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恒天集团8年资本运作中植系频现 联手搭建资本平台出击超5家A股公司

恒天集团8年资本运作中植系频现 联手搭建资本平台出击超5家A股公司

2018-11-05 06:56:4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编者按

    万亿中植系或面临新一轮突围。

    作为资本市场最为低调的资本派系中植系,驰骋资本市场近30年,旗下成员多达千余家公司,连番股权运作“染指”超过150家上市公司,通过多个资本平台管理的资产超过万亿元。

    近年来,中植系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截至目前,掌门解直锟直接持有5%以上股份的国内外上市公司大约为18家,其中,实际控制有美尔雅、宇顺电子等5家上市公司。今年以来,除了三垒股份外,其余4家公司陷入亏损。

    或为了降杠杆、收缩战线,除了出让中融信托股权外,中植系还频频做资产减法以求轻装前行。

    随着恒天集团原董事长张杰被查,与其交情不浅的“中植系”也被市场所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关于张杰被查,市场有声音认为“通过旗下把控的某金融融资平台,为一家企业提供非法巨额融资,涉嫌利益输送。”而这一金融融资平台就是恒天财富。对此,恒天财富第一时间做出回应,称经自查,目前没发现产品存在传言中“涉嫌利益输送”问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恒天集团股权结构显示,恒天财富脱胎于中融信托私人银行部,目前,其第一大股东为中植系的中植财富控股,恒天集团通过旗下上市公司经纬纺机持股20%,为第二大股东。

    中植系与恒天集团发生关系的纽带还有中融信托。2010年以来,虽然中植系将中融信托第一股东之位让给了恒天集团,但多种迹象表明,恒天集团似乎只是一个财务投资者身份,直到今年三月,中植集团向恒天集团转让所持全部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近8年来,恒天集团频频施展资本运作,而通过恒天财富、中融信托两大枢纽,背后中植系身影频现。

    共同组建恒天财富

    恒天财富官网介绍,恒天财富成立于2011年3月,在财富管理、资产管理、理财教育等多个领域提供服务,拥有员工4000余名。合作伙伴包括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J.P.摩根、杠杆收购天王KKR和南方基金等。

    公开信息显示,恒天财富实际上脱胎于中融信托私人银行部,经过改制而成立。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恒天财富注册资本1亿元,股东有6名,分别为中植财富控股有限公司、经纬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江阴润合投资企业(有限合伙)、CHINA WEALTH INVESTMENT I LIMITED、江阴和惠利生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江阴隆合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分别出资4000万元、2000万元、1970.75万元、1000万元、535.25万元、494万元,认缴出资均在2015年。因此,这些股东的持股比依次为40%、20%、19.71%、10%、5.35%、4.94%。

    穿透股权,第一大股东中植财富为中植系持股平台,实控人为中植系灵魂人物、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解直锟。第二大股东经纬纺机系恒天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其余股东或为国际顶级投行、或为国内金融控股集团。由此看来,恒天财富由中植系实际控制。

    恒天财富旗下分子公司众多,其中子公司包括恒天中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恒天明泽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恒天融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实创天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易迪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恒天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杭州恒天睿信家族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恒天财富的各项业务依托这7家子公司展开。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经过几年迅猛扩张,已经成为国内知名的独立第三方理财平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恒天财富已为8.8万个高净值家庭进行了资产配置。

    此次针对张杰被查源于其“通过其旗下把控的某金融融资平台,为一家企业提供非法巨额融资,涉嫌利益输送”的传言,侧面上也说明了张杰对恒天财富的重视。

    2008年上任恒天集团董事长后,张杰实施了系列资本运作,包括优化组织架构、构建纺织装备、地产与投资等六大业务单元,收购中国服装(现改名新洋丰),推动经纬纺机战略重组湖北新楚风汽车股份公司(更名为恒天汽车),收购香港立信工业有限公司恒天立信,重整山东海龙更名为恒天海龙等。

    张杰曾多次表示“必须开动运用资本运作和科技创新两个轮子,才能不断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或许,这就是张杰牵手中植系并深度介入恒天财富和中融信托的重要原因。

    实际掌控中融信托

    中植系与恒天集团发生关联的另一个核心枢纽是中融信托。

    中融信托前身为成立于1987年的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2002年,中植集团联合哈尔滨市国资委、黑龙江省牡丹江新材料公司和哈尔滨宏达建设公司等五家企业,共同出资重组中融信托。工商信息显示,重组后中融信托注册资本80亿,中植系为主导方。

