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岭南股份虚胖:应收账款及存货高达74亿 负债率飙升至70%短期偿债缺口超10亿

岭南股份虚胖:应收账款及存货高达74亿 负债率飙升至70%短期偿债缺口超10亿

2019-01-28 06:25:1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从园林转型至文旅,岭南股份(002717.SZ)经营业绩跳涨之余,风险已然切切实实来临。

    岭南股份前身为岭南园林,由莞商尹洪卫1998年创立,2014年跻身A股市场。尹洪卫自称是一个敢冒险的人,跳出体制创业15年,由园林门外汉变为专业人才后,又毅然向陌生行业文化旅游领域转型。

    Wind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岭南股份累计投资22.62亿元收购了恒润数字、新港永豪等多家公司。借助标的贡献的业绩,公司实现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步上涨。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岭南股份负债也在急剧攀升,截至去年9月底,其资产负债率达69.97%,两年零9个月上升19.85个百分点。随之而来的是偿债风险。截至去年9月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17.46亿元,远低于当期26.49亿元短期债务。当年,公司已经融资11.35亿元。叠加2015年来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公司频频提供对外担保,公司的短期偿债缺口或超10亿元。

    此外,一年之间,公司存货猛增20亿元,余额为47亿元,而存货周转一次需要261天,再考虑到高达27亿元的应收账款,岭南股份巨额流动资产变现速度慢,应对短期偿债压力有难度。

    1月25日,岭南股份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债务总规模可控,长短期债务结构比较合理,不存在财务风险。

    22亿“买”来业绩跳涨

    岭南股份进入公众视野始于2009年,也就是公司开始闯关IPO之时。2009年至2013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放缓。

    2015年,是尹洪卫推动岭南股份跨界转型元年,跟大部分公司转型途径一样,尹洪卫采取的是并购。

    据长江商报记者统计,2015年至2018年的4年间,岭南股份合计耗资22.62亿元收购了6家公司。其中,最为主要的并购是恒润科技100%股权、德马吉100%股权、新港水务90%股权,交易价格分别为5.5亿元、3.75亿元、5.4亿元。

    正如尹洪卫公开宣称,上述并购,并购恒润科技正式涉足文旅板块,牵手创意展示服务商德玛吉夯实文旅业务,并购新港水务让公司进一步延伸水生态业务。此外,2018年,公司耗资0.5亿元收购本农科技,公司的生态环境板块得以强化。

    系列并购大动作完成,岭南股份由此前的单一园林业务变为园林+文旅两大板块业务。

    并购不仅丰富了岭南股份业态,也助力了公司经营业绩“腾飞”。

    业绩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岭南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89亿元、25.68亿元、47.79亿元,同比增幅依次为73.58%、35.94%、86.11%。同期净利润为1.68亿元、2.61亿元、5.09亿元,增幅为43.53%、55.29%、95.27%。

    加上2018年业绩,自从2015年开始实施大并购以来,岭南股份的业绩出现了惊人的跳涨。显然,这与“买”来的标的业绩贡献密不可分。

    应收账款和存货倍增显示业绩虚胖

    跳涨的业绩真实可靠吗?岭南股份的经营业绩存在明显的水分,虚胖严重。

    对比2014年至2017年的财务数据发现,2017年,岭南股份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较2014年增长了3.39倍、3.35倍。但其经营现金流均为负数,持续净流出。2015年至2017年,公司分别净流出1.37亿元、0.75亿元、5.21亿元,2017年的经营现金流净流出数超过当年净利润数,这表明公司当年不仅无经营现金流流入,反而是流出。

    岭南股份为何会出现净利润与经营现金流严重背离?三年合计赚取的9.38亿元净利润到哪里去了?

    2014年,岭南股份的应收账款和存货分别为3.76亿元、6.58亿元,到了2017年,分别增至15.93亿元、34.15亿元,增幅分别为3.24倍、4.19倍。

    对比发现,上述同期,营业收入、净利润与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增幅基本相当。

    实际上,去年,公司应收账款及存货增长更为迅猛。以去年前三季度为例,应收账款为26.7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2.73亿元翻了一倍多。存货余额为47.4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0.07亿元猛增了27.37亿元,增幅高达136.37%。

    正如一家券商分析师所言,如果一家公司净利润与经营现金流长期背离,且经营现金流持续为负数,且应收账款和存货持续大幅增长,那么,这家公司的真实盈利能力并非像利润表上所列示的那样好看,更多的是虚胖。因为,目前的公司核算,采取的是权责发生制,应收账款未能及时收回也计入了利润,实际上能否及时收回、是否会产生呆坏账,只是按照惯例计提了坏账准备,但并一定是真实情况反映。

    岭南股份解释,由于公司生态环境工程施工业务的“前期垫付、分期结算、分期收款”运营模式,导致经营活动净流量为负。去年以来,公司承接了部分规模较大、周期较长项目,因此存货、应收账款、存货周转速度等指标会产生相应变动,这些指标均处于同行业正常区间范围内。去年三季度末,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同比增长77.62%,预计未来整体现金流情况将进一步优化。

    负债率飙升19个百分点偿债压力大

    伴随并购转型,岭南股份负债大幅飙升。2014年,公司负债总额11.60亿元,2017年猛增至71.98亿元,增长5.21倍,超过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速度。到去年9月末,负债总额增至103.08亿元,增幅为43.21%。资产负债率也从2016年的50.12%上升至去年9月底的69.97%,一年零9个月上升了19.85个百分点。(2016年历经三次定增募资14.45亿元,负债率大幅下降)

    有息负债方面,2014年为5.19亿元,2017年为26.11亿元,增长了4.03倍。同期,财务费用从700万元增长至4300万元。

    增长最快的是去年。截至去年9月底,岭南股份的有息负债为41.11亿元,较年初增加了1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9.74亿元增加了21.37亿元,增长了一倍多。同期,财务费用也由0.21亿元增长至1.32亿元,一年之间增长了5.29倍。

    岭南股份的负债大幅劲升给公司带来不容忽视的财务压力。

    截至去年9月底,公司短期借款19.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7.39亿元,长期借款8.61亿元,应付债券6.01亿元,合计41.11亿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只有17.46亿元,不考虑货币资金受限(因为保证金等,存在货币资金受限情况)、留存一定货币资金作为流动资金等因素,公司短期偿债缺口(短期债务为26.49亿元)至少达10亿元。再叠加方式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财务费用大幅增长,虽然去年前三季度净流出状况有所改善,但仍然净流出1.49亿元,其偿债压力将更大。

    值得一提的是,岭南股份还频繁对外提供担保。截至今年1月17日,其累计对外担保余额为26.62亿元,占公司2017年底净资产的73.49%。一旦担保对象未能按时履约,将加剧公司财务压力。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