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易安保险净利亏2亿投诉激增760% 被银保监会点名

易安保险净利亏2亿投诉激增760% 被银保监会点名

2018-11-19 07:10:1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郑玮

    作为四家互联网险企中最晚起步的一员,易安保险自成立起就受到诸多关注。

    近日,易安保险发布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保险业务收入11.57亿元,较去年同期上涨74.57%,而让业界诧异的是,易安保险净利润为-2.01亿元,亏损较去年同期大幅扩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不仅如此,易安保险净资产也在一路下滑,从一季度的8.82亿元,到二季度的7.87亿元,三季度仅剩7.3亿元。易安保险自成立以来,仅两个季度为盈利状态,其他几乎为递增式亏损,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连续直线下滑,更因经营费用水平不合理而被银保监会点名。

    有保险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高额的管理费已经成为互联网保险这个新兴行业发展的“旧疾”。

    “在自身官网或微信等自有渠道流量短期难以提升的情况下,有的互联网保险平台还要借助第三方平台的流量优势,并为此而付出高额的流量费。”该人士分析,互联网保险公司应做好比普通商业保险公司盈利周期更长的准备。

    净利润倒挂

    今年以来,易安保险的保险业务收入还是在不断上涨的,从一季度的3亿元到三季度的11.57亿元,增长迅猛,然而易安保险净利润倒挂的现象一直存在,从单个季度来看,易安保险前三季度分别亏损了0.8亿元、0.83亿元、0.37亿元。

    对于前三季度亏损情况,易安保险方面表示,亏损主要归因于公司长久期业务快速增长,导致未到期责任准备金的提取大幅增加,从而使得保险业务核算性亏损。随着业务开展,核算性亏损将逐步降低,经营情况恢复至正常水平。

    根据易安保险公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其保费等营业收入相比2016年增速明显,2017年营业收入7.98亿,其中保费收入为6.87亿,相比2016年的营业收入2.61亿提高了205%。

    在保费收入迅猛的同时,其盈利成绩单却并不喜人,从各季度报告来看,公司自2016年开始运营,仅两个季度实现了盈利,分别为2016年第四季度盈利101万元及2017年第四季度盈利699万元,其他均为亏损状态,且亏损金额呈逐年递增趋势,公司从2016年第一季度的亏损1820万元,到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2亿元。

    除了利润持续下降,公司的偿付能力也处于连续下降的境况,除了2016年第二季度较第一季度有所增长以外,自第二季度起,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1576.09%一路降至2018年第三季度的184.86%,持续了九个季度下跌。

    易安保险的业绩也影响了大股东深圳市银之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之杰”)的三季度表现。

    银之杰10月30日发布的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的其他综合收益与投资收益分别减少0.07亿元、0.39亿元,同比下降161.4%、590.13%。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2015年成立的年轻保险公司,易安在2016年开业前两年均实现了盈利,在盈利周期较长的保险业较为少见。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易安保险净利润为157万元。

    易安保险CEO曹海菁表示,易安保险虽然是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但本质依然是金融企业,仍然需要将稳健发展和实现盈利放在首位。

    高额管理费占支出过半

    除了盈利亏损之外,易安保险还被监管部门点名。7月26日,银保监会公布了[2018]66号监管函,其中指出易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安保险)在网络平台借款人意外伤害保险业务存在技术服务费比例偏高、经营费用水平不合理等问题。

    根据年报显示,公司业务与管理费的金额为4.18亿元,占营业总支出的52%,上一年度更为严重,业务与管理费占当年营业总支出的83%。正是过高的管理费支出,引来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具体来看,2017年易安保险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中,由监管函中提到的技术服务费占支出首位,为1.8亿元。之后是存入保证金退回、租赁费、招待费、公杂费等。

    而公开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了0.42亿元,是2016年的6倍。相较而言,业务收入的增长只是2.7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高额管理费同样存在其他三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中,泰康、安心、众安业务及管理费用2016年分别占营业支出的64.92%和82.92%和49.8%。

    而被视为行业领头羊的众安保险,虽背靠“三马”(马云、马化腾、马明哲)的大树,但在股东方的支持之外,直接掌握的客户资源并不多,去年一年,该公司技术服务费就高达10.27亿元,占保险业务及管理费的六成。

    有保险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高额的管理费已经成为互联网保险这个新兴行业发展的“旧疾”,为了占领市场,吸引客户量,互联网保险业内有以佣金吸引客户、换取市场份额的情况。更有甚者会以服务费、会议费等等的名头套取更多佣金费用。

    “而这些高额佣金又会以各种形势比如返现、立减、送增值服务等回到客户的手中。”该分析人士表示,这样的做法除了带来保费规模的增长外,无法带来盈利,并且会使产品本身失去该有的竞争力,最后不得不以更多的增值服务留住客户,造成恶性循环。

    国内互联网保险企业今年均存在保费收入大幅增多,而净利润难以呈正比提高的问题,有保险业内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四家险企均存在自身仍需解决的问题,或在产品本身,或在获客渠道,以及内部经营等问题,而对于易安保险出现该问题的原因,该业内人士表示,易安保险的主要问题是,大规模获取保费的产品成本过高,约达90%以上,在今年投资收益不好的情况下难以运作投资获取收益。

    高额成本并不受消费者买账,银保监会数据显示,1-6月,财产保险公司合同纠纷投诉量前10位中,互联网财产保险公司占有两席。

    同期,财产保险公司合同纠纷投诉量增长较快的财产保险公司中,互联网财产保险公司亦占有三席,其中,易安财险增加86件,同比增长760%。投诉主要反映销售页面未明确说明免责条款、拒赔理由不合理、捆绑销售保险产品、未经同意自动续保等问题。投诉险种主要集中在退货运费险、手机碎屏险、航班延误险、账户安全险等。

    对于投诉突出的问题,有分析人士认为,互联网保险企业盈利模式尚不明朗,流量平台赚钱效应有待发掘,而过度依赖于大股东背景使得企业发展受限,经营模式难以复制,互联网保险公司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资本支持,未来发展之路存在一定困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