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同仁堂原材料及采购成本超营收五成 快速扩张埋质量隐患3年23次上黑榜

同仁堂原材料及采购成本超营收五成 快速扩张埋质量隐患3年23次上黑榜

2018-12-24 07:08:3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吴婷

    创立300年的北京同仁堂(60008.SH)爆出“蜂蜜门”。

    12月15日,同仁堂被爆出使用过期蜂蜜;21日,再被山东省药监局点名白矾抽检不合格。一周时间,同仁堂股价从12月17日开盘28.71元/股跌至21日收盘价26.83元/股,市值蒸发25.76亿元。

    事实上,“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同仁堂早已将此古训抛之脑后,而屡登黑榜的背后,则是快速扩张造成的品控之患。

    上市22年,同仁堂总资产已由1996年的6.53亿元,增至2017年的187.08亿元,翻了28.6倍。

    与此同时,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其年报数据发现,同仁堂仅原材料及采购成本就占营收超五成。其中,医疗商业采购成本占整个原材料成本超六成。

    零售业分析师王源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直言,同仁堂扩张太快是造成其当下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王源分析指出,从整个行业看,随着中药行业的发展,上游中药材变得稀缺致使议价空间加大。加上近年来中药材价格普遍上涨,中药制造企业生产成本普遍加大,从而压缩了中药制造企业的利润空间。

    而同仁堂在快速扩张中,一方面要顾及主营业务成本控制,另一方面还要发展多产业链布局、执行代工生产,显然无论是主营业务,还是其他附属业务都有可能存在产品监管漏洞,为产品质量埋下隐患。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截至目前,2016年以来,北京同仁堂累计被药监部门点名通告达23次。

    代工地盐城同仁堂专柜:

    全城蜂蜜缺货

    “同仁堂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长久历史积攒下来的文化,从本质上来说有三大支点:一是品种,二是品质,三是诚信。品牌是在这两点基础上积累起来的优势外延。”这是同仁堂总经理刘向光,今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同仁堂品牌信誉的一段描述。

    这个拥有349年发展历史,曾被皇家供奉的御药,一直以“选料上乘、配方独特、工艺精湛、疗效显著”的产品特点自称。然而,随着近日同仁堂代工企业将大量过期、临期的蜂蜜进行回收并送入原料库事件曝光,同仁堂形象遭受市场诟病。

    12月19日,长江商报记者抵达代工企业所在地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盐城金蜂”),发现该工厂已疑似停产。

    长江商报记者走访发现,盐城金蜂附近并没有大型养蜂厂,在滨海县也没有一家同仁堂连锁店。不过,在盐城市某商场一楼大厅中,同仁堂柜面显得十分醒目。当记者咨询蜂蜜时,该销售人员先语焉不详,后立即表示全市蜂蜜都暂时无货。当记者想要查看礼盒时,销售人员则以只是包装盒为由拒绝。

    值得注意的是,与同仁堂其他动辄几百上千元的礼品相比,同仁堂蜂蜜礼盒仅25元,远低于蜂蜜同类产品价格。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市面上蜂蜜分为纯原蜜(分生蜜和成熟蜜)、喂糖蜜、勾兑蜜、浓缩蜜,其中勾兑蜜有蜂蜜口味,商家充当蜂蜜销售,售价低,不完全是蜂蜜。

    有数据显示,国内全行业的蜂蜜产量大约为年产20万吨,其中一半出口,内销的产量10万吨左右。但每年全国市场的销量却达50万吨。也就是说,市场上的蜂蜜只有五分之一左右是真正的蜂蜜。

    一位蜂农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如果盐城金蜂所回收使用过期蜂蜜是真蜂蜜的话,“或许是因为蜂蜜弥足珍贵。”

    医药商业采购占原材料成本六成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同仁堂拥有的药品品种逾800个,常年品种超过400种,涵盖内科、外科、妇科、儿科 等类别。要保持产品品质及其竞争力,“护城河”难度之宽、之深都需要足够的技术、资本和科学的管理。

    “同仁堂扩张太快。”王源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产品线较多,要同时保证质量,难度确实不小。同时,随着药品零售行业监管日趋严格,药企的管理成本与运营成本上行,都会给企业很大压力。

    资料显示,1992年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组建成立,1997年由集团公司六家绩优企业组建成立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由6个子集团、5个子公司和3个院所组成,涵盖现代制药业、零售商业和医疗服务三大板块。截至2017年末,其拥有药品、保健食品等六大类产品2600余种,36个生产基地。据同花顺数据显示,目前同仁堂共参股或控股167家公司,其中有163家与其合并报表。

