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铁将军净利两连降半年坏账准备3500万 李安培夫妇持股93%公司治理存隐患

铁将军净利两连降半年坏账准备3500万 李安培夫妇持股93%公司治理存隐患

2018-12-24 07:15:3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汽车供应链上的铁将军汽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铁将军)的IPO冲关之路有点悬。

    汽车市场深度调整造成的净利连降以及实控人“一股独大”可能带来的公司治理隐患,将成为其上市道路上挥之不去的阴影。

    铁将军目前的主营业务是汽车、摩托车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次IPO拟募资6.42亿元,其中1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投向PEPS和TPMS产品项目、泊车辅助类产品项目、车联网电子产品项目和研发中心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铁将军净利润接连下降。去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2015年的九成。而这或源于公司对汽车行业的高度依赖。近年来,受环保政策变化、部分城市汽车限购等因素影响,不少车企经营业绩不理想,覆巢之下,铁将军的日子过得艰难可想而知。

    此外,铁将军计提的坏账准备特别多。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在3500万元,是2015年、2016年的两倍。

    备受关注的是,铁将军是一家“夫妻店”,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李安培、李苗颜夫妇直接、间接合计持有公司93.20%股权,二人分别担任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如此高的持股比例,势必对完善的公司治理形成障碍。

    上周,针对上述等诸多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铁将军发去了采访函,截至本报截稿时止,未收到回复。

    行业竞争加剧毛利率连降

    随着汽车市场竞争加剧,铁将军面临的市场竞争也逐步升级。

    招股书显示,作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铁将军在无钥匙进入和启动系统、轮胎压力监测系统、雷达、防盗器产品的设计和研发等方面位居国内前列。其主要产品包括传感器产品、控制类产品和车联网产品。公司曾参与了长安汽车、广汽集团、吉利汽车、长城汽车和海马 汽车等汽车制造商的同步研发,现已成为多家国内汽车制造商的一级供应商,同时,在汽车和摩托车后装市场拥有较高的知名度,铁将军等品牌系列产品行销远销欧美亚非地区。

    不过,公司对汽车市场存在高度依赖外,也对大客户广汽集团、长安汽车存在依赖。2015年至今年前6个月,公司向广汽集团销售的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为4.86%、10.36%、26.25%、35.42%,长安汽车贡献的营业收入占比为6.74%、10.41%、14.34%、9.76%。近两年,两家公司贡献了公司四成营业收入。

    尽管如此,铁将军的盈利能力呈现下滑趋势。2015年至今年前6个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60亿、8.73亿、9.54亿、4.71亿;同期净利润分别为9378.13万元、7400.18万元、8547.32万元、4477.32万元,2016年降幅较大,2017年的净利润仍低于2015年,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也不及2015年的一半。而且,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则是接连下降,同期为9376.84万元、8697.88万元、8258.42万元、3878.5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前几年,国内汽车景气度较高,而今年,市场调整幅度较大,广汽集团营业收入增幅大幅放缓,长安汽车更是负增长。想必,这将对铁将军的持续盈利能力产生不小的冲击。

    与此同时,随着汽车电子行业整体技术水平的进步以及现有成熟产品的竞争加剧,汽车电子现有产品的整体价格水平呈下降趋势,使得毛利率下降。铁将军在这方面也有深刻体会。

    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年前6个月,铁将军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6.57%、35.14%、 29.22%、26.21%,已经连续两年半下降。

    坏账准备翻倍计提达3500万

    紧抱广汽集团、长安汽车等知名车企大腿的铁将军市场话语权较低,这使得公司应收账款高企。

    2015年至今年前6个月,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10亿元、1.88亿元、2.19亿元、2.04亿元,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的47.01%、39.97%、36.45%、36.22%,占当期营业收入的24.42%、21.47%、22.96%、43.36%,占比较高。

    实际上,这些应收账款净额的背后公司已经大幅计提了坏账准备。上述同期,公司分别计提的坏账准备为1611.19万元、1805.87万元3555.58万元、3480.55万元,2017年及今年上半年计提的坏账准备较2015年、2016年翻了一倍。

    从计提的坏账准备看,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单项金额不重大但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突然猛增,此项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2430.77万元,涉及21家客户,整体计提比例高达77.70%。

    对此,公司解释称,2016年以前,公司对境内后装客户给予不同额度商业信用,从2016年开始,公司以价格折让方式引导区域经销商接受先款后货的结算模式。在销售信用政策转变过程中,公司与主要区域经销商就信用政策转变时点已经存在的应收账款签署了还款协 议。2017年,公司根据区域经销商实际还款情况、交易情况、应收账款的预期可回收金额对上述应收账款计提了坏账准备,因而当年单项计提坏账准备较多。

    此外,公司存货也存在高企问题。上述同期,公司存货净额为1.54亿元、1.87亿元、2.36亿元、2.11亿元,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的34.43%、39.81%、39.21%、37.44%。

    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使得公司的资产减值  截至今年6月30日,公司资产减值准备余额为5223.76万元,其中,坏账准备余额3633万元,存货跌价余额1590.76万元。

    上述因素也直接导致公司偿债能力不足。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比,铁将军的多个偿债能力指标处于劣势。2015年至今年6月30日,其流动比率为1.54倍、1.54倍、1.66倍、1.88倍,同业均值为1.86倍、1.69倍、3.11倍、3.06倍。其速动比率为1.30倍、0.91倍、1.01倍 、1.18倍,同业均值为1.30倍、1.19倍、1.95倍、2.47倍。其资产负债率为52.50%、49.58%、48.11%、41.43%,普遍高于同业均值47.07%、48.68%、32.83%、32.05%。

    “一股独大”公司治理难完善

    实控人持股超过90%,铁将军的公司治理完善可能只能是理想化状态。

    股权结构显示,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铁将军只有3名股东,其中,控股股东广腾汇控股持有6388万股,持股比例为79.85%。珠海瑞恒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珠海瑞恒德)持有1052万股,持股比例为13.15%。公司实控人李安培直接持有56万股股份, 持股比例为7%。

    广腾汇控股的股东为李安培、李苗颜,二人为夫妻关系,合计持有广腾汇控股100%股权。珠海瑞恒德为员工持股平台,李安培、李苗颜二人又作为普通合伙人持有珠海瑞恒德47.98%股权,二人直接、间接合计持有铁将军93.20%股权,并因此控制公司100%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包括拟上市公司中,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较为常见,这主要体现在企业由家庭成员一起携手创立,因此家族控股的问题不可避免。只是,像铁将军这样只有三名股东、实控人夫妇持股比例超过90%以上的公司较为罕见。

    实控人高比例持股的铁将军并未完全实施职业经理人制度。截至目前,李安培、李苗颜夫妇分别担任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

    显然,实控人高比例持股的优势也很明显,不仅会将公司利益与家族利益紧密结合,而且能有效抵御野蛮人入侵,防止公司易主,从而保障经营的稳定性。但是,当大股东为了满足自身利益而作出的决策损害中小股东利益时,中小股东的利益就难以保证。而且,在完善 公司治理时,因为大股东一言九鼎,相较于股权分散的公司而言,推进起来要困难很多。

    对此,铁将军在招股书中解释,在实际管理方面,公司引进了职业经理人和专业管理人员,并对其充分授权。公司亦坦承,大股东对公司拥有较强的控制权,若利用控制地位对公司经营决策、财务管理、人事任免等方面施加不利影响,可能会对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造成损害。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