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桃李面包重资产模式致负债5.4亿 拟发债10亿扩产

桃李面包重资产模式致负债5.4亿 拟发债10亿扩产

2018-11-26 07:09:3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作为“面包第一股”桃李面包(603866.SH),虽野心勃勃地扩张,但也开始面临着利润偏低、激烈竞争的严峻考验。

    日前晚间,桃李面包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投资于江苏桃李面包一期投资项目、四川桃李面包烘焙食品生产项目、青岛桃李食品烘培食品生产基地项目和浙江桃李面包生产基地建设项目。

    对于此次投资的目的和未来的规划,11月22日,长江商报记者联系桃李面包企业进行采访,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还处于扩张期,这是公司满足新增市场的需要,未来桃李面包有其他的发展计划会再出公告。”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桃李面包马不停蹄地推进在华南等新市场的扩张计划,加大对华东、华南、西北等新市场的开发,但在桃李面包2018半年报中所列的34家孙、子公司中,有16家亏损,其中就包括此次募资投资范围内的江苏桃李。

    募资10亿投资生产项目

    11月12日,“面包第一股”桃李面包公布A股可转债发行预案,拟募资不超过10亿元用于投资江苏桃李一期投资项目、四川桃李烘焙食品生产项目、青岛桃李烘培食品生产基地项目和浙江桃李生产基地建设项目。

    对于此次投资的目的和未来的规划,11月22日,长江商报记者联系桃李面包企业进行采访,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还处于扩张期,这是公司满足新增市场的需要,未来桃李面包有其他的发展计划会再出公告。”

    此外,桃李面包上市3年来,包括IPO融资6.19亿元在内,本次是其第三次进行融资,且均用于扩张计划。2017年11月,桃李面包曾通过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共募集资金7.38亿元,计划投资于武汉、重庆、西安3个食品生产项目。

    据公开披露的数据测算,自2011年至2017年,桃李面包营业收入由11.96亿元增长至40.8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22.68%;净利润由1.46 亿元增长至5.1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23.36%。

    不过,随着桃李面包加快全国布局,其负债规模也有所增加。2015年—2017年,桃李面包负债总额分别为2.76亿元、3.09亿元、3.71亿元。而至2018年9月30日,其总负债已增至5.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约5.39亿元,占比99.8%。

    桃李面包对此解释称,公司流动负债主要包括应付账款、应交税费、其他应付款,随着盈利能力的提升和经营规模的扩大,公司负债规模有所提升。但各报告期内销售回款良好,经营性现金流较为充足,短 期偿债风险可控。

    面临食品安全风险

    近日,长江商报记者在走访武汉市沃尔玛等大型超市发现,面包品牌竞争相当激烈,特别是在双十一之后,各种面包品牌的折扣力度都很大,另外,记者发现桃李面包的包装相比友臣、港荣蒸等品牌显得比较大,有消费者向记者坦言,“桃李面包的大包装拿起来不方便,也不容易在小便利店买到,希望未来可以多推出两片或三片装。”

    另外,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桃李面包马不停蹄地推进在华南等新市场的扩张计划,加大对华东、华南、西北等新市场的开发,但在桃李面包2018半年报中所列的34家孙、子公司中,有16家亏损,其中就包括此次募资投资范围内的江苏桃李。

    虽然新的融资扩张计划已经上马,但桃李面包上一轮的募投项目进程却遭遇了延期。因此,本计划于2019年3月便建设完成的武汉桃李烘焙食品生产项目也因募集资金到位晚于原预期,而不得不在计划时间一年多后才能完成。

    据桃李面包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6665.71万元,同比增长19.33%;营业利润33395.21万元,同比增长45.56%。但是事实上,业绩的功劳几乎全部来自于桃李面包深耕已久的东北、华北和西南市场。

    事实上,桃李面包近3年成立的大部分子公司,净利润仍然为亏损。其中位于深圳、江苏、广西、湖南、福建的子公司还成为拖累桃李面包业绩的“包袱”。据统计,以上5家子公司在今年上半年的亏损金额累积达1.2亿元。

    此外,食品安全问题也一直是食品加工企业的重中之重,此前,桃李面包就在招股书中提到,虽然公司制定了具体的质量控制标准和措施并严格执行,确保产品合格,但是仍不排除公司的质量管理工作出现纰漏或其他质量问题,会产生赔偿,继而影响公司的信誉和销售,因此存在潜在的经营风险。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桃李面包是一种重资产的运营模式,扩张越快越广的时候,资产规模也会变大,从产业端结合资本端去看,存在一定的食品安全风险,另外,随着消费端升级以后,中长保质期的这种面包其实落入了中低端的市场,因此对于其未来的盈利以及可持续发展目前要打一个问号。”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