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ST皇台面临退市雪上加霜 10起诉讼需赔1620万

*ST皇台面临退市雪上加霜 10起诉讼需赔1620万

2018-11-26 07:22:4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张璐

在强监管风口之际以及市场挤压下,曾一度与茅台齐名的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皇台,000995.SZ)欲“卖子求生”。

日前,*ST皇台发布公告称,决定将甘肃凉州皇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100%股权以经评估后的净资产值为定价依据,出售给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8年1—9月,*ST皇台业绩共亏损4190.84万元。在其三季报业绩预告中预计全年亏损1.83亿—1.85亿元。已4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ST皇台,若2018年再度亏损,将面临退市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ST皇台收到10份法院驳回其上诉的判决书,涉及1份买卖合同纠纷和9位自然人股东与其的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同日,*ST皇台控股股东上海厚丰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昨日,长江商报记者就未来是否还会有继续整合葡萄酒业务的计划,以及如何推动公司发展等问题电话联系*ST皇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不方便做任何回应,一切以公告为准”。

1元“卖子”

11月12日晚间,*ST皇台发布公告称,拟将全资子公司甘肃凉州皇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凉州皇台”)100%的股权,以象征性对价人民币1元的价格出售给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厚丰”),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但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不需要经过有关部门批准。

同时,公告还透露,*ST皇台正在与上海厚丰筹划共同设立控股子公司甘肃唐之彩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之彩”)。

此行为也因此引来了市场和投资者的疑惑。一边“贱卖”现有葡萄酒子公司,另一边筹建新的葡萄酒子公司,皇台酒业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

对于1元“卖子”的行为,*ST皇台解释称,根据《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8年9月30日,凉州皇台的净资产评估值为-1177.89万元,所以以象征性对价1元的价格出售。

根据公告,2017年度以及2018年前三季度,凉州皇台的营收分别为279万元、48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477万元、-812万元,负债总额为1.1亿元与1.2亿元。

对此,皇台酒业也坦言,为调整业务结构,改善经营情况,公司拟将亏损且经营压力较大的凉州皇台予以处置。而此次股权转让后,皇台酒业预计获得的损益为1284.78万元,预计对年度经营状况产生积极影响。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7年9月,*ST皇台就已对葡萄酒业务进行过整合。彼时*ST皇台发布公告称,将其拥有的与葡萄酒业务相关的部分资产及负债,按账面值划转至凉州皇台,预计拟划转资产类项目金额不超过人民币1.4亿元,划转负债类项目金额与资产类项目金额等同。

今年11月2日,*ST皇台发布公告称,拟和关联方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厚丰”)共同出资设立控股子公司甘肃厚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ST皇台方面称,整合与葡萄酒业务相关的资产与资源,是公司经营发展的需要,有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不存在同业竞争等问题。

昨日,长江商报记者就未来是否还会有继续整合葡萄酒业务的计划,以及如何推动公司发展等问题,给*ST皇台发送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前对方未予回复。

股东成“老赖”

日前,*ST皇台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因未履行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相关生效法律文书规定的义务,且存在“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情形,被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司的大股东成了法律上的老赖。

而在另一份公告中,*ST皇台宣布在11月13日收到10份法院驳回其上诉的判决书,涉及1份买卖合同纠纷和9位自然人股东诉其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而*ST皇台在这10起纠纷的一审判决中均败诉,共计赔偿原告方1620余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以来,*ST皇台已收到民事判决书60份,民事裁定书1份、民事起诉状4份以及执行裁定书3份。

2002年和2003年连续两年亏损迎来了第一次戴帽,2004年靠着1000万的净利润成功摘帽;2007年和2008年再度陷入连续亏损,又戴上了帽,公司2009年成功扭亏,又实现摘帽。公司2013年和2014年两年又陷入亏损,因而第三次戴帽,2015年扭亏为盈,帽子又被摘掉了。2016年及2017年,实现净利润-1.27亿元、-1.88亿元,因连续两年经营业务亏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而这已经是第四次“披星戴帽”。

根据*ST皇台的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50.40万元,同比下滑76.61%;实现净利润-4190.84万元,依旧未摆脱亏损状态。若到2018年结束,*ST皇台业绩仍为亏损,将面临退市风险。

对此,白酒专家蔡学飞表示,“皇台现在还是要通过外力解决资本层面的问题,特比是股东纠纷,与法务问题,先谈生存,再说发展。另外,作为酒企业,发展过程最重要的就是回归酒水的品牌信誉维护与产品品质稳定,避免被资本挟持,成为个人与集体的敛财工具。”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