    对于主营中成药生产和销售的同仁堂来说,其子公司同仁堂蜂业业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年报显示,同仁堂蜂业2017年度营业收入为2.8亿元,净利润为268万元,其营业收入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133.76亿元的2.09%,净利润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17.42亿元的0.15%。

    2018年1-9月,同仁堂蜂业营收为1.97亿元,净利润为-87.3万元,其营业收入占同期同仁堂营收(未经审计)104.77亿元的1.88%,而同仁堂同期净利润(未经审计)为14.49亿元。同仁堂亦表示,本次过期蜂蜜事件对公司收入利润等财务方面影响甚微。

    而从主营业务上看,同仁堂分别为医药工业,医药商业两大类。在成本分析表里,医药工业包括原材料、人工、燃料及动力、制造费用;而医药商业则只有采购成本。

    年报数据显示,2013年-2017年医药工业中原材料成本分别为18.31亿元、20.97亿元、21.4亿元、24.8亿元、27.17亿元;同期医药商业采购分别为26.65亿元、29.25亿元、35.92亿元、40.23亿元、47.09亿元。

    同期,原材料和采购成本累计分别为44.96亿元、50.22亿元、57.32亿元、65.03亿元、74.26亿元;同仁堂营收分别为87.15亿元、96.86亿元、108.09亿元、120.91亿元、133.76亿元。按此计算,2013年-2017年,同仁堂医药工业中原材料和医药商业采购成本,累计占同期营收比分别为51.59%、51.85%、53.02%、53.78%、55.55%。

    与此同时,可以看出医药商业采购5年累计金额达179.14亿元,占同期累计营收的32.76%,占同期原材料和采购成本291.77亿元的61.4%。

    也就是说,在同仁堂原材料及采购成本中,仅医药商业采购成本占比就超六成。

    今年6月,商务部发布《2017年中药材流通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中药材流通市场常见的741个品种中,220个品种价格上涨,平均涨幅为24%;187个价格下跌品种价格平均跌幅为13%。

    王源指出,随着中药行业的发展,上游中药材变得稀缺致使议价空间加大。近年来,中药材价格普遍上涨,中药制造企业生产成本普遍加大,从而压缩了中药制造行业的利润空间。

    而同仁堂在快速扩张中,一方面要顾及主营业务成本控制,另一方面还要发展多产业链布局执行代工生产,显然无论是主营业务,还是其他附属业务都有可能存在产品监管漏洞,为产品质量埋下隐患。

    3年23次上黑榜

    上市22年的同仁堂,截至2017年年末,总资产187.08亿元,相比上市时的1996年总资产6.53亿元,22年资产翻了28.6倍,市值也从上市时14.18亿元上升至如今368亿元(截至12月21日),累计涨幅达24.95倍。

    “规模的扩大一定是以扎实的经营质量为前提,不盲目做大。”刘向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言,企业发展的过程中,速度和质量始终是一对配比难度很大的指标,尤其是在上升通道中,很容易出现“一快遮百丑”。

    在他的设计中,同仁堂需要时时自省,用科学完善的内控制度和可量化的指标来检视、控制运营风险,确保企业安全运行。

    然而,打脸的是,过期蜂蜜事件刚过,21日同仁堂又上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黑榜。官方公布显示,近日发布了关于65批次药品质量抽检不合格的通告,涉及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白矾产品,样品来自高唐金堤古方。

    这并不是同仁堂今年第一次上药监黑榜。2018年5月24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9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的通告,经山西省食品药品检验所等2家药品检验机构检验,标示为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等6家企业生产的9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

    2018年2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通告61家企业生产的65批次中药饮片检验不合格,其中包括北京同仁堂。

    而在201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共公布了22份不合格中药饮片名单中,同仁堂以14次的“成绩”位居第二,其中由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中药饮片有5次上“黑榜”,涉及杜仲、制没药、乳香、白矾、土鳖虫、远志等中药饮片。另外,同仁堂全国范围的连锁药店作为“检品来源”被通告的有10次。

    2016年一年,同仁堂也6上“黑名单”,山东、四川、湖北、贵州等多个省市抽检发现同仁堂存在产品不合格,涉及翻白草、加味左金丸、熟地黄、(熟)骨碎补等品种。同仁堂在山东淄博的药店还因为销售劣药被处罚。

    当时,同仁堂在澄清公告中称,上述质量问题的相关生产企业——同仁堂药材参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同仁堂制药有限公司都是同仁堂集团下属公司,但与上市公司无关。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2016年以来,北京同仁堂累计被药监部门点名达23次。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