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生泰尔毛利率72%畸高被指注水 违法违规频频成IPO最大障碍

生泰尔毛利率72%畸高被指注水 违法违规频频成IPO最大障碍

2018-08-06 06:57:2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一个匪夷所思的逻辑是:中药,人吃了可以治病;猪、鸡等动物吃了不仅不生病,还会快速生长。

    这是北京生泰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生泰尔)宣称其独辟蹊径研发的兽用中药的效果。

    生泰尔主要产品为兽用中药、兽用化学药剂、兽用生物制剂及预混合饲料,其中,兽用中药为其贡献了大部分营业收入和利润,以致公司毛利率远高于同业平均毛利率。

    尝到了甜头的生泰尔想大干一场,试图闯关IPO募资4.32亿元,其中3亿元用于产能扩张。达产后,其产能将是现有产能2倍,这意味着2年内再造一个生泰尔。不过,目前,其产能利用率并不高,兽用中药产能利用率不到80%。

    其实,或是出于家禽等服用中药存在药物残留担忧,市场对兽用中药使用较为谨慎。基于此,生泰尔在产品推广过程中可谓是不遗余力。此次募资中的4681.83万元,公司打算用于产品营销及服务体系建设。

    在过去三年,公司用于产品宣传推广的费用合计达到1.27亿元,而当期净利润合计只有1.15亿元。

    此外,生泰尔还存在不少“不光彩”的过去。如违法在租赁的农用地上建厂房、违规生产液体和固体预混合饲料、部分经销商无资质、子公司未按规定办理纳税申报及逾期申报等,违法违规行为一大串。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生泰尔发去了采访函并致电。截至截稿时,未获得具体回复。

    报告期内毛利率畸高 推广费过亿超净利

    生泰尔闯关IPO的底气在于其产品有着超过同行的毛利率,以及因此形成了日益增强的盈利能力。

    生泰尔成立于1999年初,专注于动物保健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涵盖兽用中药制剂、兽用化药制剂、兽用生物制品、预混合饲料等四大品类。公司自称,在兽用中药领域,公司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业内人士介绍,在我国兽药的市场架构中,最主要的是化学药,包括各类抗生素、抗寄生虫药、消毒药,其次是生物药,即各类疫苗,而兽用中药占比较少。这源于化学药主要是预防及治疗动物疾病,见效快。相反,兽用中药药性较慢。

    生泰尔反其道而行之,将兽用中药用于动物养生、调理。其兽用中药制剂主要包括固本扶正类、清热解毒类、止咳平喘类等,产品有黄芪多糖粉、黄芪多糖口服液、板蓝根颗粒等。

    对于公司兽用中药,生泰尔颇为自信地表示,集防病治病促动物快速生长于一身,加上中药顺天然植物提取,无药物残留,在兽药发展过程中具有无与伦比好处。

    兽用中药也给生泰尔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报告期(2015年至2017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9亿元、3.50亿元、4.35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0.24亿元、0.32亿元、0.59亿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呈现稳步增长之势。不过,在2014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1亿元,净利润却亏损0.1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0.21亿元,为何在2015年突然神奇般逆转且大幅盈利,令人有些意外。

    报告期,兽用中药贡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0亿元、2.26亿元、2.69亿元,占主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5.81%、64.59%、63.40%。

    同期,其毛利率分别为69.97%、72.24%、69.65%,远高于其他产品毛利率。也因此,公司综合毛利率在报告期内超过60%,均超过同期同业可比上市公司行业毛利率均值。

    有市场人士对此提出质疑,三年报告期内毛利率畸高,是否存在业绩造假呢?

    当然,兽用中药也有“烦恼”。因为兽用中药不能像化学药剂那样有立竿见影之效,且市场对兽用中药使用较为谨慎。为此,生泰尔不惜耗费巨资去推广。报告期,公司营业收入的三成多为销售费用,销售费用中,宣传推广费分别为2595.95万元、4755.26万元、5368.73万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逐年攀升,2017年达到40.42%。

    总体来看,三年宣传推广费超过1.27亿,而同期净利润为1.15亿元。    

    现有产能利用不足仍扩充一倍

    尝到了兽用中药产品甜头的生泰尔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即将现有产能扩充一倍。其实现途径是,公司通过闯关IPO上市,募资4.32亿元。