    主导中融信托8年后的2010年,随着张杰推动恒天集团布局金融业务,中植系与恒天集团合作,通过以12亿元价格出让36%股权,将中融信托的第一大股东之位让给恒天集团,后者通过控股子公司经纬纺机间接持有中融信托37.47%,中植集团持股比降至32.99%,退居第二大股东。

    从民营变身国资背景后,中融信托借助国企身份实现高速发展。短短几年,公司规模就从几百亿成长为国内排名第二的信托公司,成为信托界一匹黑马。

    截至2016年底,中融信托投资的公司达到171家,合并管理资产8584.72亿元,其中,自有资产256.51亿元,信托资产6829.67亿元,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1498.54亿元。2017年,受经营环境影响,中融信托的信托业务经营业绩出现下滑。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5.3亿元,同比下降3.91%,净利润27.39亿元,同比增长 4.1%,为业内第四。其中,投资收益大幅攀升,信托收入下降,信托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30.75 亿元,同比下降约两成。

    不过,虽然恒天集团为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但实际上,中植系仍然实际控制中融信托。

    2016年,一名从中融信托离职前往恒天财富的员工曾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两家公司转岗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并不存在障碍,虽然恒天集团旗下的经纬纺机为中融信托第一大股东,但并未参与到日常经营决策中,而且中融信托的高管也未发生变化。因此,中融信托实际上仍由中植系在主导,恒天集团算是财务投资者。

    该员工告诉长江商报记者,正因为中植系实际主导中融信托,使得中融信托机制较为灵活,中植系依赖中融信托募资,得以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

    不过,这种状态在今年发生了改变。今年3月12日,经纬纺机公告称,将向中植集团发行不超过3亿股及以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中植集团所持中融信托32.99%股权,交易完成后,经纬纺机将持有中融信托70.46%股权,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对此,中植集团曾发出一份公开声明,称“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进行产融结合战略转型”。

    二级市场多次联手

    除恒天财富及中融信托外,恒天集团还搭建了以恒天金石为主体的资本运作平台。资料显示,恒天金石的控制方为京鹏投资,后者由恒天集团和中植系共同控制,其他股东包括重庆信托、新华联等。

    在二级市场上,二者的动作也颇为频繁。

    2015年8月31日,中银绒业公告,控股股东中绒集团将参与盛大游戏私有化,拟引进战略投资合作伙伴恒天金石,恒天金石计划通过发起设立私募基金的方式,通过股权、债权等方式投资不超过50亿元,获得中绒集团不超过49%的股权。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恒天集团和中植系共同成立的公司,还曾涉猎多家A股上市公司,包括威海广泰、众业达、和佳股份等。截至今年9月底,在众业达前十大股东中,除了中植集团的两款产品外,恒天财富子公司恒天中岩投资跻身其中,持有908.17万股。在和佳股份前十大股东中,也有恒天中岩投资身影。

    在上市公司恒天海龙身上,恒天集团与中植系也有合作迹象。

    2015年12月,恒天集团将旗下主营化学纤维制造的恒天海龙2亿股股份出售给民营电缆企业兴乐集团。交易完成后,兴乐集团持股23.15%,成为控股股东,恒天集团持股10.19%,退居第二大股东。

    2016年初,易主没多久的恒天海龙打算以33.38亿收购两家游戏公司妙聚网络和灵娱网络。巧的是,这两家公司背后都有中植系的运作。中植系控制的京江美智同时持有妙聚网络25%股权以及上海灵娱28%股权。若收购成功,京江美智将持有恒天海龙15.07%股权,成为公司二大股东。

    不过,这宗收购案最终宣布终止。



资本运作不顺5家A股公司4家陷亏损 中植系降杠杆做资产减法轻装前行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随着去杠杆、脱虚向实深入推进,曾高调宣告产融结合的中植系面临的困难不小。

近年来,中植系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截至目前,解直锟直接持有5%以上股份的国内外上市公司大约为18家,其中,实际控制有美尔雅、宇顺电子等5家上市公司。今年以来,除了三垒股份外,其余4家公司全部陷入亏损。

或为了降杠杆、收缩战线,除了出让中融信托股权外,中植系还频频减持所持威海广泰、众业达股权寻求突围。

资本运作不顺

在中植系旗下上千家公司中,真正的核心投融资平台是中融信托和恒天集团。中植系失去了中融信托控制权的同时,恒天财富也麻烦不断。

与此同时,中植系的资本运作也很是不顺。

在脱虚向实背景下,一贯低调的中植系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神秘的解直锟也走向聚光灯下。不过,从目前来看,解直锟推动的一些上市公司运作,堪称漂亮的并不多见。

