工商信息显示,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新增一条动产抵押信息。抵押权人为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被担保债权数额为4500万元。瑞幸此次的动产抵押物均为咖啡机、奶箱、粉仓,物品所属地包括北京、深圳、上海、广州等多地门店,其中也规定了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为2019年3月27日至2020年3月31日。

    瑞幸方面就此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这是一笔常规的设备融资租赁,符合我们轻资产运营的大思路。通过设备融资租赁等创新金融工具的应用,可以保证我们资产价值最大化。”

    瑞幸此次采用的是融资租赁领域中的“售后回租”,即将自己买回来的设备卖给租赁公司,取得现金,然后再租回来使用。在租赁期内,设备所有权归属融资租赁公司。这样,瑞幸一次性获得一笔收入,相当于融了一笔钱,然后每月向对方付租金,相当于支付获得融资对应的利息。

    这种融资租赁本身并不稀奇,是目前国际上最为普遍、最基本的非银金融形式,多见于航空、重装机械等重资产行业,一般不常见于快消行业,也符合瑞幸反常规快消行业运营的思维。

    但是,瑞幸在大手笔烧钱扩张、动辄几亿美元一轮的融资,以及一直强调公司账上资金非常充足的同时,却突然需要用“抵押”咖啡机的方式来融“区区”几千万人民币,实在反差强烈。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瑞幸咖啡一方面是快消品,需要强大的现金流支撑,另一方面它不断低价竞争,也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所以,会尽其所能利用好每一分钱,不会让任何投资变沉默成本,所以将所有资产都进行抵押做融资担保。”

    去年前9个月亏损8亿

    那么,瑞幸咖啡真的缺钱吗?

    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曾在2018年年初公开表示:“为迅速扩张,已为瑞幸咖啡准备好了10亿元资金。”

    通过烧钱大规模补贴用户、大手笔宣传、“杠上”星巴克的瑞幸在咖啡市场里的知名度一路攀升,扩张速度惊人。成立一年开店近2000家,目标剑指未来的一年内,会再开2500家门店,在门店数量上和杯量上,同时超过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

    在烧钱补贴、急速扩张的模式下,2018年前9个月亏损8亿元的数据令人不禁对其发展战略产生质疑。

    不过,在已完成数轮融资的情况下,瑞幸咖啡对亏损暂时不需要担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4月15日,瑞幸宣布完成了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2018年7月11日,瑞幸宣布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投后估值10亿美元;2018年12月12日,瑞幸宣布完成2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后估值22亿美元。

    在2019年的战略发布会上,瑞幸表示,目前亏损依然可控范围之内,公司的现金流,依然够支撑三到五年的时间。瑞幸方面也曾表示:“亏损符合预期。通过补贴快速获取客户是我们的既定战略,用适度补贴,获取这一年的市场规模和速度,是非常值得的。”

    不过,钱总有用完的一天,不管是从扩张开店家店,还是留住现有用户、稳住现在的销售水平来看,瑞幸的亏损难题恐怕旷日持久。

    疑为上市做准备

    把自己的咖啡机卖掉再租赁回来,在业内分析看来,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瑞幸对机器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很强,以超低价进货拿到了这批机器,或干脆就是定制了更低端的机器;二是此次瑞幸为了融资而向融资租赁公司做了巨大妥协,只为更快的拿到这笔钱。

    恰巧融资租赁对拟上市公司带来的财务可以带来“美化”作用。一名资深财务审计人员表示,这样的操作可以达到美化现金流数据的效果,在提交上市相关财务报表前快速完成融资租赁的举动“很罕见”。不过,这样做的确会从效果上导致报表里资产减少,现金增加。

    关于瑞幸缺钱寻求上市融资的消息已经不新鲜了。此前,曾有媒体爆料,瑞幸咖啡正积极筹备,希望以3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

    上周,记者追问瑞幸方面关于上市的计划,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未回复。

    上述资深财务审计人员还表示,若公司合规记账,当前会计准则将这种行为定为“售后租回”业务,在资产负债表里,售出的固定资产不允许一下子确认收入,要在往后年度逐年摊销到利润表里,并且会在附注部分,单独批注出这部分出售资产未记的收入。但是,在现金流量表部分,会呈现出现金流改善的假象。

    沈萌认为:“目前是瑞幸咖啡等互联网咖啡公司的关键时刻,如果不能尽快从红海中杀出、将自己获得的用户数据极大价值化,那么不排除走上OFO的道路。”

    瑞幸咖啡门店。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