    招股书显示,此次IPO,公司拟发行1916万股股份,募资4.32亿元,投向的3个项目分别为:3.05亿元用于内蒙古植物深加工及制剂生产建设、4681.83万元用于生物制品营销服务体系建设、8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上述项目中,扩产项目为内蒙古植物深加工及制剂生产建设,建设期为2年。公司称,建成投产后,公司在现有产能的基础上将会提高粉/散剂/预混剂产能1500吨、颗粒剂500吨、预混合饲料产能5000吨以及口服液产能2500吨。按照现有产品价格估算,可新增销售收入约4.32亿元。

    报告期,生泰尔粉/散剂/预混剂产能分别为1650吨、1650吨、1620.83吨,产量为831.72吨、1056.31吨、1209.37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0.41%、64.02%、74.61%。口服液产能为2400吨、2400吨、2381.25吨,实际产量为1440.79吨、1658.38吨、2221.91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0.03%、69.10%、93.31%。

    2015年、2016年,上述两种兽药的产能利用率均不高。2017年,产量大幅提升,同时,公司昌平厂区在2017年末停产搬迁,产能仅以7个月计算,从而拉升了产能利用率。次外,考虑到停产搬迁因素,可能会提前安排生产备货。综合这些因素,其实际产能利用率仍然不太高。

    注射剂方面,虽然公司产能利用率较高,但是产量极小。而生物疫苗方面,产能利用率最高也不到35%。

    对比募资扩充产能的数据发现,募投项目建设完成后,公司的产能将在产能基础上增加一倍多,这无异于短短两年将再造一个生泰尔公司。

    产能利用不足仍然大举扩充产能,募投项目能否生泰尔带来可观的新增效益呢?

    对于拟募资扩充产能,该公司的看法是,高效、低毒、低残留兽药是未来发展方向,随着动物传染病减少,使用兽药治疗已发病食品动物将失去意义,因此,集防病治病于一体的兽用中药具有优势,其在未来的市场份额将越来越大。

    违法违规行为频频上演

    违法违规较多的历史或将成为生泰尔上市路上的绊脚石。

    招股书显示,生泰尔部分产能位于北京昌平王庄工业园,其向昌平王庄工业园租赁土地并自建厂房进行生产,该工业园所在地的土地性质为一般农用地。去年7月,公司解除了昌平厂区土地的租赁协议,将昌平厂区的产能全部搬迁至内蒙古太仆寺旗及大兴厂区。

    公司解释,生泰尔入驻王庄工业园区时,已有一家生产企业入驻,公司因此认为认为该土地的使用符合当地政策,公司无主观故意行为。

    不过,除了生产基地在王庄工业园,早在2014年,生泰尔的办公总部也在王庄工业园,占地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5万多平方米。

    对此,公司实际控制人江厚生、薛冬梅承诺,若上述行为受罚,将以连带责任方式全额补偿生泰尔可能产生的处罚、赔偿及其他一切损失。

    不过,一律师认为,未经土地主管部门审批同意,未办理用地手续,企业将农用地用于非农建设,修建办公楼、厂房等,属于非法占用农用地行为。如果非法占用的农用地是基本农田,达到5亩以上,或非法占用基本农田意外的耕地10亩以上的,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在其看来,情况较为严重的,不仅仅会遭受行政处罚,还可能被立案处理。

    除了非法占用农用地外,生泰尔的违法违规行为还有不少。

    报告期内,生泰尔液体和固体预混合饲料均未进行建设项目备案,也没有取得环保部门批复和验收,存在违规生产行为。直到去年5月31日,公司才全部停止在北京境内的预混合饲料生产。直到2017年8月,生泰尔(内蒙古)才取得了预混合饲料生产的全部合法手续,将预混合饲料转移到内蒙古太仆寺旗由生泰尔(内蒙古)进行生产。

    此外,生泰尔部分经销商存在资质不全情形。报告期,资质不全的经销商收入分别为1066.87万元、147.97万元、753.89万元。

    在税收方面,生泰尔曾委托嘉里大通物流向海关申报进口货物,申报货物为压力机,经海关查验发现实际为接种注射装置,公司因申报不实漏缴税款被海关罚款2200元。同时,公司爱宠族、喜禽药业等也存在未按规定申报纳税等违反税收征管法行为。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