2016年4月,建行湖北分行公开挂牌出让所持美尔雅集团79.94%股权,后被中纺丝路以5.65亿元竞得,进而控制美尔雅20.39%的股权。这也意味着,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成为美尔雅实际控制人。

这是解直锟及其中植系首次高调入主上市公司,也是中植系第一家直接掌握控股权的上市公司。

然而,接盘一年后,解直锟寻求转手。去年7月,中纺丝路天津公司与宋艾迪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书》,拟以4.55亿元现金及10.45亿元股份对价出售所持美尔雅20.39%股权。不过,到去年11月,公司宣告交易失败,宋艾迪因2亿元纳税承诺未完成,解直锟撤退。

中植系以第一大股东身份入主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是宇顺电子。入主之后,中植系立即施展资本运作,通过将宇顺电子持有的雅视科技100%股权转让给华朗光电,将所持有的鹏鼎创盈2000万股股份转让给深圳中植产投,同时,公司收到林萌支付关于重大资产重组业绩承诺的现金补偿款及相应的违约金等,使得公司成功扭亏为盈,保壳成功。

显然,依靠资本运作实现的扭亏为盈不能持续。今年初,中植系筹划出让控股权,即拟作价200亿元购买星美控股旗下成都润运文化传播公司100%股权。一旦这单借壳交易完成,公司实控人将由解直锟变更为星美集团创始人覃辉。

此外,在荃银高科的资本运作中,中植系也不能算成功。

近两年,中植系及其参股的大北农一直位列荃银高科第一、第二大股东之位,但二者均未能取得荃银高科董事席位。不仅如此,中植系及大北农被荃银高科实控人、董事长张琴视为“门口的野蛮人”,双方还因中植系增持行为而对簿公堂。虽然目前该案已经撤诉,但荃银高科的董事会席位之争的隐患依存。

今年初,中植系还意外出手,溢价94%竞得*ST准油23.3%股权,以9.08亿元获得控股权。*ST准油此前曾陷易主纷争,公司自身问题缠身。如此豪赌,中植系的手法令人不解。

频频做资产减法

随着恒天财富投资不理想、资本运作不顺,中植系正在做资产减法。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虽然中植系规模庞大、旗下公司众多,但大多是通过中融信托、恒天财富等资本平台撬动杠杆展开的布局,在去杠杆的背景下,尤其是恒天财富接连惹麻烦、中融信托“交”给恒天集团,中植系的资本运作或将受到资金掣肘。

截至目前,中植系实际控制有5家上市公司,分别为美尔雅、宇顺电子、*ST准油、三垒股份等4家A股公司及中植资本国际一家H股公司。

今年三季报显示,美尔雅在今年前9个月亏损385.87万元,扣除非净利润亏损612万元。实际上,从2013年以来,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一直亏损,公司挣扎在退市边缘。*ST准油的经营业绩同样糟糕,2015年以来,公司扣非净利润持续大幅亏损。截至9月底,公司未分配利润为-1.77亿元。

宇顺电子的保壳压力更大。继去年亏损1.27亿元后,今年前三季度再亏6738.19万元,且营业收入持续大幅下滑,未分配利润高达-15.98亿元,2011年度之后未再实施过现金分红。如果目前筹划的重组卖壳交易失败,今年不能扭亏为盈,将面临退市风险。

中植资本国际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亏损1.04亿元,而营业收入只有58.60万元。而去年一季度,其净利润为亏损3851.30万元。

唯一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三垒股份经营业绩也不算好。今年前三季度,其实现净利润1339.44万元,同比下降49.37%,接近腰斩。目前,中植系正在推动三垒股份向教育领域转型,拟以33亿元的价格收购早教机构美杰姆,溢价率高达20倍。

不过,对于账上只有0.74亿元资金的三垒股份而言,资金压力不小。

另外,中植系曾试图通过海外并购重点布局汽车、养老、金融等领域,后因解直锟遭遇“十亿美元诈骗案”而停滞不前。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中植系正在做减法。除了出售中融信托股权外,公司还相继减持了威海广泰、和佳股份、众业达等多家公司股权。如在今年一季度末,中植系通过恒天中岩两款产品合计持有600万股。另外,此前通过中植产投持有的股份在一季度减持763.66万股后还剩下580.43万股。但到三季度末,这些股份全被清仓。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