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凯文教育“言而无信”提前卖资产 输血28亿难扭亏现金缺口扩大

凯文教育“言而无信”提前卖资产 输血28亿难扭亏现金缺口扩大

2018-08-06 07:16:3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沈右荣

历经两年资本腾挪完成向国际教育转型的凯文教育(002659.SZ)正面临如何扭亏为盈的严峻考验。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两年间,通过渐进式增资等,凯文教育巧妙完成了一场未触及“借壳上市”监管条件的曲线借壳,八大处控股集团取代江苏环宇投资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然而,精妙的资本术目前来看并未给公司带来经济效益。今年一季度,公司亏损3000万元,预计上半年亏损区间为4500万元至5500万元。而在2017年,公司虽然实现净利润0.23亿元,但剔除出售桥梁资产中泰公司所得1.44亿元,以及其他非经常性损益,实际亏损82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曾公开承诺未来12个月内不存在置出原有资产和业务安排。然而,仅过4个月,公司“言而无信”地将原有桥梁资产出售。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为进行国际教育业务布局,包括定增募资17.5亿元及出售桥梁资产1.44亿元,凯文教育已经投入了28亿元。目前,公司正在推进收购美国瑞德大学资产,交易价格为4000万美元(约人民币2.7亿元),而公司账面现金不足9000万元。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凯文教育发去了采访函,并多次致电,未获得回复。

为扭亏背弃诺言置出原有资产

实现曲线借壳一年,凯文教育的经营业绩呈加速下滑之势。

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的营收和净利双双大幅下降。而上半年预告则显示,公司净利润变动区间为亏损4500万元至5500万元。

其实,凯文教育去年的业绩也不理想。根据年报,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20亿元,同比增长91.58%,净利润0.23亿元,而2016年为亏损0.96亿元,2017年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同比增长124.2%。不过,虽然实现扭亏为盈,但各项财务指标并不太好看,扣非净利为亏损0.82亿元,销售毛利率4.38%,净利率3.16%,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位1.03%。

凯文教育前身是中泰桥梁,今年初实施更名。去年8月,公司挂牌出售了中泰公司。此前,公司曾一再宣称实行“高端教育+桥梁 ”双主业格局。去年4月,公司曾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明确表示,未来12个月内,不存在置出原有资产和业务安排。谁料想,不到半年,公司就背弃了承诺。

毫无疑问,凯文教育是有苦衷的。2016年公司亏损,如果2017年继续亏损,则难逃被ST噩运。这对于一家刚实现曲线借壳、完成更名的公司而言,其不利影响不言而喻。

精妙运作两年实现“曲线”借壳

凯文教育曲线借壳背后是一场精彩的资本腾挪大戏。

2012年3月9日,中泰桥梁成功上市。然而上市首年,营收从9.14亿元滑落至7.60亿元,净利从0.72亿元跌至0.45亿元,降幅达43.77%。

2013年,业绩加速下滑,营收下降12.49%,净利剧降239.98%,亏损0.63亿。2014年,勉强扭亏为盈后,2015年开始筹划向国际教育转型。

与多数公司通过兼并重组等途径转型不同,凯文教育的路径更为曲折。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7月,公司设立全资子公司文华学信,3个月后,增资文凯兴,从而获得100%股权,后者就是朝阳凯文学校。

2016年7月,公司定增募资17.5亿,其中12亿投资文凯兴建设朝阳凯文学校。募资完成后,认购14亿元股份的八大处控股集团持股比达32.61%,取代江苏环宇成为控股股东。

八大处控股入主后,加速进行教育业务布局。2017年1月,文华学信完成对凯文智信和凯文学信的收购,耗资1.75亿元,前者主要服务对象为海淀凯文学校,后者则致力于打造国际化体育教育平台。去年5月,通过资产收购和设立,文华学信又相继将凯文睿信、凯文恒信收入囊中,二者涉足出国留学、升学指导培训业务等。

至此,两年之间,围绕朝阳凯文学校、海淀凯文学校两所国际学校,公司构建的以学校为主体、以配套服务、资产租赁等为利润来源的国际教育生态基本成型。

主业更换、控股股东变更,凯文教育悄悄完成了曲线借壳,且未触及“借壳上市”监管条件。分析人士称,这与公司步步为营的增资、收购及定增募资有关,且时间跨度超2年,仅在定增募资收购文凯兴剩余股权的交易时触发重大资产重组条件,但未达到借壳上市标准,其运作手法堪称精妙。

教育资产持续亏损,“血源”已枯竭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年报披露,凯文教育的教育服务收入毛利率为—17.15%,营业利润为—1571.56万元。子公司中,文凯兴亏损3202.81万元, 凯文智信亏损1720.60万元。凯文学信及凯文国际也分别亏损596.61万元、440.60万元。

文凯兴和凯文智信就是朝阳凯文、海淀凯文两所学校,其前者使用募资12亿元建设。今年上半年,朝阳凯文继续亏损3104.18万元,算上去年,累计亏损6306.99万元。

这与当初公司募资时的预期差距不小。当时,公司承诺,朝阳凯文2017年实现效益—289.10万元、2018年1.19亿元。今年下半年,要实现超过1.5亿元的净利润才能达标,压力不是一般小。

上述教育业务布局,包括获得文凯兴100%股权所耗资8.9亿元,公司已经输血约为28亿元。

教育资产自身无造血功能,而公司自身的血源已经枯竭。

一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仅0.89亿元,应收账款和存货基本上没有,流动资产只有2.45亿元,而流动负债达9.03亿元,均是年内偿还的债务。

从经营现金流看,公司现金流持续净流出,2016年至今年一季度末分别净流出3.16亿元、1.80亿元、0.39亿元。可见,凯文教育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